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524|回复: 36

首届中国诗人书画学术研讨会 · 嘉宾:叶文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13 1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嘉宾:叶文福

叶文福.jpg

简介:

叶文福,新诗潮代表诗人,诗歌朗诵艺术家,书法家。其诗歌以异于朦胧诗的直面干预的风骨,在新诗潮中独树一帜,对中国诗歌进程产生深远影响。
1944年生于湖北蒲圻汀泅桥镇(现赤壁)。1960年上蒲圻师范,二年级时参加校百花文学社。1964年应征入伍,历任工程兵126团战士,工程兵第五十一师战士、区队长、文艺宣传队员,工程兵政治部文工团专业作家。

写作中.jpg
写作中的叶文福

1966年开始诗歌创作,1969年开始发表作品。1971年参加工程兵举办的文艺创作学习班,1972年被借调到刚刚复刊的《解放军文艺》杂志社,任诗歌组编辑。
1979年在《诗刊》发表诗歌《将军,不能这样做》,产生巨大影响。同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1981年,《将军,好好洗一洗》在《莲池》第一期发表。

军中的叶文福.jpg
军人叶文福

1986年, 高票当选《星星》诗刊评出的“中国十佳青年诗人”,颁奖晚会上以其诗朗诵的强烈艺术感染力,征服了现场以大学生为主体的众多文学青年。同年转业到北京煤炭干部管理学院。

激情朗诵.jpg
朗诵中的叶文福

2001年开始,多次应邀出席诗歌活动。
2009年发表长诗《青藏铁路》。
2012年出席深圳诗歌节,其激情四射的诗朗诵再现了昔日风采。
2013年5月应邀到香港浸会大学作讲座。
2015年4月获《诗歌周刊》第二届“致敬诗人”。

fm157.jpg
获《诗歌周刊》“致敬诗人”的封面


获奖:

《将军,不能这样做》、《祖国啊!我要燃烧》、《夙愿》获中国新诗奖(1979等);
《星星》诗刊“中国十佳青年诗人”(1986);
《雄性的太阳》获第三届全国优秀新诗(诗集)奖(1985~1986);
《诗歌周刊》“致敬诗人”(2015)。


著作:

《山恋》(诗集)1978.4,天津人民出版社
《天鹅之死》(诗集)1986.9,花城出版社
《雄性的太阳》(诗集)1986.10,作家出版社
《苦恋与墓碑》(诗集)1986.12,人民文学出版社
《牛号》(诗集)1992.8,上海文艺出版社
《收割自己的光芒》(散文集)2010.1,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
《叶文福诗词选》2012.11,深圳报业集团出版社

叶文福在创作书法.jpg
书法创作是叶文福晚年的主要艺术成就


书法作品选:

1.jpg
12.jpg
1.jpg
1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诗歌代表作:

我是飞蛾

(一)
我知道我错了
就像那投火的飞蛾
被那一点亮光诱惑
我扑进去了
于是我惨烈的死亡和折磨
而对火
只是增添了一点欢快的闪烁
所以
我什么也不能再说

(二)
飞蛾投入烈火
怎能轻易地说是飞蛾的错
也不能说是火的诱惑
只怪老天
为什么让火那么妖艳
凛冽扑面的天风呦匕首也似的雪
阵阵的寒夜
我寻找光 我寻找火
我是飞蛾
吐尽了无尽的情思
又咬断了丝的没落
温暖赠于别人吧
血沁的种子留给后人收获
我寻找光 我寻找火
我是飞蛾
光啊 快射穿这囤积千年的无耻
火啊 快烧毁这登堂入室的罪恶
我要发动生命的机器
我要四面八方而求索
我寻找光 我寻找火
我是飞蛾


祖国啊,我要燃烧

当我还是一株青松的幼苗,
大地就赋予我高尚的情操!
我立志作栋梁,献身于人类,
一枝一叶,全不畏雪剑冰刀!

不幸,我是植根在深深的峡谷,
长呵,长呵,却怎么也高不过峰头的小草。
我拼命吸吮母亲干瘪的乳房,
一心要把理想举上万重碧霄!
我实在太不自量了:幼稚!可笑!
蒙昧使我看不见自己卑贱的细胞。
于是我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迎面扑来旷世的风暴!
呵,天翻地覆……
呵,山呼海啸……

伟大的造山运动,把我埋进深深的地层,
——我死了,那时我正青春年少。
我死了!年轻的躯干在地底痉挛,
我死了!不死的精灵却还在拼搏呼号:
“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我要出去呵——
我的理想不是蹲这黑暗的囚牢!”
漫长的岁月,我吞忍了多少难忍的煎熬,
但理想之光,依然在心中灼灼闪耀。

我变成了一块煤,还悲愤地捶打地狱的门环:
“祖国呵,祖国呵,我要燃烧!”
地壳是多么的厚呵,希望是何等的缥缈!
我渴望:渴望面前闪出一千条向阳坑道!
我要出去,投身于熔炉,化作熊熊烈火:
“祖国呵,祖国呵,我要燃烧——”

1979.4.16于北京

激情四射.jpg
叶文福在深圳诗歌节演绎《祖国啊,我要燃烧》


将军,不能这样做

历史,总是艰难地解答一个又一个新的课题而前进的。
据说,一位遭“四人帮”残酷迫害的高级将领,重新走上领导岗位后,竟下令拆掉幼儿园,为自己盖楼房;全部现代化设备,耗用了几十万元外汇。

我……
我说什么?
我怎么说?……
  你——
   是受人尊敬的前辈,
       我是后之来者。
  你我之间
    隔着硝烟弥漫的
      三十年代、
        四十年代,
  批评你——
    我从来,
      没有想过。
  因为
    也许正是你
      用抱着机关枪
        向旧世界猛烈扫射的手。
  把抽在我脊梁上的皮鞭
    一把夺过——
  你把我搂在
    满是血污
      和热汗的胸前,
  大滴的
    泪水
      砰然而落!
  你抽泣着
    摸着我
      浑身的伤疤,
  厚厚的嘴唇,
      哆嗦着,
        你说:
  “孩子,
    我们
      解——
        放——
          了——”
  于是,
    我赤着脚,
  小小的脚丫
     踩着你
      又深又大的脚窝
        走进了
         新中国……
  不!将军——,
    即使是这样,
  我也要说,
    我更应该说!
  记得么?
    那年
      抢渡泸家桥——
  身后:追兵!
  对岸:烈火!
  一河如虎的浪山呵,
    几根沉沉铁索……
  革命
    在危崖上
        焦灼——
  难道井冈山的火种
    要被这大渡河水
         无情吞没?
  你大瞪着
     布满血丝的眼睛,
  驳壳枪
    往腰间
      猛地一掖,
  一声呼啸,
    似万钧雷霆,
  挟带着雄风,
    冲进了
      中国革命
        英雄的史册!
  那时候
    将军,
      你想的是什么?
  我敢说,
    你想的是:
  “为子孙后代
    都过上
      幸福的生活!”
  你说的是:
     “最艰巨的任务
      给我!
        给我!……”
  多么不幸!
    我的浑身弹痕的将军呵,
  四十多年后,
    你英雄的身躯,
      竟会让功劳
        压得
          步履蹒跚,
  你雷霆般的声音
    被时光的流水
      侵蚀得
        多么孱弱:
  “给我……”
    “给我……
  给你月亮
    你嫌太冷,
  给你太阳
    你嫌太热!
  你想把地球
    搂在怀里,
  一切,
    都供你欣赏,
      任你选择……
  什么都要,
    你什么都要!
  为什么
    就是不要
      你入党时的誓言?
  为什么
    就是不要
      无产阶级的本色?
  难道大渡河水都无法吞没的
    井冈山火种,
  竟要熄灭在
    你的
      茅台酒杯之中?
  难道能让南湖风雨中
    驰来的红船,
  在你的安乐椅上
    搁浅、
      停泊?
  难道一个共产党人
    竟要去写
      牛金星们
        可悲的历史?
  难道一代一代
     揭竿而起
       殊死抗争,
  竟只是为了
    你一家人
      无止无休地享乐?
  如果真的是这样,
    将军,
  你怎么对得起
    牺牲在你怀里的战友
      最后的嘱托?
  怎么对得起
    那白发苍苍的
      《共产党宣言》的作者?
  去呵,将军,
    穿上当年的
      红缨草鞋,
  去吻吻你曾为之流血的土地吧——
  那一寸一寸
    从敌人手中
      夺过来的土地呵,
  那一寸一寸
    从苦难深渊中
      捞起来的土地呵,
  那一寸一寸
    打着革命印记的土地呵,
  那一寸一寸
    养育过经军、
       八路军、
         新四军、
           解放军的土地呵,
  喂过你小米汤的,
    那太行母亲
      手中的木勺,
        还在碗里
          搅拌着野菜;
  当年为你包扎伤口的
    洛阳大嫂
      一家三代。
  堆在一间六平方米的
    小屋子里:
       床上架锅……
  我的官高权重的将军呵,
    你戎马征战几十年,
  到底为的什么?
  置人民疾苦于不顾,
    你!
      一个共产党员的良心
        难道就不受
          真理的谴责?
  莫非你真的坚信
    法律
      永远是你手中的纸牌,
        或者至多是
          夏夜柔和的晚风?
  难道你
    浑身的毛孔
      现在竟渗不进一丁点
        周总理的
          美德?
  为了你的“现代化”,
    幼儿园都拆掉了,
      后人都不管了!
  满头飞雪呵,
  你还能舒适几年?
  明天是孩子们的
    是孩子们的呵!
  孩子们都不要了,
    谁来捧你的骨灰盒?
  也许
    你骄傲地说:
      我有儿子……”
  是的,你有儿子——
    你的儿子
      如果是
        革命者,
  他就会
    愤而离开
      你的高楼;
  如果他是
    不肖后代,
  他那白皙的手
    将永远捧着
      人民对你的指责!
  我有一位
    当收购员的朋友,
  要是知道了
    你的慷概之举,
      心里该有
        多么难过——
  当他得知
    牛耳朵里
      有几根茸毛
        能换取外汇,
  几年来
    他辛勤地
      剪呵,
        剪呵,
  一根
    一根
      竟剪了十斤多……
  人民
    像春蚕抽丝那般
       为祖国积累财富,
  你有什么权利,
    把先烈的热血,
      把人民对党的信赖,
        把劳动者辛勤的汗水
          肆无忌惮地
            挥霍?!
  难道周总理
    庄严宣告的
      四个现代化,
  难道党和人民
    忍住十年伤痛
      在炉前
        在田野
          为之挥汗流血的
            四个现代化,
  竟是你
    打着饱嗝,
      信手弹给我们的
        油星
          和
            唾沫?
  真不幸——
    我的将军!
  第一次长征
    你征服了大渡河,
  而今天
    新的长征,
     你想过了没有——
      你再后退一步
       就会变成了
        大——
          渡——
            河——
  不!
    牛金星的悲剧
      决不会重演——
  因为人民
    决不会
      沉默!
  但愿我的诗句
    也化作万钧雷霆,
  挟带着雄风
    冲进你的耳朵,
      冲进你的心窝,
  在这新长征的路上
    且听前进的后人
     和前进的法律一道
      大喝一声:
        “将军,
          不能
            这样做!”

1979,6,14,三稿于北京

朗诵.jpg


我不是诗人

很好!朋友,你的批评尖刻而中肯
我写 的确不是诗,因为我从来就不是诗人
都写些什么?我自己也很迷惘
不是诗人写诗,岂不是诗的不幸
诗人是很闪光的,犹如珍珠,玛瑙
诗人是很飘逸的,犹如贵纪的舞袖,碧天的流云
诗人的母亲,是圣母玛丽亚
诗人的父亲,是晨露,是魔笛,是遥远的亮星……
诗人的稿笺,是上帝的手纸
诗人的灵感,犹如彗星之悠忽
是扑朔迷离的梦,是 海鸥和浪花的亲吻……

而这一切,我都没有
我卑微得如同山野的小草
我丑陋得如同西施的东邻
我的思维是山间婉蜒的小路
决没有伊斯妥密娜美丽的小脚光临
这里有横陈着的少女的尸体
有背着荆棘的大山的樵夫的足印
有来哀悼丈夫的寡妇的泪水
有来祭奠儿子的白发苍苍的母亲……
蛇一般在荒草中痉挛着的我可怜的思维啊
怎么能同神圣 的诗的珠玉那般
玲珑剔透,带着珠光宝气
在艺术的殿堂里竟放异彩
怎么能同小提琴或木叶动情的吟哦
萦绕着神秘的星光,生命泉的流韵
花儿的笑屠,初恋的少女的眼睛……

我是农民的儿子,拿枪的士兵
那野变,那粗鲁,那手上的泥
你看见的:憨得可爱,笨得可怜,傻得天真
我没有诗人优雅的情趣
浑浊的眼睛看不见象牙塔顶
我不会吟哦蓝天,白云,春风,秋雁
也弹不响流水的音韵,爱的竖琴
笨拙的舌尖弹不出“什么什么”
或“烟雾朦胧的远方…… ”
我不是鹦鹉,不会唱流行 曲
更痛苦于去唱“云想衣裳花想容… …”
而文字又是如此粗劣
旋律单调得如同祖母的纺车
象三年级小学生的第一次作文

是的,我不是诗人——
但我是崖畔青松:有风雨我就有怒号
我是深山流水:有不平我就有歌声
我是母亲眼角的泪水,嘴角的微笑
我是少女心 中的流泉,爱的花粉… …
我歌唱阳光下赤裸而闪光的脊背
我歌唱渺小的透明的芳香的灵魂
我歌唱祖国壮丽的山川,故乡褐色的田野
我歌唱生我养我的亲爱的母亲
我歌唱汗水滴进泥土里萌生的思考
我歌唱开拓者脚趾撞破的血痕
我的歌属于我自己,是飞旋的风
属于一切正直的,善良的,纯朴的
大脑和四肢都顽强地属于自己的
和我站在一起的人们
我不想跨越时代,不想万古不朽
我只想歌唱我的阶级在这个时代的乐队里
在铁砧上进出的火星般的歌声
如果这一切,不配有诗人的桂冠
我不要! 真的,我不要
那会妨害母亲看我浓密的黑发
和岩石般的前额下,善良而优郁的眼睛……

很好!朋友,你的批评尖刻而中肯
我写的确不是诗,因为我从来就不是诗人
但我将无止无休地歌唱,直至最后一息
我没有功夫在脊背上再长一只眼睛
注视你的比黝黑的枪口更迷人的口唇
我手上有泥,对不起——
祝您和您的诗与世长存!

1980


将军,好好洗一洗

是的
   将军
     你是该好好洗洗——
你这一身泥垢
  玷污了
     我们的党旗!
是的
  将军
     你真该好好洗洗——
        就是死了
           也该留一具
               不算太脏的
                    尸体!

你不该
   用这样的澡盆
这都是
   标准的现代化呀
现代化
   岂是你随意强奸的少女?
这澡盆
  将逼着你
    先洗大脑
否则
  你不怕它跳起来
    将赤裸裸的你
      拱翻在地?
你不怕它
  变成一只
    无舵的舢板
在手臂的浪谷中
  载着你
    听大海的抗议?

而且这澡盆
  是魔术师的道具
    大地的遮羞布
它可是
  变化万千
  荒诞神奇!
不信
  你捧一捧
    仔细瞧瞧——
怎么样?
  分明是牛奶
    一眨眼
      便变成了
——前天的渣滓!
——昨天的垃圾!
  ——今天的污泥!

更可怕的
  它还能变成
    带血的记忆!
你陷进这里
  将不能自拔
    你绝命的挣扎
      呼救
        没人听见
          没人理你
因为
  你这原子弹都打不着的
    地下室里
还少花了一笔钱
  装上
    历史的
      回——
         音——
           壁——

别慌
  将军
    象以前一样
       沉住气!
我的诗的花环
  是你的救生圈
冲破层层岗
  砸破道道门
我把它
  扔给你——!
    扔给你——!
      扔给你——!
真危险——
  再晚一秒钟
    你就要被这万恶的澡盆
      窒息!

这澡盆不能用!
  将军
    你应该到历史的长河里去
先见识见识
  再洗它个舒心快慰
洗它个酣畅淋漓!

那里
  有刘宗敏
    无头的尸体
那里
  有罗伯斯庇尔
    斑斑的血迹!
那里
  有无数至高无上的帝王
     自缢的绫带
那里
  有无数头戴花翎的将军
    最后的泪滴!

打一朝江山
  谁的功劳薄上
    没有你这几道红杠杠?
按你这标准
  韩信
    程咬金
      岂不成了
      “无产阶级”?!

下发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文件之后
你那棵枯井般的心
  难道竟然长不出
    一滴愧意?

人民的一针一线
  尚且不敢随意动用
你这深深的地下室
  私藏着多少
    人民用血汗换取的希冀?
打下的江山
  如果能盗进地宫
十三陵
  怎么会有
    后人的鄙弃?
我 ——
   捧着你圏发的文件
     学习
        思考
动人的回忆录
  感动得我掩面抽泣
但是当我把
  昨天
    和今天
放在一起 ——
  呵!
    呵——
       我终于痛苦地夺得了
          社会学皇冠上的明珠——
           “1+1=1”

是的
  将军---
     回忆录中的前辈
       决不是
          今天的---你!
是的
  将军——
     我们希望中的前辈
        决不是
          今天的 ——你!

我渴望你
   在军人大会上说
你——
   怎样象优质导火线一样
      把党的传统
          通过你
             传给
                青年一代?

我渴望你
    在兵民面前
       勇敢地说:
“学习雷锋
     从我做起!”

如果广告和产品
  是两套货色
     你高价
        倒卖了
           第一批
难道还想
  畅销
     第二批?

将军啊
  你可不能
     象花钱
        置如此昂贵的澡盆这样
            落落大方地
                花掉先烈的理想
买进
   人民对你的
      ——警惕!

别碰!
   别碰那块伤疤!
那会引起你
   难堪的记忆——
那年
   被困大行山
      你负伤了
        全班的同志抬着你
          连夜转移!
秋风秋雨
  撕扯着布条般的军装
饥饿
  在肚子里
    拳打脚踢!
跌跌撞撞中
  好不容易
     找到了那个山洞
同志们
   轮换温暖着你
      一个劲儿
           打喷嚏!
“老快活”笑着说:
    “回到根据地
       我要一口气
           睡个三天三夜”
大个机枪手说:
  “胜利那天呀
       我要松开裤带
          一气儿干掉它
              半口袋高粱米!”
你艰难地
   扭过头来
       望着正在给你捉虱子的班长
           轻声说:
“我的要求不高
    胜利后
       买个小木盆
          每天
              洗一洗——。”

艰难的岁月过去了......
    胜利面前
       你是怎样学习的
          两个“务必”?
难道你脑子里的革命
   只是为了打翻别人
      让自己坐上
        纹丝不动的
          金——
            交——
              椅——?!

一个学生
   上学期考试
      都是五分
          而下学期的试卷上
              都是你圈文件的那样
                  鸡蛋
你说
  是升级
     还是留级?

是的
  革命打着裹腿
     进了北京
但难道因此而能说
   进北京的队伍中
      全都是坚定的
          无产阶级战士?
李自成进京又出京
  能否给后人
     一点启迪?

历史是严峻的——
  无论谁
     忘记这方土地上的
         劳动者
历史
  就将他
     无情抛弃!
不管他射落
   多少颗太阳
     不管他私吞
        多少红利!

只有无产阶级
  才能同自由一起
     在一切被消灭之后
       含笑而亡
提前一分钟夭折的
  就不是
     无产阶级!

我们的党
   在历史的山路上
      呼啸前进
        艰苦卓绝的长征啊
           红缨草鞋上
               怎么不沾
                  一星半点儿
                        烂草污泥?

回回头
   看昨天
      不幸的历史
秦始皇的尾巴
   一直伸进了
       我们党的会议!
黑云翻滚
   国事艰危
      一个GCD
本应该挺身而出
    捍卫真理
       保卫人民的利益
你为什么
    竟趁月黑风高
       趁火打劫?
         浑水摸鱼?

你一捆一捆地花掉的
  哪里是钱——
     你哪里有那么多钱?
难道不正是
   恶性膨胀的
           无边权力——

   和万花筒般的法律
      留给你的
         一点可怜的
             伙食尾子?
可是将军,
   你忘记了
       我们从苦海中
         洗濯后
             耸立起来的党
怎能容忍你
   至今
      还在地宫中
         营私舞弊?

是的
  将军
     你真该好好洗洗----
        你这一身
            的污垢
                决进不了
                    二十一世纪!

人民是大海
   每个劳动者
      都是一颗
         晶莹的水滴!
到这大海里来洗吧!
   给你毛巾
      ——人民的关怀!
         给你香皂
            ——马列主义!
洗它个痛心疾首
    洗它个骨干髓净
洗它个痛哭流涕!

衷心地祝福你
  从这金钱无法买到的
     澡盆里
洗濯之后
    能由衷地
       拍着胸脯说:
         “哎,这回
              我才真正属于
                 无——
                    产——
                       阶——
                          级——!”

1981年

朗诵中.jpg


麻雀之颂

虽小
却是英雄

无凤凰栖香木之华羽
无鹰击长空之嗷啸
无黄莺之巧舌
无百灵之卖弄
无画眉之乖戾
无八哥之卑恭

檐下
荆丛
叽叽喳喳发表评论
从不撒尿照照自己
——貌不出众
——语不惊风

虽如此
却是大英雄

谁能耐
能将它驯养于笼
你看它在笼中——
翻飞扑跌
以头相撞
宁死不从
那倔犟
那傲岸
那英勇
那从容
——浴血的岳武穆
——临刑的谭嗣同
以无畏之渺小
领万古悲风
以浩然之大气
吐万里长虹
任你投金颗玉粒
骗不了充血的眼睛
直至咯血而死
气绝而终
渺小决无媚骨
决不附庸

决不
决不容三长两短提着
八面威风
提着囚笼
摇呀摇呀摇呀摇
四呀四呀四方步
卖唱于闹市
学舌于闺中
生——自由
死——抗争
几粒剩饭
买不动初衷


火柴

可怜一家子,百十口
挤一间没有门窗的斗室
个个都渺小,渺小的全家一个名字
但是,个个都正直
站着,是擎天柱的缩影
躺下,是一行待燃的诗
每个人都有一颗自己的头颅
每人,一生
只发言一次
光的发言
火的发言
燃烧的生命,高举鲜艳的旗帜
明知言罢即死,却前赴后继
深懂得,一次发言
是一生的宗旨,是神圣的天职
哦,火柴
伟大的家族,英雄的一家子
莫说渺小,个个都是战士


钓歌

人生难得万事休
卸戎装
挂缨枪
作流囚
楚地蛮荒
风雨任淹溜

半蓑雅趣
一竿闲愁
垂钓野马渡头
忘却燕南夜话
吐尽玉马烦忧
宗元钓雪我钓秋

山远
水近
鱼游
射日好身手
钓得一江水倒流
此生谁料
雄赳赳
三十八岁退休
笑看金鲤不上钩

金鲤莫上钓
莫看钓竿静
丝线柔
弩拔弓张
水深处
悬阴谋
本该东海作鲸虬
一旦命奔黄泉
只为误吞一口
可怜一生
只供钓翁三盅酒

钓得清风两袖
喜欢满鱼篓
我少一份丰收
鱼多一天自由

新月浮云海
好行舟
浑身还涌少年血
一跃上船头
纵横挥竿纵横笑
一行诗
满天星斗

1983、8、30.于湖北蒲圻


山之歌

敢与高山对峙
你是山
我亦是山

静止
死亡
流泪
——是你

唱歌
奔弛
新鲜
——是我

你高
却无法将我踩在脚下
而我
可以在你头上舞蹈

你是皇冠
我是皇冠上的明珠
——没有我你便不能闪亮

你是坟茔
我是墓碑
——没有我你便无名

1986年


祖国之恋

当灵魂开始巡游 当生命开始降落
当血液寻找江河 当心脏寻找心窝
当美梦寻找土地 当爱情寻找祖国
我悄悄地来了 在南方 一个村庄
我悄悄地来了 在我家的柴草角落
也许过于多情 也许过于急迫
我提前来了 提前点着了母亲的焦灼

什么都没学会 最早学会了挨饿
贪婪地吸吮 把母亲干瘪的乳头咬破
当我离开母亲的怀抱 下地匍匐
饿着的肚子 感到了土地十分温热
那时候不懂事 只知道那是灰呀土呀
那时候不懂事 不知道这就是我的祖国

我学会了剜地米菜 挖蕨根 捡莲子儿
南方的山野湖野 给了我无穷的辛酸和欢乐
我学会了挖莲藕 吃惊槐花 吃观音土
吃进去的苦难拉不出来 撅着屁股
母亲哭着用指头抠 用筷子一粒一粒地拨
我顽强地挣扎着 与饥饿和死神抗争
那时候不懂事 我以为是在热爱自己
那时候不懂事 不知道是在热爱祖国

上小学的时候 在小镇上集体宿舍
半夜一泡尿 尿湿了三个同学的被窝
一碗干咸菜 要吃一个星期 十七顿饭
小伙伴们互相匀着吃 菜很凉 心里很热
那时候不懂事 以为那就是生活
那时候不懂事 不知道那就是我的祖国

当我在深山里推独轮车挣学费上学
当我穿着母亲的大围腰裤讲公开课
当我在黄土高原啃着冰冻的窝头咸罗卜
当我骑着战马 在霍尔果斯雪线上巡逻
当我在大漠深处用浮沙和狂风掩埋战友
当我在天山 狂雪将帐篷和美梦一起淹没
我才渐渐懂得了 我属于我的祖国
我的祖国很贫穷 很落后 很野蛮
几千年兵燹匪祸 到处是虎穴狼窝
几千年专制 强者为王 假话真说
贫穷被骄奢掩盖着 召来了八国联军
召来了鸦片 召来了圆明园的焚天大火
当我知道了这一切 我哭了——
——因为我 因为我爱我的祖国

当我在天门广场 从花篮中重新诞生
当我在死囚牢里 夜半听铁镣铛拖过
当青春长出了白发 当笑声流出泪水
当真理像歹徒 夜半将我打翻在地
当我一怀似水的清白被批得焦头烂额
土地接纳了我 土地的馨香和温热

消融了我浑身的创伤 酸痛和折磨
生活好多回都以死相逼 但都熬过了懦弱
——因为我 因为我爱我的祖国

是的 我属于我的祖国——
我是一粒沙子 我的祖国就是一片大漠
我是一朵浪花 我的祖国就是长江黄河
我是一朵鲜花 我的祖国就是一棵发芽的希望
我是一枚果实 我的祖国就是秋天 就是母亲
就是产后母亲的幸福和疲惫 妖冶和袅娜
当我在笑 我的祖国就是春天 百花争艳
当我在哭 我的祖国就是隆冬 冰封雪裹
我的质量 就是我的祖国的质量
我的痛苦 就是我的祖国的痛苦
我的欢乐 就是我的祖国的欢乐
——因为我 因为我爱我的祖国

是的 我属于我的祖国——
我可以死 但我的祖国和祖国的希望永存
我的腐朽的尸骨能使祖国的希望更加肥沃
假如我能死一千次 我都要死在这里
祖国的前途 是我全部生命的价值和重托
假如我能生一千次 我还要生在这里
选择这里 是我的灵魂最庄严最崇高的选择
明天的太阳照样有我幸福的笑声
明天的月亮照样有我温馨与柔和
明天的土地将有我和我的诗行的气息
——因为我 因为我爱我的祖国

是的 我以我的方式爱我的祖国
是的 我以我的感情爱我的祖国
是的 我以我的信仰爱我的祖国
是的 我以我的思想爱我的祖国
是的 我以我的主义爱我的祖国
我的爱发乎我的心之灵灵之圣
我的爱没有铜锈没有伪善没有商标
我的爱能使那么多卖淫的的假爱原形毕露
也许 我因有此大爱而获罪致死
即使钢刀架乎颈上 亦面无惧色
于是我可以骄傲地告诉明天的灿烂
在这个浮躁浅薄的年代 有一位诗人依然
依然如此深沉如此执著地爱自己的祖国

2007.10.15.于北京三叶宫


赤壁之战一千八百年祭

1
巍巍乎,昆仑……
浩浩乎,东海……
日月从东海的碧波间升起,
长江从昆仑的摇篮里走来。
昆仑拔地霄天,风奔雪吼,
东海洪波激荡,云破天开。
昆仑峡谷震荡,雪水奔腾,
长江劈山夺路,惊涛澎湃。
与神秘的北纬30度平行,所有的故事都绝伦精彩,
所有的神秘都被你写成怀素的草书,王羲之的正楷。
日月星辰像精子,每日从昆仑飞檄而射,
去盟山誓海,结卵盘胎,
日月星辰像鲑鱼,每日从江中结队上溯,
去追寻历史,探求未来。
长江呵,你是东海的轮回,你是华夏的血管,
你是昆仑的脐带,
长江呵,你是战争的画卷,你是历史的长廊,
你是生活的天籁。
太阳月亮在你波中沐浴,你每一层波浪都流光溢彩,
春夏秋冬在你浪里穿梭,春种秋收都蒙你多情灌溉。
我们的每一页日子,都被江水洗濯,都被沙淘金戴,
我们的每一次呼吸,都被太阳温煦,都被月亮亲爱。
得天独厚,这是上帝的赐予,这是命运的安排,
人杰地灵,这是自然的洗礼,这是和平的期待。
我站在长江之南,站在赤壁矶头,如同独立于云天霄外,
吞吐天风而浩荡,吸吮江水而奔腾,洞穿历史而畅快。
   
2
我站在这里,站如赤壁,岿然不动,虽位卑而高举尊严,
我站在这里,站成赤壁,胸前血也如注,这是诗的风采。
我站在这里,就是昆仑站在这里,就站出了昆仑的高度,
我站在这里,就是昆仑站在这里,就站出了昆仑的气概。
我站在这里,就是东海站在这里,就站出了东海的睿智,
我站在这里,就是东海站在这里,就站出了东海的襟怀。
看江心无边落木萧萧,想起杜甫,一行诗如苇丛中漂泊的乞丐,
望天际故人孤帆远影,思念李白,拔剑四顾心茫然之后的醉态。
我在江边瞭望:对岸烽火狼烟,雄兵百万,
横槊铜雀高台,
我在江边徘徊:江心波涌浪迭,折戟沉沙,
渔舟浪底沉埋。
小乔蜂腰楚柳,
江南青山如黛。
家国家山,
至亲至爱。
青冢祖先,
待哺后代。
夫岂能忍?
夫岂能败?
剑气冲霄,拔出来的是昆仑,
怒火填膺,填不平的是东海。
剑胆生星,情胆生爱,
群胆生火,孤胆生材。
一战,荒芜的赤壁出土,长出了历史,
一战,绝妙的佳话飞莺,点亮了舞台。

3
我在江边漫想……
我在江边徘徊……
  
手之舞之,似夫子,叹逝者如斯,大江东去,
足之蹈之,如东坡,弹明月中天,清风徐来。
  
我仿佛站了一千八百年,看破了秦砖汉瓦,血泪兴衰,
我仿佛从远古洪荒,飞剑流矢,凭麻木一直站到现在。
  
前不见古人——该去的全都去了,
后不见来者——该来的却没有来。
  
我不知我是在等还是在盼,难煎难熬,如十月怀胎,
我不知我是在哭还是在笑,面目狰狞,似妖魔鬼怪。
  
我不知我是在思还是在想,神情整肃,责无旁贷,
我不知我是在悲还是在哀,鬅发猪圈,墨面篙莱。
  
一个赤壁,一个周郎,胜得机智,赢得痛快,
所有的英雄都随着故事描眉敷粉,一一登台。
  
一个建康,一个孙皓,开城受绑,自鞭自笞,
所有的故事都陪着英雄抛妻贡女,泪落尘埃。
  
没有人愿意思索胜利后的故事情节,
没有人愿意思索灭国后的惨痛悲哀。
  
我在江边漫想……
我在江边徘徊……
  
胸前热血如注,赤壁是也,
背后弹洞穿风,痛何如哉!
  
“勉升降以上下兮,求矩矱之所同,”
代代不读灭国之痛,焉能不败?
  
哦,该纪念的,不是胜利,而是失败,
哦,该思索的,不是一朝,而是万代。
  
哦,该探求的,不是编织假话,而是制度公开,
哦,该思索的,不是培养英雄,而是消灭奴才。
  
我不相信英雄,成在英雄,败也在英雄,
英雄撒起谎耍起无赖,是全民族的祸胎。
  
我不相信救世主,救世主其实也是杀人的天才,
救世主连自己也救不了,岂不是悲天下之大哀?
  
我只相信制度,制度是民主的摇篮,
制度板起面孔,英雄也要接受制裁。
  
一把尺子量天下,天下为公,
用制度钳制英雄,杜绝腐败。
  
制度呵制度,竟是如此残酷地考验中华民族的智慧,
制度呵制度,我呼唤制度就是呼唤中华民族的未来。
  
我在江边漫想……
我在江边徘徊……
  
从周公瑾站成叶如山,我站了一千八百年,
从用剑发言站成用诗发言,我站了一百代。
  
我还要如山地站一千八百年,用诗发言,
我还要如山地站一百代,以昆仑之气概。
  
任凭胸前热血如注,赤壁作证,
任凭背后弹洞穿风,拭目以待!
  
学会用诗发言吧,我的江南,我的江北……
学会用诗发言吧,我的周郎,我的黄盖……
  
学会用诗发言吧,我的民族,我的赤壁……
学会用诗发言吧,我的祖国,我的亲爱……


大观园

是哪位红学家红得发紫
黄土高原沟壑里竟抠出了纹银
一部分人先富 它们就立即抖起来了
果然皇亲国戚 龙子龙孙

秦可卿卧室 林潇湘花家
垂花门客厅 海棠社诗亭
举起太阳将亡灵一一审度
挺好 只要有票子 假便乱真

犹嫌美中不足 蜡像无血
不见宝玉挨打 黛玉抚琴
不见晴雯补裘 凤姐儿倒粪
不见群芳饮酒 元春省亲

既有钱 敢画龙为何不敢点睛
布个道场 大大方方替大观园招魂
魂归来兮 有名无名九百七十五口
扬眉吐气地归来 跪领皇上圣恩

岂止大观园 都复活罢
都复活 大观园里里外外主奴人等
墙里墙外盘根错节瓜葛藤蔓犬子龙孙
只要是角色 便神圣合理地落地生根

无一例外包括海角天涯读者
都粉墨登场 真成了假假便是真
光焰无际的红学向世界庄严宣告
我们全部光荣 乃红楼一梦

门前的狮子是一公一母
感叹伟大的虔诚 竟有了灵性
喷香的梦中喷香的旋律中
也袅娜舞步 当众调情


陋室铭

中国之大 就给了我这么个空间
诗在这里小鸟于笼
放一个地球仪 宇宙转动
跟所有的国土谈心 我是总统

明宫好进 草堂难封
一行诗一条贵妃 白绫
千秋史说话 万古魂抗争
草堂是大唐的句号
大唐是草堂的注解
金殿 草堂———对孪生

跟 日月星辰煮酒
与冰山椰树谈心
将历史未来纬而经 经而纬
一握于掌 不断转换时空

愧不及麻雀 我是驯养三尺囚笼
却也神驰天外 侧耳隐雷孤钟
饭桌写诗 字吐菜色米味
漫摇折扇 听是十二级台风

感谢苦难 掷我无情反讽
现代化中国 被老子不幸言中
操他人之心 操未来之心
操你 自己的心吧
屁股笑露 还仗义救穷
——爱心最易伤风

感谢 这些那些 好手
将金砌大唐付与纸迷金梦
叹诗圣哭盼广厦千万间
殊不知广厦千万间 诗照样
——照样卧雨听风

三寸气在 我就是证据
诗吐长缨 缚日擒龙


只因为是夜里

只因为是夜里 无法想象太阳
满天星满天官僚 各掘一方
无论大小 谁也没有面孔
冷摸 无情 表情一样

本想一粒一粒地造访 苦无云路
谁也不吭一声 死死把驻天堂
谁都黑 有点光也是别人的芒
阳光在夜里 成了装磺

谁都黑 反倒挺亮
阳光阳光 果然魔术之王
倘是白天 这些渺小全无踪影
夜里 一切反常都成了正常

我也挺黑 也想借光点亮
为何只有拖影 不见微光
才晓得 位置异常异常地重要
阳光只照位置 不照脸庞

只因为是夜里
夜里没有哲学

以上3首载《雪莲》 2005年


北京的胡同儿

密林深处的回文小路
无头无尾 幽深 恐怖
低矮门楣 陈砖厚土
不定哪一脚便踏响一个典故

贫民窟 王爷府 只隔几步
南来紫燕 年年各寻旧主
深深处 一柳 一槐 一榆
是一代一代孩子的祖母

灰土墙一天几种笑谱
防火 防盗 治安 庆祝 语录
没有一丝阳光能直射进来
花儿 鸟儿 拳脚 气功
珠宝 字画 围棋 象棋
窝头怎么蒸 打卤面怎么煮……
才是一代一代的热门话题
其余的 真真假假 心中有数

路灯下一盘象棋
二十四小时都兵分汉楚
稍宽点儿的地方 挤着
平板车 自行车 皇冠 吉姆

香味儿臭味儿腥味儿辣味儿油腻味儿
脂粉味儿泔水味儿汗臭味儿汽油味儿
一阵一阵儿扑来 变着向儿地扑来
正要吐 一球砸着了当顶门户

路灯照不见的旮旯儿 一对儿搂
在一起
分不清男女 情话又笑又哭
偶尔一声磨菜刀啰 卖豆芽啰
卖土豆啰 卖红薯啰 卖粉丝儿啰
……
那叫声有板有眼嗦 像京韵大鼓

北京的胡同儿
一本简化字印的线装书


四合院儿

北京的四合院儿
全世界
民居
经典中的经典

北京的四合院儿
是带儿化的院字
后面
斜拖着的缠绵

都市里的乡村
喧闹里的家园
中国人爱土哇
把天堂搬到人间
把天堂搬到地面

踩着土走
贴着土眠
一日三餐
围着土转
吃得踏实
睡得舒坦

门一关
国就是家
家就是国
红楼开始做梦
茶馆开始聊天
管它门外
雨热风寒

墙朝北
门朝南
炕上一勺阳光
那是三九天

东厢西厢
北屋南苑
门窗有呼应
屋檐接屋檐
不大不小
一家团圆

小院偏西三步远
一株白玉兰
一家人都学它
君子风范
美人玉颜

几盆小花
开随人愿
笑不出墙
香不弥漫

爹当秦始皇
妈是赵飞燕
一台好戏
唱它几十年

胡同里吆喝
开门就买
—— 买鱼买肉
—— 买针买线
—— 买瓜买果
—— 买葱买蒜

要是报户口
没名儿
没姓儿
里面住着
—— 神仙


梵高的麦地

总想着梵高的麦地
总想着那一片麦地 黄昏

那一片麦地永远没有人收割
那一片麦地离世界很远很远

晚风在地平线上散步
麦穗儿摇曳着刚刚灌浆的诗
其实灌的并不是浆
是晚风从天边舀来的金黄的流霞

鸦群以一种独特的怪异
在麦浪与晚霞之间
展示其死亡的思想
并非有意它们并非有意渲染死亡
其实是生命本色
是一种生命的原色悲怆

只有梵高
只有梵高能在金色的麦浪
和黑色鸦群之间
将散步的晚风画成舞蹈
将生命挥洒自如
将生与死
和谐优雅地交给
那支自制的手枪

总想着梵高的麦地
总想着那一片麦地 黄昏
那里是世界的末日
被梵高信手涂鸦
涂出拍卖会上的血腥
和疯狂


爱情别说

爱情—— —爱情仿佛是头发
长在头颅之上
是生命最高处的风仪
长在头颅之上 油亮 端严
举轻若重
比全部生命的价值还高 还神奇

爱情—— —爱情仿佛是头发
全部的生命都是养育她的土地
全部的生命都滋养着她
她 也滋养着全部的生命的秘密
滋养着全部生命的甜蜜

无论长 无论短
无论直 无论曲
无论黑 无论白
无论粗 无论细

爱情—— —仿佛是头发
需要每天梳理
需要每天认真梳理
头发一乱 整个生命都乱了
只有每天梳理

才能展示她的美丽
才能展示生命的美丽
我才懂得
为什么最好的梳子 是桃木的
才懂得
为什么出家人不分男女
都要—— —剃度


北海

一篇草草的散文 美女 长发
歪歪斜斜 闲卧在白塔山下
涟漪翩翩 微风乍起
将日光 将月华 将春秋 将冬夏
卷在舌尖 酥酥地融 悄悄地化

脉脉含情的你 你你你 你是垂柳
亭亭玉立的她 她她她 她是荷花
古城墙呵护着年迈的历史
花裙子飘动着青春的童话

风一吹 把阳光吹进了柳芽
桨一摇 把月光摇进了浪花
柳丝是舞女 把激动编成芭蕾
山石是模特 把休憩卧成优雅

爱走你的小路 日脚高低
奇石上下
小路掩着藏着爱的存折
情的密码
你是情感的银行 永远珍藏着
幸福 宁静 将那些岁月的细节
开成一朵朵五彩缤纷的小花

小花 大说是小……
小花 爹说是妈……
小花 他说是她……
小花 她说是他……

感谢白塔山 感谢白塔
像一把魔术小伞
护京华十万人家
这风这雨这浪这花 都是亲人
出门是国 进门是家
随手望风一抓
到处是陈年密酿的和平史
悄悄话       

“让我们荡起双桨……”
感谢刘炽
用歌声诠释幸福的大音乐家
感谢歌声 和风一样迎面吹来
把童年吹进心窝 一生一世
时刻想发芽

北海 你是永远青春的美女
北海 你是永不褪色的国画
北海 你是天下人的母亲
北海 你是天下人的天下……

以上3首载2010年《长江文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3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问候叶文福先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3 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3 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向真正的诗人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3 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膜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3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三斗米糠 于 2015-12-13 23:12 编辑

书法比诗好,虽然有的字构架与气息微有瑕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4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雄鹰,
翱翔在暴风骤雨之中-------。
你用诗歌,
洗涤人间丑陋的灵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4 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气韵干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6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叶老师作品,问好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7 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GMT+8, 2024-2-27 15:14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