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403|回复: 17

首届中国诗人书画学术研讨会 · 嘉宾:张洪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15 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嘉宾:张洪波

张洪波1.jpg

简介:

张洪波,1956年生,吉林敦化人。当代著名诗人、作家、书法家。
1975年中学毕业后下乡当知青,1978年开始发表作品,1986年出席第三次全国青年文学创作会议,1990年3月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91年出席中国文联召开的全国青年业余文艺创作者会议,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文化》节目以《石油诗人张洪波》为题,用多种语言向国外做了专题报道。

2007年在查干湖.jpg
2007年在查干湖

历任华北石油报社副社长、《诗刊》编辑、延边教育出版社汉文编辑室主任、《关东周报》副总编辑、时代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吉林大学文学院客座教授。

2009年与著名诗人牛汉在长春.jpg
2009年与著名诗人牛汉在长春

作品被收入《中华人民共和国50年文学名作文库•诗歌卷》、《新中国50年诗选》、《中国儿童文学50年精品库•诗歌卷》、《中国诗歌百年精华》、《朦胧诗25年》、《新中国60年文学大系•诗歌精选》等100余种选本,部分诗作被译成英、法、朝等文字在国外发行。
现居长春,潜心于书法,以“关东张”之名,成为“南川北马关东张”中国诗坛书法三杰之一。

南川北马关东张.jpg
南川北马关东张在河南


获奖:

《儿童文学》1986年度优秀作品奖(1987);
第三届河北省文艺振兴奖(1989);
中国石油作家协会创作成果一等奖(1995);
首届中华铁人文学奖(1999);
《诗林》天问诗歌创作二等奖(2001);
《鸭绿江》年度诗歌奖(2006);
第二届扬子江诗学奖优秀诗歌理论奖(2014)。

张洪波2.jpg


著作:

《微观抒情诗》(诗集)1985,自印;
《黑珊瑚》(诗集)1987,中国文联出版公司;
《独旅》(诗集)1989,百花文艺出版社;
《沉剑》(诗集)1993,花山文艺出版社;
《张洪波石油诗选》(诗集)1994,石油工业出版社;
《张洪波短诗选》(诗集)1994,新华出版社;
《穿越新生界》(长诗单行本)1995,花山文艺出版社;
《生命状态》(诗集)2000,北方文艺出版社;
《四友诗选》(诗合集)2003,石油工业出版社;
《旱季》(诗集)2003,时代文艺出版社;
《最后的公牛》(诗集)2004,吉林人民出版社;
《沙子的声音》(诗集,宗仁发选编)2006,北方文艺出版社;
《多云》(诗集)2009,时代文艺出版社;
《摆脱虚伪》(散文随笔集)1997,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
《诗歌练习册上的手记》(散文随笔集)2003,时代文艺出版社;
《杂记》(散文随笔集)2010,花城出版社;
《童话石油国》(童话集,上、下)1997,石油工业出版社;
《九头鼠和八爪猫》(长篇童话)2003,湖北少年儿童出版社;
《九头鼠和八爪猫卡通画书》(10本)2003,农村读物出版社;
《张洪波诗歌作品评论集》2003,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
《离骚》(草书小札)2012,吉林美术出版社。


书法作品选:

书81.jpg
书82.jpg
书85.jpg
书83.jpg
书86.jpg
书84.jpg
书88.jpg
书87.jpg
书89.jpg
书1.jpg
书4.jpg
书5.jpg
书12.jpg


诗歌代表作:

雄牛

雄牛绝望地吼了两声长调
为被割除的一对睾丸
放喉痛哭

血浆浓重
一滴滴点穿了悲壮夕阳
黄昏挣扎
……
人们灵巧地躲开去
他们还不敢相信它已被驯服
他们看见它的泪水在眼睛里
并未轻易流出
那是一头真正的
雄牛

午夜
远远的牛栏里
又传来一声声放号
我猜想一定是它
只有它的声音
才能够震颤这夜
使之难眠

明天
它还会顽强地
在鲜血润过的土地上
阔步走来吗

1986年8月25日  于冀中


爬行的蚂蚁

你们的编队
从我的眼前悄然而过
一群黑色的生灵
使我周身的血随之颤动
你们又要去哪里挖土筑巢
是去营造更能温暖生命的新部落吗
你们都是从哪里
不知疲倦而来的

我想起许多高大者
(他们有的早已站成了顽固的雕像
有的已因为行路之难卧而不前了)
相比之下
你们是多么叫我崇敬
在这风风雨雨的土地上
历尽千辛地向前爬行
又是多么坚毅  生动

这世界
吃力地爬着向前行进的
恐怕比直立着骄横阔步的
要多得多吧!

是什么样的给养
充实了你们瘦弱的身躯
鼓动了你们不屈不挠的精神
——爬也要爬到那个目的

你们留下了一行行
看上去那么渺小又曲折的路痕
你们是不会标榜自己
只会默默实践的一群

我不能不俯下身来
朝拜你们
——爬行的蚂蚁

1988年4月30日  于冀中


想起智利的蝴蝶

智利的蝴蝶是美丽的
尤其是帕拉的那一只
就是帕拉看得最仔细的那一只
就是帕拉对它的翅尖和肚子有过描写的那一只

所以 今天
当我面对窗前中国的蝴蝶的时候
我就想起了帕拉的那一只
就很羡慕那智利的蝴蝶
它有幸被一位大诗人写到了
写得更加美好了
而我们的蝴蝶
还没有被写好
就被匆匆地到处发表了

今天的这一只
翩翩地飞来飞去的这一只
也是等待着描写的吗

可我不知自己为什么在此时没有描写的想法
并且很冷静地想到的是
这只蝴蝶什么时候会死去

智利的蝴蝶是歇息在露珠与花粉中的
中国的蝴蝶为什么落在空旷的窗前?

1994年8月14日  于冀中

张洪波(宋拍).jpg


出窑的砖

出窑的砖和入窑的砖不同
入窑时青着脸儿
恐慌
出窑时红着脸儿
豪爽
敲一敲热透了的胸腔
会发出平原汉子般透彻的声响

经了寂寞
经了烈火
还怕什么样的折磨?

今天出窑
堂堂正正地立着
任你有风吹雨打
老子将是一面不倒的墙

1995年3月  于冀中


边地森林



最后的阳光将要沉入森林
叶子的脸色很不好
没有风
甚至没有声响

空中飞过一条褐色的弧线
附近的鸟儿
默默地归巢
贴近树木
凝视叶子的神情
期待今夜不再失眠

蛇优美地从枝桠上飘下来
那种蜿蜒的飘
正如一支歌
灌入草丛深处
消失之后
仍有许多余音萦绕
而青藤正有力地上升
也是很优美的蜿蜒

边地的森林
在度过一个夜晚之前
倒木身躯上所有的伤口
在我的抚摩中分散出种种颜色
那些颜色在林子里愈合成荡漾的山岚



你静静地躺着吧
我的倒木
在腐朽之后
关于你的传说
还会四处飘摇

深山深处寂寞的死亡
难道不正是往日的巍峨所指的方向?
躺下了
你百感交集
也许还会有更强烈的苦难
将你紧逼!

当年的呼唤
至今也没有传播出去
太远了!这个遥远的边地
遥远成无声的绝望
遥远成纯粹的葬礼

大雪开始纷飞
还有那脱落的自由的叶子
与大雪一起纷飞……



落难的孩子走进来
一个被工业杀害的灵魂
要在这里寻觅新鲜的空气

这里仍然是远方
很远很远的地方
须有耐心才能靠近
须有爱心才能走入
会在那柔情的树上
世界呀,也可以完美
世界呀,不能再有更多的逃离



所以,春天必须回归
苍茫的林海
应该结束所有的潜伏
透出光
流出水
长出叶
扎下根……

穿过灌木丛
我找到自己的血统
我要质问
谁曾经分裂了我们?

四面是树
四面是完完全全的树
我不是带斧头闯入森林的人
我带来的是泪水与爱情

多年以后的大树
多年以后的父亲
我该把向阳的叶子献给您
而今天,偶然说起您的姓名
就是山外的山外
那谁也追赶不上的声音



当我也被你排列成绿色
啊,浓荫福佑的大森林
你有没有真实的背后?
你有没有隐秘的深处?

你的深处是普遍的泥土
你的背后是不改的性情

在这边远的高山上
你用林涛呼唤
你用枝条招手
来呀,我的亲人!

我去拾拣所有可以用来砍伐的工具
我发现了斧子和油锯那刃上如血的木粉
我一下子就想起了早逝的兄弟
想起他倒下的那一瞬间
群山旋转,天空倾陷……

把那些工具火化成往日的云烟
大森林啊
让我带着泥土和水
站在你的面前



最后的阳光已经沉入森林
叶子的脸色正在好转
为了明天又一个成长的日子
让亲切的风吹来吧

边地的森林
在度过一个夜晚之前
把一首木制的歌谣
唱得很远很远……

1996年8月  于吉林珲春林区


一滴泪

九十年代的一天
我在一本杂志的封面上
看到一位外国摄影家的作品
斯坦•格罗斯菲尔德
把镜头对准了眼睛里流出的一滴泪
一滴泪  仅仅一滴泪
却足以打动所有人的心

很凝重的一滴泪
并不是很亮很亮的那种眼泪
看吧
即使眼睛闭上了
那滴泪  仍在注视你
无法躲避

那滴泪似乎走了很远的路程
它停住了
它停住的一瞬间
你才会去想
这就是哭啊!

走不出那滴泪
我在泪珠里
成为闪闪烁烁的知情者

真正的哭
没有声音
只是把一种状态凝聚一处

1996年12月  于冀中


蹿跃的狼

怀着一生漂泊不定的心灵
狼一直寂寞地在旷野奔行
当它凶悍地捕捉猎物的刹那
那一蹿一跃的动态
几乎就是一种诗化的波浪
它闪亮的毛色
在阳光下形成一种旋律
仿佛整个旷野都在随之起伏

跳跃  折转  扭动  扑跌
生命忘情之时
还能纳入什么规范
狼的所有动作
都那样新鲜生动
那样自由随意
那样的不可思议
它那节奏
有如呼呼燃烧的火
张扬着无法停息的色彩

瞬间
智慧  自信  敏捷  力量
都在迸发
真是出神的表演
即使捕捉不到猎物
它也非常优秀了

蹿跃之后
它大口地喘息着
或者痛快地号叫着
它已把自己宣泄得淋漓尽致
目光收回
轻轻地伏下身躯
胸腔里跌宕的浪潮
仍在层层击打
狼  无平息自己
蹿跃
它再次把自己画成急促的弧线
绘入令人羡慕的境界

1996年12月  于冀中


冬天里的羊

雪下大了
没有草可吃的羊
被更凶的鞭子抽打到更远的地方

缺少食物的冬天
咩咩叫的大雪
覆盖了整个原野

集体流浪
朴素而弱小的脚印
拥挤成一大片盲目
没有家园可寻
也不知道前面是否真的有青草
停停走走
寻寻觅觅
咩咩叫着的空腹难民

无罪的羊
要走完受罪的一生
尤其躲不过去的
是这个冬天

1996年12月  于冀中

张洪波3.jpg


雨,是一点一滴的城市中心

现在,城市已经完全浸泡在雨中
这是第一场雨,此前
一直是冰雪的冷漠和沙尘的猜测
可能春天就在这样的夜晚来的

横穿那条著名的马路或叫大街
就把横在面前的斑马线一条条突破了
这座城市最具约束力的线条
被什么冲击成了一道道大胆的波纹?

一直看不清的北方城市
在啤酒的泡沫里渐渐地清晰
有如一次沐浴之后
秀美的面容显现在灯光之下

计程车和小街的脚步在放慢
拐过熟悉的楼房和斜映在雨中的影子
被打湿被打得温柔的树
正牵手诉说即将绿的叶子

雨水沿着路边的伤痕
进入城市的内心……
而城市的身体向后倾移
好像还有要仔细考虑的必要

一个夜晚就能把整个春天交还
所有闪亮的碎片开始组合
直至深夜的新歌唱起  才看到
雨,是一点一滴的城市中心

2002年4月4日  于长春


单一的生活

这是一个人独自的想法
即便心中有万千种潮水
也只是围绕着一块礁石天长日久

到了融化的季节
最美的灯光都站在自由伸展的路口了
你的冬天已无处躲藏

远郊的河流已经冰变
那碎裂而又冲动的声音
包围着一直无法避开的城区

单一的生活,只在
一个门牌一个楼道的一把暗锁
一条街道一串区号下孤独的地址

单一的生活,只在
一个房间一张桌子的一个电话号码
一面镜子一把梳子中的一根白发

有人敲门了,单一的生活
一下子可以成为火焰
单一的生活本来就是一束干柴!

2002年4月  于长春


自己醒来

没有钟声,也没有类似乡村的鸡鸣
自己是什么时候把自己弄醒的
连梦都不能尽善尽美
午夜的时候还要想一些具体的事情
其实,一个独身的人
就是最具体的了,尤其是在午夜
自己醒来,再也睡不下去的时候

那么,轻轻地唱一段歌
在睡衣里,有灵魂深处的一些无奈
夜,这样神秘地飘动着
在一个没有一点风的房间里

忽然想起惠特曼37岁时说的
——我赞美我自己,歌唱我自己
他还说:
我歌唱一个人的自身,一个单一的个别的人

惠特曼的声音渐渐远去
还有谁的声音能缓缓上升
自己醒来,为什么就不能自己歌唱呢
为什么就不能歌唱自己呢

午夜,一个人醒来就不想再睡下
用什么办法也得熬到天明……

2002年4月9日  于长春


五月麻雀

歌唱着  跳跃着  飞翔着
在五月的阳光里

争闹着  惊奇着  欣喜着
在五月的阳光里

五月麻雀在一棵树上站稳
这棵树一下子就长出了漂亮的羽毛

五月麻雀落进一片田地
田地里立刻就布满了自由的诗句

它们不厌其烦地唠叨着
五月  五月  五月你真好

看到麻雀如此自在快乐
所有的小人物仿佛都有了自己的五月

唧唧喳喳地把心里的东西宣泄了
无论有多少烦恼和不安也就都不算什么了

然后去爱恋去养育儿女
去把今年的日子过完……

2002年5月5日  于长春


马鞭抽伤了柳蒿芽

好多年没有听到这样绝情的马鞭声了
它把路边的沙子抽打成直角的几瓣

难以想象有怎样的心情才能如此凶狠
就是石头也可能被抽打成沙土

可偏偏又抽到刚出生的柳蒿芽的身上
柳蒿芽痛苦地倒在最响脆的那一声中

柳蒿芽一涌而出的泪水
就滚动在沙子的直角上

在料想不到的一个瞬间
谁还能说欢乐是长久的?

柳蒿芽是一种非常普通的大众型野草
它被伤害还有什么说的?

第一次这样细致地看到了马鞭的暴戾
看到了毫不相干事物中的突发事件

而这个世界上这样的事情举不胜举
又该有多少柳蒿芽如此的无奈!

2002年5月5日  于长春


玉米们不再大声地歌唱

在秋天的玉米地里
躺下的玉米只有黄色的叶子为它遮霜
玉米们不再大声地歌唱
它们要被收进粮仓

在月光下打开一层层的玉米叶子
真是让人大吃一惊——
它们是什么时候长好了一身的牙齿
一身的牙齿呀
它们在那里静静地等着什么

玉米们不再大声地歌唱
它们用了一年的时间
长硬了自己的牙齿
然后就那样默默地咬紧牙关
等待着离开大地的最后一天

谁也没有料到玉米已经长了那么多的牙
如果想一想
所有的玉米都开始用自己的牙齿在大地上咀嚼
那将是多么让人震惊啊!

2002年5月  于长春


沙子的声音

我听见了沙子的声音
听见了微小的石英的歌声
来自远方的沙丘
来自干燥的地带

它们在我的胸腔里滚动
和我的鲜血磨练在一起
它们细小而又尖锐的音符
撞击着我的心脏

沙子的声音
不停地敲打着
我身体最脆弱的地方
我知道这种感触
该有多么生动、可靠

沙子的声音
使我的生命坚固起来
它们响着、动着
同时也一点点地凝结着
不是一掠而过的

2003年5月18日  于长春


城市的声音杀过来了

我趴在旷野上
趴在大地的胸膛上
听到城市的声音杀过来了

这不是幻觉的声音
的的确确是真实的感受
那声音不会停下来
它几乎就是佩着利剑的猎手
凶狠  而且已经很近了
我在一片碧绿中彻底绝望

这是一个刚刚复苏的春天
城市的声音怎么这么快就杀过来了?
我那赤脚的豌豆
无论如何也逃离不去
那是刚刚破土的小小的豌豆
它正合着手掌祈祷
可它的声音太微弱了
微弱得就像没有这种生命

城市的声音杀过来了
羊群沿着草地向远方流动
我看到披着棉衣的移民
他们自己和自己说着话

2003年5月24日  于长春


和一匹乡下的马站在一起

多少年了
不曾这样细致地看一匹马
看马嚼环上的
那朵铁制的花瓣儿

多少年了
不曾这样近距离地听一匹马
听它胸腔里发出的
通通跳动的血的声音

它站在城市马路的边上
潮湿的呼吸
和爽朗的响鼻
在这个春天爬上楼梯

所有的人都从窗口张望
英俊的马使大家羡慕不已
它扬起头颅咴咴地叫了一阵
珍贵的音响肯定能流传很久

我站在它的身边
和它肩并着肩
虽然我叫不出它那样的声音
但我在心里已经叫了20多遍了

它是从乡下来的朋友
和它在一起
就能梦想出许许多多的路
心  就不再蜗居

2003年5月27日  于长春


大院的箫声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这样宽敞的大院
也是第一次看见
那依门吹箫的少女

冬天已经不那么冷了
大院的箫声飘起来
缓缓地弥漫在
仍有些许雪花的空中

我不知道那温暖的箫声
会飘落在哪里
只看见箫声中所有的人
都在积极地忙碌着

箫声从一个村庄传到另一个村庄
箫声从一个院落传到另一个院落
冬天就是不融化
春天也必须来了……

2004年1月18日  于延吉


多云

不是很多很多的云
是多出来的云

在多云的时候
我看到了各种脸色

另一个人白色的鞋底
粘着许多黑色的泥土

美人蕉的叶子扭曲着
边缘已有不少可怕的干裂

还有 一个诗人内心的混乱
以及热烈而理性的言谈……

2004年2月16日


闪电飞翔

闪电打开城市的天空之后
飞翔着退去
闪电留下一个门
必须飞翔着才能进去

闪电看上去是一种撕裂的疼痛
却很少有人注意到
它退隐时那飞翔的美丽
它暂短的四个方向的联想
几乎把这个城市一下子照亮

闪电就那么咔嚓地一下
跃升为光、时间和力量
它不是往下坠落
而是去击中远方!

2004年2月25日


鼓浪石

你有一个巨大的胸腔
即使沉默
也凝聚着坚硬的波浪

鼓浪石
在你的面前
我很惭愧
我也经受过沉重的撞击
可我软弱的胸腔里
怎么也发不出
鼓一般悲壮大气的回响

2006年6月1日  于鼓浪屿


父亲的墓地

四周的树木静立着
我站在一座军营的面前
这是父亲最后的驻地
熄灯号刚刚响过

他的枪声已经远去
冲锋的步伐也停了下来
他不再发布命令
但他一生的英雄气
仍在大地的深处流动

被埋葬的只是曾经的战争
而一个正直坦率的人生
在自己和平的营盘静静凸起

我把那些雪扫开
看到了父亲沾满硝烟的名字
献上一束他从来都不喜欢的鲜花
却没有听到熟悉的严厉斥责……

2008年1月29日


是什么

如果没有羽毛
或者没有翅膀
只有丑陋的肉身
鸟是什么?

我们自称是人
熬过了肉身阶段
我们是什么?

2008年2月3日


雨久花

我小的时候
常常在水边看到它
它默默地站在水中
没有一点儿声音
风都不去碰它

我不知道它真实的名字
就像一个无名的梦

后来才知道它是雨久花
才知道它柔弱的身躯
是能抗过风雨的

它淡雅的蓝
也不是化妆而成
那短暂的花期
又有多么艰难的孕育过程

我记忆边缘的雨久花
差不多就会被忘掉了
现在想起它来
想起那生活低处的生命
就觉得自己被什么力量支撑着

2008年6月28日  于长春


墓地

这持久的埋伏
是因为一次暂短的冲锋
这深度的隐蔽
是为了一生的安宁

2009年1月3日


北风的东北

扎进骨髓的北风
东北性格
让你肺腑都凉透了
让你的嘴说不出撒谎的话
把你彻底冻干净

但不冻死你
让你活着
活着的过程中总能想到冷
让你明白温暖是一种奢侈

北风从心里冷酷地划过
以前所有的事情就都不算什么了

2009年1月5日


棉花

棉花没有纺织的欲望
它知道被抽成线的疼痛
它自己把自己抱紧

棉花把自己抱紧了才说
我是棉花的花
我是棉花的棉
我已经很暖了

2009年1月13日


小丑

小丑在台上演出的时候
我十分开心

小丑走下舞台的时候
我特别心疼

没有人看清他真实的表情
没有人知道他深藏的心灵

大家把他叫做小丑
他表演大家的言行

2009年1月14日


乌鸦

乌鸦悄悄落下
翅膀轻轻折合
乌鸦一步一步
小心翼翼地在树枝上走

乌鸦不是鹰
它自己十分清楚

尤其是决不开口说话
因为一张嘴
惹了太多的麻烦

乌鸦把嘴插进羽毛
暖着 让嘴今后有些温度

2009年1月16日


大地的胆汁

难道还需要重新认识大地吗
万物生生不息的大地
我早就尝到了你的胆汁

生命并不宽广
肉体只是一个季节
而胆汁正在轮回

我常常在深夜里
静听一个很苦的地名的哭声
那些人葵花般走来
那些事落叶般飘去

当大地撕心裂肺
明亮的胆汁浸出
像一种复生的恳求

找到家乡最早的河水
啼血的鸟儿已经流浪
一些无法避免的悲伤
刻在父亲的墓碑上

我拒绝歌唱
只认领大地的胆汁

2009年1月20日


伊春手记(组诗)

悼念满山的红松林
——在风灾遗址

狂风过后
那些英雄的红松
有的被掀翻了巨大的身躯
有的被割掉了高昂的头颅
满山遍野的劫后惨状
太像硝烟未散的战场

我甚至听到了汤旺河的心痛
六百多条支流
一路悲情
在下游  在汤原那边
哭成了松花江

秋天来了
落叶是飘来飘去的纸钱
山岚是渐渐升起的挽幛
我们11个诗人
伫立在山坡上
11棵伤心的树桩
泪水在心的深处默默流淌
还有身边的小草
捧着泪水与心情合成的露珠

我把耳朵贴近红松伤残的身躯
听那胸腔里回荡的声音——
比龙卷风更厉害的是谁?

人们终于放下了疲惫的油锯
从集材路上缓缓走来
小心翼翼地修好栈桥
为相依为命的红松默哀

给我们敬重的红松三鞠躬吧
说一声对不起
再说一声对不起……
唯一说不出的
是我们的悔恨和无奈




静穆的黑龙江
有濒危的鳇
在水下悄悄地潜行
恐龙已经消失
只有鳇  代表着白垩纪
在江的深处
栖千斤重的巨大身躯

孤独的鳇
没有朋友的鱼王
不再兴风作浪
只求一份真实的安详

在嘉荫
小镇上的人已收起渔猎的武器
还在江岸塑了鳇的雕像

鳇也许过了产卵的季节
黑龙江面那无声的水波
可能就是它传统的笑纹

鳇偶尔掀动一下身子
调动一条江的想象


又见老柞树

在五营国家森林公园
又见到了老柞树
它的骨骼还是那么坚硬
它的橡子果结得还是那么多
黝黑的树皮还是那么沧桑
幽默的手势还是那么独特
它的叶子已经开始脱落
可它还是默默地挺着
为了一座大山


龙葵

天赐湖畔一株小小的龙葵
一株根本不被人注意的普通植物
它拎着一串黑色的珍珠
在低矮的地方度过了一个夏天
没有人看到它的表情
更没有人留意它的成熟

我蹲下来  用儿时的称呼问候
黑天天  黑天天
仿佛一下子就对上了接头暗号
我与不起眼的龙葵
重新把一切都联系起来了


伊春河岸的大豆

不要撩开那些叶子
不要惊动那些豆荚
它们正在悄悄地孕育儿女


五棵杨

兴安国家森林公园里的五棵杨
我见到了三棵
另外两棵没能见上
明天我就要离开伊春
让它们想我吧

2009年9月4日—6日记于伊春
2009年9月11日凌晨整理于长春


在父亲面前

父亲  每到过年的时候
我都要来给您扫墓
走到山的低处
远远地看见了您
您在高山的风雪中站着
多少年前的坚硬军姿

我用工兵锹铲去您身边的积雪
给您点燃一支香烟
拜年
然后和您说许多许多的话

告别的时候
敬一个军礼
父亲  请原谅
我不是军人
动作实在不够规范
但我是军人的后代
您在这里指挥
我在人间冲锋

2011年1月30日


要对得起诗

牛汉先生在去世前
写过一首《诗的身体》
笔迹很难辨认
是他的儿子史果逐字逐句整理出来的

我在很多场合
给朋友们读这首诗
读得很多人静悄悄
之后是爆发给牛汉先生的掌声

牛汉先生写道——
“当我死去
我定要回到我的诗里
我知道哪一首诗可深深地埋葬我”

牛汉先生还写道——
“有的诗是给别人挖的墓穴
作为我墓穴的诗有许多
我只能在一首诗里安息几天
再去另一首诗歌里
我变成了一只蝴蝶”

想先生了  打开他的诗集
到每一首诗里去找他
他每次都会和我说话
我的眼前和心里
到处都是飞来飞去的蝴蝶

一首一首地重温先生的诗
他一次次地出现
笑着对我说:洪波
你可要好好写诗
要对得起诗

2015年1月10日写于长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6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张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6 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游龙戏凤,存乎一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6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8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赞.问候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8 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乌鸦

乌鸦悄悄落下
翅膀轻轻折合
乌鸦一步一步
小心翼翼地在树枝上走

乌鸦不是鹰
它自己十分清楚

尤其是决不开口说话
因为一张嘴
惹了太多的麻烦

乌鸦把嘴插进羽毛
暖着 让嘴今后有些温度

这首对我来说是一种很好的教育。但我说过:木马如神,一句真话死于沉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1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独 “ 书 ” 一帜!诗未深读,但《雄牛》一诗,很早就收藏了!应该说珍藏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1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荐品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2 1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提 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2 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GMT+8, 2024-2-27 15:09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