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410|回复: 45

首届中国诗人书画学术研讨会 · 策划:韩庆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21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人书画研讨会3.jpg

策划:韩庆成

韩庆成1.jpg

简介:

韩庆成,1965年生于安徽宣城。当代著名诗人。
1981年开始写诗,1985年在《当代诗歌》月刊发表三首处女作。1986年到《宣城日报》做编辑、记者,1990年到合肥,先后在多家报社工作。1993年参与创办《生活与美》杂志,任主办人。
2011年提出干预诗歌观点,认为1970年代中期以后发生的新诗潮,至少产生了两种不同的现代诗歌,其一是我们通常所说并用于代表新诗潮的朦胧诗,另一是曾经产生广泛社会影响、后被刻意遮蔽的干预诗。此后,在其创办的诗歌新媒体中,积极倡导干预诗歌。

韩庆成干预诗歌研讨会2012年12月在合肥举行.jpg
韩庆成干预诗歌研讨会在合肥举行.jpg
韩庆成干预诗歌研讨会2012年12月在合肥举行,徐敬亚杨黎等出席

2011年8月与著名诗评家徐敬亚共同创办中国诗歌流派网。用不到一年时间,把网站建成全球人气第一的新诗网站。
2012年4月创办中国网络诗歌抽样读本《诗歌周刊》,任主编。8月,与著名作家许多余共同创办合肥卡夫卡独立书店。
2013年1月策划并主持“中国好诗榜”评选活动,已成功举办五届。10月创办基于微信公共平台的《诗歌周刊》手机版《诗日历》,为此后微信诗刊的大量涌现发挥了示范作用。

与徐敬亚蒋维扬出席中国诗歌流派网上线仪式.jpg
与徐敬亚蒋维扬出席中国诗歌流派网上线仪式

2014年与著名诗评家谭五昌共同策划21世纪中国现代诗群流派评选暨作品大展,任评委会主任、总策划。
2015年5月创建中国诗歌博物馆网络展馆,进行诗歌书籍、资料的数字化转化与展示。
2018年发起由10多家国际诗歌机构共同主办的首届国际微诗大赛,任总策划、国际联赛评委会主任。

2011碧山丰年庆活动的副产品,是中国诗歌流派网的诞生.jpg
2011碧山丰年庆活动的副产品,是中国诗歌流派网的诞生

2012年起,先后主持《诗歌月刊》、《特区文学》、《山东文学》、《新诗》的“读诗”、“90后诗歌”、“青春阅读”等栏目,致力发现诗歌新人。
诗歌作品被收入《中国文学年鉴•2014》、《中国新诗百年大系》、《高校基础写作》等选本和教材,入选《今天》网“今天推荐”,部分作品并被译介到国外。著有诗集《城市和乡村的边缘》、《除了干预我无所事事》。主持《诗歌周刊》年度人物、华语网络诗歌奖评选。

2012年在深圳机场临时发起主持中国诗歌·网络与传统的对话.jpg
2012年在深圳机场临时发起主持“中国诗歌·网络与传统的对话”,谢冕吴思敬白烨林莽刘福春罗振亚苏历铭庞俭克许多余参加


获奖:

《当代诗歌》奖(1986);
“现代诗大赛”佳作奖(1988);
博联周评奖(2011);
滴撒诗歌奖(2012);
“感动诗坛”十位年度诗人(2013);
第四届中国当代诗歌奖创作奖(2016)。

2012年在安徽大学文学院研究生班做《新媒体的崛起与新诗的大众化》讲座.jpg
2012年在安徽大学文学院研究生班做《新媒体的崛起与新诗的大众化》讲座


编著:

《桂冠与荆棘》(报告文学集,合著)1992,安徽文艺出版社
《大潮新曲》(报告文学集,与陈强、洪永平主编)1997,南方出版社
《城市和乡村的边缘》(诗集)2011,大众文艺出版社
《华语诗歌年鉴》(诗选集,与徐敬亚、马启代主编)2015,山东画报出版社
《华语诗歌双年展》(诗选集,与徐敬亚主编)2017,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17中国诗歌年选》(诗选集,与徐敬亚编选)2017,花城出版社
《异类诗库》(诗集,主编)2018,澳大利亚先驱出版社
《除了干预我无所事事》(诗集)2018,澳大利亚先驱出版社

与博联社代表团在韩国.jpg
与博联社代表团在韩国


诗歌代表作:

胡须

不知从哪天起
刮胡须
成了每天起床都要做的
一件事

也有忘记的时候
那张脸
便变得张牙舞爪

如今用了多少刀片
已经记不清了
感觉把刀片收集起来
可以打一把砍刀

还是希望把砍刀
分割成小小的刀片
这样就安全了
这样面孔上棘手的部分
就可以自我消灭


雨水

网上说,武汉降雨三亿吨
我不知道这个数量
能把海平面抬高多少
抬到我所希望的高度
还要多少雨

我知道雨还在下
那就下得更粗暴些
如果不够,就让泪水
流得更汹涌些

直到海平面升高八千米
让整个世界
只剩下珠穆朗玛的脑袋
让人类
重新回到水中




午后,它们在窗台上聊天
每次拉开窗
它们就倏地
飞到对面的树枝上

我打量它们
它们也回头看我

我眼里它们是飞禽
它们眼里我们是走兽

DSCF2108.jpg


中秋夜

中秋夜是一分为二的
一半在白昼之前
另一半在白昼之后

明白这个真相前
我一直把白昼之后的夜晚
当做中秋夜的全部

为一个错误
很多人
在用一生的圆满修补


剥离

我每天做着同一件事情,就是把身体上的某个部分
剥离出来,然后扔掉
我没感觉到这很残忍,尽管有时候会显得枯燥
习惯以后,这点枯燥与得到的解脱相比
微不足道。像
剥离胡须,剥离眼泪,每天
起床后去洗手间,做那个固定的剥离动作
快乐的剥离并不是天天出现
我喜欢的女人,她住在远方
一年一次的约会,在剧烈的剥离中,给我满足
也让我苍老

也有疼痛的剥离,发生在年轻的时候
我把刀扎在
自己的手上。那个背叛我的女人
脸色苍白,她给我留下伤口,在很长时间的夜里
它发炎,滴血,高烧不止
让我此后对痴迷的病毒,产生抗体
剥离友情,剥离亲情,剥离信仰信念信誓旦旦
已同剥离两条狗的交媾
在时间上如此接近

韩庆成.jpg


致艾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你在写这首诗之前,把与独裁者相同的蒋姓改了
改成在草头下面,打一个大大的叉
我因为你的诗熟悉了这个字:艾,虽然与爱同音
但你的诗中,更多的是悲哀,是愤怒。这也是我的心情
在1938年初冬的一天,不幸被你提前设伏

你用以歌唱的鸟已经死了,死了很久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无数腐烂的血肉之躯
并没有使这块土地变得肥沃,而仅仅增添了血腥
土地上林立的红色栅栏,圈定了鸟的飞翔空间
这是另一个你用来写诗的房子,写慈爱的奶汁和米粥
你的眼睛是自由飞翔的,窗户外的初雪
拾起你递交的纸片,在晶莹的表层滑行。房间的背面
无形的栅栏,还同时圈定了思想的迁徙距离,逾越者的触碰
被裸露的高压线拘禁,把周身烤出糊味

我知道他继承的是你的思想,三十年代曾闪耀过的血液
正在新的躯体里奔腾,不合时宜地成为异端
在赫尔佐格和德梅隆的巢中孵化,生成交点,并以不合作的方式
重归碎片。他叠加永久,他知道,在钢铁的骨架生锈以后
永久只是词汇,从口中出来,在文本中排列,然后消失
他已不再说话,以行为的方式进入你的房子,这是一次彻底的前卫
用他艺术的胡须在你的血液中搅拌,由缓而疾,我听见飞机起飞前的轰鸣
这是他发出的诗歌,一首无字的诗歌,在你遗留的房子里
开始一个人的展出


七月初七

子时将尽
我与几个兄弟
在罍街喝啤酒
吃龙虾
谈天,说地

丑时
红色龙虾皮
堆了一桌
空酒瓶
扔了一地
地上的事,能谈的
都谈了

寅时
花十元钱
把她里里外外
清洗一遍
没人能像她
陪我七年
我踩她,撞她,冷落她
她都无怨,无悔
死心,塌地

卯时
远方兄弟在微信上
赞我罍街的照片
一个久违的女孩评论:
“你不能喝酒,少喝点”
我在网上
补做一天的工作
读帖删帖评帖
微博上转几条
@记者陈宝成被拘的帖子

辰时我困了
天亮了,也该睡了
一个人洗头,洗脸,洗身
洗心革面
你买的牛奶沐浴露
还剩四分之一

巳时午时未时我一定在做梦
做一个宏伟的中国梦
还是做一个淫荡的春梦
于我都无所谓
我只是不想在梦中被人拉黑
不想像你一样
在梦中哭

申时预计我会醒来
会在那个时辰
想想远在他国的
前世情人

酉时戌时亥时
这些黄金时辰
就交给牛郎和织女吧
趁鹊桥还未强拆
让他们再聚一晚
天上的七夕,是他们的
地上的七月初七
和黑夜
是我的


程序

强奸或者通奸,对两头猪而言
并不涉及犯罪的话题。甚至
也不构成道德问题
那头母猪是我养的
在它发情的时候,我把它拴在
山上的栅栏里,为了让一头野猪
与它恋爱,或者征服
这是猪的改良程序,一百年
还迟迟未能完成

这个程序并不复杂,像唐博士说的
糠炊加碎和糠炊加喂那样简单
我有些同情唐博士成功后的经历,他不过像
挎着LV的妓女一样想活得体面一点
至于这个包是加州原产还是温州仿造
又关你们什么鸟事

仿造的挎包,在那些庄重的大楼里
比比皆是。他们与唐博士应有所区别
他们是要掌握更大的地盘。而地盘的扩大
会威胁到
所有养猪人的幸福

艰难的交配终于完成。太阳出来的时候
我希望糠炊后的崽子
会比它的母亲健康和诚实


从新闻学和法学的角度分析一桩借款

你告诉我,我们之间,有一桩借款的事情
这事来得太突然,我不得不先从新闻学的角度分析这事
时间是有的:80年代末
地点也有的:宁国县城南门桥
人当然也有:就是你和我
何事:借钱
结果如何是你告诉我的:借了70元
我感叹你的诚实,兄弟
从新闻学的角度,这些要素是齐备的,虽然
搞新闻的实际上并不恪守这五项原则
谎言于是就往往以真相的名义,见诸报端
这比诗人差远了,比我的诗友高月明方文竹差远了
他们不说假话,当真话不能出口的时候
他们宁肯深入电脑的屏幕,三个大步流到抗母到滴撒

我还想从法学的角度研究这桩借款
首先从时间上就发现了破绽,借款的有效追溯期只有两年
而实际的借款时间,已经超过20年
其次地点也很可疑,南门桥20年前应该没有监控,即使有
也不一定有存储的功能
这桩借款,用法学术语说,缺少影像证据
第三,也是关键的一点,这桩借款除了当事人你我
竟然没有证人。在一个法治的社会,没有物证没有人证且已过期的借款
等于没有发生。虽然
法治二字对诗人来说,并不是合适的挡箭牌
但在债权人已经忘记的时候,债务人主动提出还钱
不但可疑,而且已涉嫌扰乱借贷市场
和谐的秩序


月全食



当月全食
出现在我的头顶
我知道
那颗整天日我的日头
此刻正被我
踩在脚下



一直听说
月亮
是被一条西天的狗
吃了
一直不知道
吃月亮的
是自己屁股下面的
这个球



很多黑暗
我们只能眼睁睁地
看着它发生

而最黑暗的时刻
最短命


我与汪家正

我与汪家正,本来不该有什么关系
我住在合肥,他住在株洲
株洲是湖南的一个市,我没有去过
汪家正是全市四百万人中的一个
另外三百九十九点九九九九万人我都不认识
单单认识他,得感谢一瓶汽油

我与汽油的恩怨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学车的时候一升汽油三块多,现在一升七块多
汪家正让我明白了汽油老涨价的原因
汽油在株洲,除了用来烧发动机
还可以用来烧人。一个活人,点燃汽油
从屋顶滚下来,像一部进入实拍的电影
一样逼真。逼真的还有各种职业的群众演员和道具
挖掘机说挖就挖下去了,音效应该是杜比数字
轰鸣声巨大,声压足够,从左声道移向中置声道
于是中间屋顶上的汪家正,把一瓶汽油快速浇遍全身
右侧屋顶儿子的表演也适时开始,他要跑过去
被瓦绊了一下,差点摔倒
汪家正一抬手,火焰腾地席卷全身,漫过头顶
他扭曲
下滑
在导演喊“咔”之前,从二层楼房的屋顶直直滚下地面
群众演员一拥而上,有人拿来早就备好的灭火器
喷出一道白雾,火熄了一半
几秒钟后再喷出一道白雾,全熄了
过了一会儿,穿白大褂的护士和医生跑过来
蓝色的担架,哭喊的家属,制止的阿Sir
在导演的指挥下按部就班地进行
我看了两分57秒的样片,虽然是见习摄像拍的
但把众演员的表演,已经拍到以假乱真的高度

株洲的综合实力,保持中部非省会城市第一
从这个短片可以看出,并非徒有虚名
建议摄制单位好好剪辑一下,去角逐奥斯卡
最佳纪录片奖,附上主演躺在医院监护室的照片
在时报广场的大屏幕,播出一周
我认为摘桂,有三百九十九点九九九九万的可能


深海垃圾

东经,是海水
北纬,也是海水
交点,离塘沽码头已经二十个小时
与岸边相比,这里的海水
刚刚沐浴
我的一口唾沫
迟迟不敢吐下

天仁号,像泰坦尼克一样气宇轩昂的游轮
它的右舷
一个红色的塑料残片
不成比例地漂过来
漂过去
在无边无际的湛蓝中
它无比张扬
又如此亲切


仁川登陆

我们一上岸就投降了
导游在前面举着白色的小旗子
我们跟在后面
举起双手,接受搜身
几十台长枪短炮
里面并没有子弹
而是装着MADE IN KOREA的
存储卡

涨潮时坦克开上来的地方
静静立着一块石碑
其实已无需文字
六十年的打磨
再厚的历史陈锈
也掩盖不住青铜的光辉

将军已经老去
在俯瞰月尾的山顶公园
几只无人认领的鸽子
在如织的人流中
踱来
踱去


DMZ

DMZ,有一个动听的名字
和平地带。其实直译叫非军事区
我们习惯叫三八线
中间是山花的天堂
鸟的乐园
让我险些忘了
这是个实行军事管制的
旅游区

和平都是脆弱的
一个钻头就可以把它穿透
在一直往下的地道中
我看见一个民族如何用他的坚韧
走向黑暗
无数的心
变成钻碎的石头
被装在弹弓上
等待发射


战争纪念馆

总要有人放下顾忌
对没穿衣服的皇帝
喊一声

我愿意做一回幼稚的孩子

关于侵略的识别
非常简单
谁开了第一枪
谁日夜做的一件事
都叫准备
把解放的名词收起来
它有辱耿直的炮筒和刺刀
收起来,这里不再需要
一件新衣

在南部韩国
今天阳光明媚
我愿意做一回孩子
用自己的眼睛
参观战争
在溢美北方的辞藻中
我承认我的舌头
已经掉队


西坑

大山里,干净的河水也不多见
污水像涨潮一样从城市倒灌而来
半个下午,我们
在西坑隔世的清澈里流连忘返

只有一条窄窄的山路通向西坑
只有西坑的河水保存着古老的暮色


特区

进入火车站
就进入了一个城市的特区

这里物价高
拉客的多
江湖气重

一个长发男子在广场徘徊
像个艺人
像个骗子
像个漂泊者


填空题

老师出了一道填空题:
□共和国
□政府
□解放军
□法院
□检察院
□公安
□银行
□日报

同学们看了半天
都说题目出错了:
少了一个□

老师说
题目没错

有人在题目前沉思

读懂这道题
就读懂了我的祖国


百年

1911年10月10日,晚,武昌
一群大清士兵中的一个
打响了第一枪
这一枪,成为辛亥革命的
起点

2011年10月10日,晨,合肥
一群百姓中的一个
在电脑键盘上敲出两个字:
百年。
百年以后
他发现这一枪
打早了

历史学家已经证实
那一枪
本来就是走火


回到老街

从能走路起
老街
就是我最想去的地方

奶奶在街上卖菜
从我第一次上老街
到我长大离开家乡

奶奶卖菜的地方经常换
换来换去都是那几个地点
上街头,下街头,正街,横街

小学时,我陪奶奶看菜摊
爷爷回家做中饭
中学时,我代奶奶看菜摊
奶奶回家做中饭
爷爷走了

奶奶卖了一辈子菜
种了一辈子菜
后来有了农贸市场
街上再也看不到
卖菜的韩奶奶了

奶奶卖菜的老街
成了古镇的景点
那些外地人
不知道奶奶卖菜的故事

二十多年后,我回到老街
在熟悉的几个地方
爷爷还在那里
奶奶还在那里
他们的成娃子,此刻走来走去
却怎么也走不回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1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1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采凤 于 2015-12-22 00:47 编辑




不好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1 23: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采凤 发表于 2015-12-21 22:46




大人的事儿,小孩儿别插嘴。。。一边儿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1 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2 0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香雪婉儿 发表于 2015-12-21 23:14
大人的事儿,小孩儿别插嘴。。。一边儿去。。。




没想到吧
我很实在
这么晚了
还来看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2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荐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2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眼里它们是飞禽
它们眼里我们是走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2 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到老街,心系苍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22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GMT+8, 2024-2-27 14:03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