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2|回复: 1

《诗歌周刊》405期原创诗歌荐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9 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b]1:正月|诗10首

清明祭

虽然是座新坟
但是,她的眼睛里
却没有泪水

她不说话
她只是不停地烧
她携带的东西

先是烧纸,再烧亲手扎的锡纸口罩
再烧检测报告,再烧一份旧情书……


404公祭日

十时整。所有防空警报
开始响起,所有汽笛
开始长鸣——

它们开足马力
去追比,曾经的一小声哨响


祭奠

国旗降下,汽笛长鸣
让我们一起低头,祭奠一下

祭奠一下那双无助的眼睛
祭奠一下那声绝望的惨叫
祭奠一下那张被护目镜和口罩勒伤的脸
祭奠一下那只被酒精消毒液洗坏的手

祭奠一下那一去不复返的生命
祭奠一下那瞬间枯萎的爱情
祭奠一下曾被训诫的哨音
祭奠一下渐渐远去的真理

祭奠一下这里的大江与小河
祭奠一下这里的小草和花朵
祭奠一下这片曾给足我们爱与恨的土地
祭奠一下翻腾在这片土地上的宿命与情怀

是的,让我们认真祭奠一下吧
我们是在祭奠亡者,也是在祭奠我们自己——


武汉开城随想

我能想象到武汉开城之日的景象——
无数人涌向街市,喜极而泣,庆祝自己的幸存
无数人奔向殡仪馆,排着长队
认领亲人的骨灰

看,那一场场暴雨
听,那不绝于耳的哀乐


山与沙

她说,时代的一粒沙
落在个人的头上
就变成一座山

事实上,常有相反的时候
时代的一座山
落在个人的头上,却只是一粒沙


一到春天

一到春天
就要把鱼竿收好

这时候万千鱼籽
藏身鱼腹之中
它们急切发育,迫使
鱼儿,会不顾一切地去咬钩……

原来如此。听完讲解
他悄悄地把她收好的鱼竿,拿了出来


奖金

吊车司机说,他压死了一个
开小车的女司机
公司因此
奖励了他三千元

公司说,如果他当时急打方向
发生翻车,修一次车
好歹都得上百万

多亏他直接碾压了过去


麻雀

小女孩叫它时
它探头探脑,迟迟不肯过来
这个被时代伤害过的生灵
我能理解它的胆怯
好在,小女孩没有放弃
把手掌中的谷粒,举得更高

片刻后,它还是飞过来了
这个对稻草人
都怕得要命的小东西
现在,就待在她的掌心

我试着靠近小女孩
它也没有逃走
这让我忽生一种愧疚——

它有所不知,我的父辈
曾经敲锣打鼓
到处追杀,它们的父母们


对诗骨的质疑

与他握手时,我分明感受到
他的手掌的柔,和软
与他拥抱时,我分明感受到
他的身体的小,和轻

看着他大碗大碗地吃着白米饭
掉在桌上的米粒也一个个捡起来
然后又送到嘴里
我默默地反思着能量守恒定律——

那部分不能成就他硬度的能量,去了哪里?
那部分不能成就他重量的能量,去了哪里?



憾事

在宁晋县东汪村,面对总理
慰问时用过的粗瓷大碗,人们热泪盈眶

“在总理站过的地方
曾植过很多次松树
可惜,一棵都没能成活……”

他们的脸上写满了愧疚和无奈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4 16:36 荐稿编辑 紫槿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2659-1-1.html


2:辽东天赖|庚子清明书

想起大雪。树枝折断。
多少人没有回来。多少人
走得匆忙,来不及收拾齐整
雨一场一场地哭
柳枝在悲伤的间隙里绽发新叶
远望薄雾一般
仿若对消逝之物的轻描
阳光再次开始修补的工作
牛羊还在吃草的途中
一阵风,又一阵风吹过去
那么多的阴影摇晃不停
一个人拔完了坟上的荒草
坐下来,想起对面坡上的野梨树
野梨花雪一样白啊,白白地
落在野地里
像无人认领的骨灰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4 08:38  荐稿编辑 草山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2631-1-1.html


3:孩子的游戏|诗五首


大师

那个向人群推广气功的
比普通人更早地驾鹤西去

大师被自身的语言劫持
在习惯的日常中慢慢被驯化

你不能随意地喊出他们
一喊就戳出语言的漏洞

就像那个对猛兽发号施令的
最终在颈喉处留下一个窟窿


在火里
               
他们看不见你
却目睹了接二连三的火海
他们看不见青烟
却听见了劈啪作响的风声
他们看不见――
灰烬

他们以为你是纸张,却忽略了草木
以为你是草木,却忽略了山河
以为你是山河,却忽略了大地
以为你是大地,却忽略了大地深处的宝藏
你是煤、是石油,有遇火就着的火辣性情
你是铁、是钢,有金属掷地铿锵宁折不弯的品质

你有他们永远看不见的灰烬
有肉眼凡胎永远看不见的光芒


日历

如一面内敛的镜子
你的光亮从不轻易示人
打你面前走过的每个身影
无一不是前脚才旭日
后脚就黄昏
中间被我们不断重复的今天
好像一张永远打不开的钞票
――不能了!
再也不敢把眼前的你
误读成何其多的明日
以我近天命的年纪
深知每张日历的后面都是似水年华
窗外又是灯火阑珊
当再次伸出颤抖的手
仿佛眼前有落叶
飘然


一只蝙蝠的控告书


多么荒谬!被刽子手指认
冠状病毒的罪魁祸首

黑锅太重,翅膀太轻
我不做替罪羊

不问上帝天理何在
只向人类讨回公道

偿我性命
还我清白


罚单背后

一纸冠状病毒的罚单
纵横千里
从省到市、到县、到乡、到村
到你我,彼与此
互相隔离
瘟疫面前人类的亲密关系
正经历着一场劫难
我们的手足同胞有的就这样
从此阴阳两隔
替那些逆行倒施的人们――
赎罪
没有人问过他们
愿不愿意
仿佛踏遍八千里路也寻不到一张白纸
仿佛只有瘟神开出的这张罚单才够得上
人类的反思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5 19:38  荐稿编辑 王法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2804-1-1.html


4:赵华奎|诗六首

磨刀

磨刀石醒了。一个人去除刀上的铁锈
这单调的节奏里,有着凌厉的疼

你需以阳光的口吻唤来水
令它在遁土之前,呈出一把雪亮的刀
又或净手,试锋
打探自己内心深处的温厚与凉薄

将刀刃向内,也是一种割裂自我的姿态
你裁枝,去叶
容不得生活里的藤蔓打结,成伍
劫走流水和时间。年华等不及你去虚度

再磨一磨
你的影子就越来越薄了,像刀片


擦枪

营房矗起高大的寂静
十点方向,一株椰树以手势指示着目标
那是一队擦枪的士兵

阳光抹去露水,日子就干爽起来
解枪,是一种肢解或剥离时间的过程
他们知道
此时,阔厚的胸腔不必再发射出枪声

枪支以躺姿呈现,但仍保持齐整的阵列
交出一行钢蓝
他们都在用心去抚摸,检阅,擦拭
还以一截截钢铁最亮的青春

铁的背荫处
是一粒又一粒沙尘,等着沸腾


分身术

我有时分身乏术
偷不来一时闲,读诗,喝酒,与人聊天
敌不过的时间占领了发间,额坡
银丝和皱纹
是我与它搏斗时讨回的证据

我本不是赌徒
以一场宿命为赌资,何谈信心和勇气
命有时硬,有时软
取决于一双手,握住岁月的松紧程度
我清楚,心中林立的词语
其实有踽行的念头

从体内割走荒草
并不是秋风才持有的理念
当我把眼中的薄雾清走,把心间藤蔓伐断
留出一间草堂
就够安放一片书香,半亩清欢


平衡术

我无视尘世喧嚣浮幌
通过一条记忆中的独木桥,勾联两岸往事
等光和水  
将人声与物影一一载驳,抵达于心

时光不会左摇右摆。人影有时薄如蝉翼
灯光下的女孩
是我的妹妹,她在练习平衡术
渴望于虚幻之中,找到命运真实的砝码

请你不要出声。声音有时是一把锤子
击碎人心深处的玻璃
请你沉入一圈光亮,看舞台上群枝交叠  
撑起一片唏嘘的目光  

你不得不承认,尘世有时很轻,很脆
拆去了一片羽毛
足以让你精心构设的情节断裂,坍塌


遁土术


年少时,我们在田野里玩打仗游戏
学着风,卷草,逐叶,翻地

兔子蹬鹰,是一种求生术
在野兔看来,防御和进攻的界限很模糊
我们却很清晰各自的套路
运用纯熟

夜里看天空封神,不知星星为哪路仙人
最怕狐妖从镜中浮出俏脸
闪出身形
那刻,心中总装着一个矮人,擅长遁土

赢,或不赢
在青春的疆场中,都是流水或浮尘
快乐从土中来
被我们演绎成一阵喊杀声,十分稚嫩


还魂术

某个夏日,蒲扇摇不散空气吐出的热词
井水清凉,青苔茂盛
炊烟记载的乡间故事,被拮据的年代
讲得很短,很慢

午后,空洞得没有一枚修辞  
火抬高了焰心,在焚烧一堆干枯的草秸  
时间封住了缺口
大多的花香已消,一些叶提前思量秋天

还魂师出现在井台边
用粗瓷碗接白米,立竹筷子,作一场法事
其实是一位母亲
她念着儿名,呼唤那颗刚刚丢失的灵魂

睡在泥土里的人,头上长满了野草
风含着叹词,喊了许多年
他们都没有醒来
能像一株株白杨,站在村前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3 22:03  荐稿编辑 草山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2619-1-1.html


5:黎落|诗二首

早晨的草地

草尖上走着无辜的羊群。阳光没有全开
几朵无名的野花等待推窗手
长椅空着。有风路过,它频频暗示
定是替我想起了什么。
这个春天,总有事物被善变之人遗忘

万物呈现蓬松状态,没人打扰
没人惦记。鸟的脚步更从容
走在屋顶,就像走在王的国土

一切都是刚好
日子是初生的,草地也是,我也是
我们领走最早的弥撒。神在天空看着


深夜,坐在前廊

幕布是最好的去处,它延长夜的行径
给虚空一个合理的说辞


雨水横飞。躲避之地灯光流泻
模仿一个孤独的人
爱上自己时,那份无为的美

她无法在自己的肌肤上竖立崖壁
反复向镜面询问----
“镜子。镜子。谁是今夜最美的女人”


她在一丛灰烬后找到焰火,在风中找到骨
坐在那。她是一滴夜雨
沿着谁的屋脊,轻轻下滑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5 01:45  荐稿编辑 姚波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2730-1-1.html


6:高明|母亲

第一胎是女儿
第二胎是女儿
第三胎是女儿
第四胎是女儿
她被他强行结扎后,平板车接回
苍白的脸色,绝望的神情
亲人反目变仇人

她早就想走
这次绝经般地远走了
隔两年,第一次说要回来
隔两年,第二次说要回来
隔两年,第三次说要回来
隔两年,第四次说要回来
狼来了的故事有了新的版本

三十年后,意外截肢的她
意外地回来了,围拢她在一起吃饭的新年
第一位母亲不说话
第二位母亲不说话
第三位母亲不说话
第四位母亲不说话
母亲和母亲,能说些什么话呢?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3 13:45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2591-1-1.html


7:草山|爱如春潮

这个清明,爱和思念并没远去
春天依然来了,花却没有开
梦中的我,茫然无措
爱如春潮般滚滚而来
感谢天空那一片蓝,大地那一抹绿
还有夜空的一丝白
月光穿过身躯,孤独的身影倒映
在白墙之上,摇摇欲坠
生命的烛光在摇曳


世界以口罩抗击病毒
爱已撬动万簌沉寂的夜
无数花瓣在如此春暖之日凋零
凉风卷着落叶满世界狂舞
无辜的风和空气承受着世人的唾骂
传播,该死的病毒依然在传播
他们是否清楚知晓
清明的爱无法到达祖先的住地
期盼的眼神一幕幕,让人刻骨铭心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3 15:46  荐稿编辑 耿文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2605-1-1.html


8:章建平|椿

作为一种挺拨高耸的树木
椿芽炒蛋不过是小菜一碟
它有着更为神圣的使命
这注定了结局的非同凡响

我见过泛着暗红色光亮的椿木
横亘于两只斜放的十字架之间
黑脸的木匠手起刀落
鲜红的鸡血淋漓直下

老舅爷一声“伏以"高亢尖厉
众乡民齐声"好啊"如春雷炸响
披红戴绿的椿木缓缓升起
一栋家宅的运命自此安康

黄布绿植染红的花生
三牲香案虔诚的族人
一根椿木以意想不到的方式
完成了一个家族的图腾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7 20:25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2925-1-1.html


9:徐长森|点穴

头枕青山,脚踏绿水
一镢头刨下去
刚点好穴位
弟电话告知
八十四岁的父亲又活过来了

活着艰难,死亦不易
弟耳背,说没有听清楚
我提高了八度
说要父亲接电话

先是寒暄,后说到生死
父亲大人也说没有听清楚
我提高八度,亦是枉然
我用足吃奶的力气
就是让儿子明白,我也是父亲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5 10:08 荐稿编辑 悠然心会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2745-1-1.html


10:梁树春|杏树蜗牛儿

墓园老杏树的根部
有一种骨头色的扁蜗牛儿
它直径十多毫米,厚七毫米
周身旋一条金线
雨后像纽扣粘立在湿黑的树皮上

我从未见过这种蜗牛儿
以为是珍稀物种

这里盖起了三十层的商品楼
又栽了杏树

老杏树变成了小杏树
阴宅变成了阳宅
只是这种罕见的蜗牛绝了迹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7 10:19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2888-1-1.html


11:悠然心会|一切本可以不发生
——2020清明悼

武汉
湖北
中国
染病的人
死去的人
失业的人
一切本可以不发生

本地新闻
欧美新闻
中国新闻
官方新闻
自媒体新闻
英文的,中文的
一切本可以不发生

韩国,日本
台湾,新加坡
意大利
伊朗
西班牙
德国,法国,英国
一切本可以不发生

美国
纽约
口罩,防护服
呼吸机,检测器
单日一万两万三万
全球一百万
一切本可以不发生

武汉2563
中国3331
中国以外49721
工作没了再找
五万多生命呢,生命
一切本可以不发生
为什么还是发生了为什么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3 23:50 荐稿编辑 正月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2623-1-1.html


12:紫槿|诗二首

思阳朔

苦瓜汤,红薯苗
记忆中的味道曾把日子养出颜色
阳朔的山水又该清明了
几棵香樟千年不老
你还好吗

我在湖南种苦瓜,种红薯
想种出一小块人间
同样都是攀爬的植物
我和它们一样高不过围墙
空有一身藤蔓

你在路上
待我再熬一碗苦瓜汤
放几片红薯叶
浮沉悲喜
我用余生给故事做总结


痴人说梦

我试图在一首诗里寻找安慰
比如一个橙子
一株草本植物的长成
还有抱着白菜的女子腰系罗裙
把炊烟熬出火花

当然,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和我有关的,是橙子核被我埋进了土里
等惊蛰的雷声
煮白菜的女子一身睡袍
把黑夜当成导火索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9 18:03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3041-1-1.html


13:熊林清|诗二首

小顽疾

它在我体内小心地痛着
像一只蚂蚁,只用它的触角
在肋骨上偶尔轻触,想要寻找到
黑暗的出口

可我的身体那么辽阔,里面交错着
荒芜的戈壁、险峻的山岭、汹涌的暗河
有着一只蚂蚁无法想象的疆域
除非它繁衍成御风而行的大火

小小的顽疾,我允许它在体内
不时提醒我:按时服药、体检、运动
谨慎地行走在寄居的土地,像一只蚂蚁
寻找自身的出口,努力不去
触痛这个陌生的世界


饥饿的树

该如何缓解
一棵树中年的饥饿

渴了尚好,可上饮清露
下饮黄泉。有时还可
牛饮一通暴雨

热了,给自己撑一把伞
冷了,就让一把雪擦活
年轮里沉默的原浆

饿了怎么办?清风不能果腹
鸟语不能充饥,剩下的那枚酸果
还得留给春天作种子

一队蚂蚁在焦急地向树洞里
运送半只蝉蜕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9 07:59  荐稿编辑  紫槿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3009-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4-16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好诗,问候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新诗网

GMT+8, 2020-8-15 03:55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