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3|回复: 0

《诗歌周刊》415期原创推荐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10 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正月|诗八首

关于苟晶事件几个问题

请问,她究竟还是不是受害者
请问,你们这样质疑她
与质疑被强奸的妇女
曾经骚不骚有什么根本不同

请问,仅仅因为受害者形象不够完美
便认为她不值得你同情
那么,你跟那些围观跳楼的人
高喊“为什么还不跳”有何本质区别

当我忍无可忍提出这些问题时
天地暗淡,山川失色
眼前一朵朵躲绚丽的夏花,瞬间开始枯萎凋落


手势

——写在苟晶事件调查结果公布前

2018年,身患绝症的老农
得知女儿落榜原因
系被人顶替上大学后
已经说不出话的他
激动之下把手高高抬起
食指直指头顶上的天……

文章留言区,网友们
纷纷对这个手势进行解读——
一说,这是在表达一种无奈
一说,这是在表达一种自信
一说,这是在表达一种愤怒

结合苟晶平时的学习表现
我个人感觉,后两种解读更为靠谱——
是的,他没有看错自己的女儿
是的,他高估了头顶上的那个天……


有感于某受害人的道歉


鸡蛋必然完败于石头
头颅必然完败于绳索

犹豫再三,你最终决定妥协
接受他们的得寸进尺
接受自己的退避三舍

换一种方式,看石头慢慢滚落
看绳索一点一点勒紧


父亲


作为最底层的农民
他毕生的愿望和成就
便是把我打造成
一个与他彻底不一样的人
为此,他不惜长年奔波
不惜“投机倒把”
以期我飞得更高更远

我彻底与他不一样了啊
成了常常与他为敌的人
我飞得足够远了啊
以致他病卧在床
我已无法及时飞回他的身旁


祁连山下

看到那条泛着白雾的河流了吗
你可知它养活了多少人
你可知那白雾的形成
是因为河水太冷
你可知河水之所以太冷
是因为它们全部都是雪水
你可知这些雪水
都是来自祁连冰川

——千万年过去了
这就是干旱的大西北的人们
一直敬仰雪山
一直尊奉祁连山为母亲的缘故


灵车

又一辆灵车,从北医三院东侧缓缓驶出
长期在此居住,这种车,我见多了
戴黑纱的人,也见多了
实在没必要,把这种事看成是霉运
实在没必要,对灵车避之若浼

我曾多次打量过灵车上的家属
他们其实大多不会以泪洗面
他们大多面色平静
有的还会绽出微笑
像是终于放下一挑重担
像是终于要护送一个
苦难沉重的人,脱离苦海

所谓灵车,其实
也并没什么特别之处
就是普通的汽车,前面挂一朵白花
有时周围有一圈黑纱,有时没有
就像一个普通的正常人
不再心跳,不再说话,就成了死人


杨门女将

佘太君制服了杨继业
强迫他娶了自己
并因此开辟了一片新天地
穆桂英制服了杨宗保
强迫他娶了自己
也因此开辟了一片新天地

毫无疑问,她们都是成功者
而她们最成功的业绩
创立于十二寡妇征西时
但是,她们何以会成为寡妇
因天天忙于冲杀
她们竟无一人能说清


宋俊毅

2012年,伊拉克小女孩
在孤儿院的水泥地上
画了一个女人像
然后她甩掉鞋子
蜷缩在女人怀抱中,睡着了

2014年,叙利亚内战中
父母双亡的小男孩
忽然想起了父母
跑到父母坟墓之间,睡着了

2014年,在山东聊城
某留守儿童宋俊毅
在墙上画了一男一女的图像
然后挤在两个图像之间
完成一张“全家福”……

哦!多么不幸的宋俊毅
他只能像他们那样
用幻想来感受爱
多么幸运的宋俊毅
他尚有望在未来,真正地被爱拥抱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2 09:39  荐稿编辑 瑞雪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325-1-1.html


2:克文|诗六首

活着就好


绝大多数人
还是好好活着
这不是什么奇迹
我惊讶的是这次网络不佳
按了两次发了两个重复的帖
居然没被警告没被禁言
随时还能找到自己真好
我的声音不在别处
始终还为自己的呼吸作证


空椅子

那么多空椅子空着
空空得每张空椅子
仿佛都坐满空空的灵魂
没有谁为谁忏悔
没有谁为谁沉默
每个日子里的空椅子
每把空椅子上的空空的灵魂
如此随意与散漫
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


小心翼翼


不敢咳嗽
怕惊动家人和四邻
偶尔长叹一声
都会有理解的目光
不敢写诗
怕惊动语言的囚笼
不是疯子却疯了
还不如发热去
不如等待漫长的检测去


救我

疯癫的力量
只会让更多的人疯癫
没人救我
我的晚宴
丰盛着国王的剩汤
还有王后多余的甜点
救我的酒杯
还正在敬酒
酒杯里的酒也正准备疯狂


没有几个词语


没有几个词语可以表达悲伤
也就不必沉溺其中
内部的风麻木之后
寻找樱桃成熟的欢乐
我们就会停留在雨停的地方
其实也没有几个词语
可以表达鸟的鸣唱
即将破晓的清晨
我们的梦醒来都是起点


那么多的墓碑

那么多来不及树起的墓碑
那么多来不及刻上姓名的墓碑
我们不知道在哪里
老日子不会再带我们去寻找
新日子也不会带我们去发现
在未被述说的或者早已报道的墓碑
都是那么静寂
仿佛静寂就是世界上
最容易被忽略最遥远的花园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7 20:31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349-1-1.html


3:李飞骏|诗二首


莲的秘密

连天的碧叶中
藏不住你的孤独
千百的莲花中
你是自我放逐的个体
你静静地立于水中央
以整个大明湖为道场
听着千佛山的晨钟暮鼓
一时念观世音菩萨
一时念阿弥陀佛

你不是500年前的夏雨荷
也不是1000年前的李清照
你是在唐朝明月的指引下
从南方之南来千里寻亲的女子
多喝了半碗孟婆汤
你忘记了他的模样
倒影中,你偶尔会想起前世

你一皱眉
柳树的三千烦恼丝就乱了
他就是那个进京赶考路上
对你500次回眸的男子
在岸边,远远地守望着
一朵莲完整的秘密
满湖的细雨
都是轻轻的叹息


严肃生活

说正能量呢
严肃点
你负能量的身体
需要补充五百斤的中国梦
在老乡群、同学群、家族群
你必须摘下口罩
但摘不下长在脸上的面具
面对一个个熟悉的名字
都保持着两米的社交距离
你不能一本正经
也不能一点正经没有
你不能不认真
也不能太认真
不要谈毛衣战,不要谈小渔村
不要谈方方,可以说圆圆
不要谈米帝国主义,不要谈瘟疫的源头
不要谈高考顶替案,家丑不可外扬
可以谈养生,不能谈养老
可以骂药费太贵,不能谈免费医疗
可以爬山,不能翻墙
可以抖音可以快手,不能问啥是推特
可以骂城管,不能骂网管
可以谈韭菜、韭菜水饺
但不能妄议镰刀
否则,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你要承担好友退群的责任

严肃的生活往往是对牛弹琴
或教猪唱歌
或给驴子谈诗与远方
你还必须把生活进行到底
不能笑场,也不能退场
前面是岁月的坑
后面是命运的悬崖
你无路可退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5 04:48 2020-7-4 09:08   荐稿编辑  沙漠 紫槿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254-1-1.html


4:钱松子|诗五首
  

夏日


越肥沃的阳光越苛刻,
像怀旧,并不是管住了自己的嘴,
就没了小肚腩。
青山绿水,一直在那里,
有人迟到,有人早退,
脚踝沾上了草叶是另一种活法,
暗示着出千。
而我连牌也认不全,
我的话硬得没有流汗体面。


七月

如果没有吆喝,
怎能习惯从街头巷尾投过来的眼神?
在我的结交范围,
屋顶松软,夜鹭谨慎地恋爱。
废报纸上的寻人启事提高了我的阅读水准,
知识与怜悯同病房,
不排除敌意。
每年如此,任阳光反复拍打肉体,
催促树荫的比例,
累了,一头栽倒在地。


端午

排很长的队,不代表客满,
赤足,并非断去道路,
我是跟着莲花混的,
即便摆摊,浑身上下一笔也不会少。
想象池中之水,
每个动作,都是在谋求契合,
一腔淤泥何必发慌?
拿出读书的狠心,华灯裹于腹部,
市井里那么多穿制服的人,
“最多掀起一阵尘土。”
我眼拙,毕竟看得见肉色。


青椒


夏日青椒开了暖气,
如软底鞋,在论政如角力的瓷盘上,
先于我滑倒。
挖掘从盛饭开始,
舌尖结束,碗中数批志士,
其实就是被一抹绿激起的愤懑,
齿间一阵碎屑。
“天空是突然坍塌的”,
幸好有屋顶,
我娴熟喘过的每一口气,
衣兜都揣着瓦片。


大象

厘清大象与电梯的关系,
有个过程,
她曾经是个美人,
半岛酒店,一住就是十年。
十年,寒暄不起皱,
如果有幸,遇见抵足而眠的人,
也不必担心,
哪天被锯掉床脚。
床脚是一个小写的词,
有时歧义,有时回荡体重,
在星夜失恋,
是她最喜欢的运动。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8 15:14  荐稿编辑  周焱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378-1-1.html


5:指墨|诗三首

辽阔

抬头就能看见天空,刚洗涤出的湛蓝
洁白的羊群涌向了远方
浩荡的草木掀起绿潮,一枚叶片载着一滴雨珠
沉浸于纵横交错的脉落

我和一群蚂蚁踩着同一条路径
搬运月光和日头
每个足迹或划痕
都濒临于大地之腹


一把空椅子

它看上去有些疲惫,时常与我耳语
——吱吱吱,吱吱吱

白桦木纹酿出的漩涡,终究爬上了我的额头
西风磨去了它的棱角,圆润
贴合
我像一枚榫头 嵌入,填充了薄凉

百年以后,一把椅子空着
坐满了灰尘


高考


天空拉开了卷轴,江山即将在白纸上勾勒
墨云淡开
红旗袍支撑着,并非油纸伞
一百个诸葛 抡起蒲扇,掐算天时
地利、人和

一些皮影在慢慢聚拢,手舞足蹈
他们撕下了自己的面具
排成了省略号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8 13:38  荐稿编辑  周焱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375-1-1.html


6:雷岛|诗二首

一次旅游经历

我喜欢探险。一次旅游
一个极偏僻的地方
突然内急,东找西找
发现一个
很久不用的老旧厕所
进去,吓了一跳
里面布满了蜘蛛网
我用一根树枝,轻轻把
那些网,给破坏掉
才顺利地解决了问题
过程中,我时刻担心
从四面八方冲出
无数的毒蜘蛛
织一张大网,把我罩住
我将在那偏僻之地
极不雅观地终老,而且
无人知道,无人收尸
现在想想,还心有余悸


退休经

我提前让自己退休了
退休是什么意思?你能听得懂吗?
虽然我年龄也不小了
但在世俗的眼里我还很年轻
远没有到退休的年龄
每逢酒桌上听别人介绍我的情况
或自我介绍这个情况的时候
有些人就会很吃惊
他们吃惊于,我这么年轻什么都不干
怎么生活?你看,他们就没有听懂
退休的意思,世界到处都会有些傻叉
我都不好意思说明白,怕羞辱他们
我也不愿意一次次地向他们解释
我的个人情况,这毕竟是我的隐私
还有的说,这不是太颓废了吗?
总得找个工作吧?
我非常感谢这种对我的关心。但是
那个啥,我找工作我还退休干嘛?
当然这句话我不能当面说出来
虽然情绪上需要这么说,但酒桌上
还是不能说,为了礼貌
为了别人的面子,为了和气
他们不知道我有比所有伟大的工作
都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做
给他们说也不懂,可能还会引起
他们的嘲笑。我只是嘿嘿一笑
说喝酒喝酒,兄弟我认识你很荣幸。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9 11:51  荐稿编辑  王美林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410-1-1.html


7:紫槿|不要试图让一只羊学会感恩



被啃噬过的草原,露出
褐色的表皮
养肥的羊,正赶往下一个牧场
白云,不停的变换身形
适应天空的脸
一双黑手,在看不见的地方
正调动千军万马
雨水,制造生机
同样,也制造灾难



不要试图让一只羊学会感恩
掠取,是生存的本能
她唯一愚蠢的
是一边享受猎食带来的快感
一边以践踏的方式
回报草原
她没有想过
生命的绿洲
也是用慈悲托举出来的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9 07:35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400-1-1.html


8:琉璃姬|爱酒的人
  
我从来不曾告诉任何人
我那些嗜酒如命的风流事
就像缝缝补补的衣服
爱上一群不该爱的女人
如今已经数不清有多少弹孔
  
浅吟,短命,羞于去见见月下的李白
把酒高歌是去年的往事
一条蛇在血管里游走,
用的是现代诗的手法
李白不喝酒,他也中不了状元
  
我从来不曾告诉任何人
我的身体是一只废瓶子
它承载不了我的思想,并且把酒精射向月球
用痞子的语法敲出醒着的病句
这是一个圈套,或者说是一场阴谋
——我从来不曾告诉你
  
是的,我并不打算告诉你
没有酒,我们陌生得像仇人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4 11:15  荐稿编辑  黎落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234-1-1.html


9:鵎鵼|诗二首

水蜜桃和核桃


步行街上,一枚暗褐的核桃
突然向我迎来
她沟壑纵横的脸,双颌塌陷
稀疏眉毛下凝滞的瘦潭

她曾经的水蜜桃的身段,皎洁满月上黛色的远山,远山下
苇丛绕岸的两泓秋水
顿然向我
流淌过来


宝石和果核


虫子在虫珀中永生
花瓣在花珀中长眠
金发在发晶中永存
密林和珊瑚
躺在绿幽灵和彩幽灵内
永垂不朽

果核们没有宝石们幸运
它们一动不动,在果核内安眠
而干枯和皱纹,分秒不停
向它们逼近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9 17:11   荐稿编辑 王美林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419-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新诗网

GMT+8, 2020-8-15 04:09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