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2|回复: 17

雪域高原上的浅吟低唱(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9 11: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布达拉宫

你的呼吸
拂在我面颊
虽然轻微
我感受得到
每一个宫殿
都是你的肺腑
我用最轻的脚步
屏息走过
如果我不小心带来尘埃
请你原谅
我的身体不会再来
我的心就此长驻


遥望南迦巴瓦峰

你的美
来自比云还白的雪
比云还白
这世间除了这里
没有比云还白的雪
比云还白
人的脚印踏不到的地方
才是真正的天堂


牦牛头骨

挂在墙上
你成了圣物
活着
却要忍辱负重


可可西里

无人区
是个悖论
无人区
人何以看见
就像量子理论
我看见你时的样子
已不是我未看见
你时的样子


饰物

一个藏族小女孩
卖给我一件饰物
有点贵
但我没犹豫就买了
因为我买到的
还有她的清澈
如果换个地方
换个人
即使便宜一半
我也会摇头走开


长头

一个中年男子
三步一长头
他腰间拴一条绳子
另一头系在
一个七八岁的
小女孩腰上
小女孩亦步亦趋
也三步一长头
她表情肃穆
动作一丝不苟
我的敬意被这条绳子
扯得
一疼一疼


雅鲁藏布大峡谷

遇雨
崖壁上车轮打滑
无数的弯道
如同鞭打过来的闪电
时时闭眼
不敢正视这份惊险
我后悔来到这里
但也窃喜于
打开了身体
尘封已久的部分


羊卓雍措

从山顶看
淡雾
蓝水
绿岸
谁的画笔画出的
珊瑚枝
来到湖边
我上身的白
下身的黑
也融进这幅画里
还有我的手
也像珊瑚枝
在清波中
摇动
就像
未曾沾染过
这尘世的
悲伤


藏羚羊

生活在4100—5500米的
冻土高原上
飞跑起来时速达110千米
我看向窗外
干硬起伏的冻土上
灰黄的短草结着冰霜
蓝天下的雪山
纤尘不染
在这无人的仙境中
唯独不见藏羚羊
也许无人只是假相
我想象着
曾经的岁月
成千上万只藏羚羊
汇成钢铁洪流
在这片高原上
飓风般纵横驰骋
那时它们是
这高原上唯一的王


大昭寺

人流中我是最静默的一个
我内心的颤抖应和着
金顶下风铃的轻吟
我背负着我的影子而来
它是我的宿命
也是我灵魂的尸体
我从地球最低端
一步一步上升到
你温暖的额头上
我的泪水不会在此刻掉下
我怕它的轻佻玷污了
你的庄严


午课

年龄七八岁到十五六岁
一群孩子
穿着喇嘛服
盘腿坐在佛殿里
跟着他们的老师
念诵经文
我从他们中间走过
好奇地打量他们
而他们视我如无物


岗巴拉山

一个上午
大雾中
车子像水里迷路的鱼
游过去又游回来
走着折尺形
到山顶时
大家的腿脚都软了
5500米的高度
看天空
如此阔大
看人世
小得波纹不起


灌顶

在扎什伦布寺
经过喇嘛面前时
他边念经边
抬起刻满岁月纹理的手
轻轻抚在我头顶
我低头合掌
像儿时
接受父亲的抚爱
也像走失已久的游子
在梦中回到他的家园
我看见一片蓝色的湖泊
微风撩起光的发丝
我在低泣中消融
所有的苦难
投生为
白云下
遍地的青草和
沟壑中的野花


仓央嘉措

在八角街转角处的
玛吉阿米餐吧前
我停下脚步
人群如潮水前涌
我如礁石屹立在这里
据说它原来是个酒馆
仓央经常在夜里
偷偷溜出布达拉宫
来此与他的恋人约会
在这红门黄墙白帘混搭的
色彩中
我辨认着仓央消隐的面容
倾听着窗子里他吟出的情诗
我想走进去
和他喝一杯
但我怎忍心
惊动他爱的细语
在拉萨
我走遍了每一个角落
只为了遇到他
我走进去
在他坐过的窗边的位置
坐下来
此时大雪如莲花飘落
我看向窗外
似乎在等待我自己的爱情


大雨中的拉萨

经历过无数场大雨
我熟悉它
就像熟悉我的影子
摇着转经筒的老人站在树下
伸手抚慰这只暴怒的野兽
城外高耸的群山躲进浓雾
布达拉宫散发新生儿般的清香
经历过无数次沮丧与热泪
在拉萨的大雨中
我心忽如止水
大雨就像下在隔世
万物从梦中醒来
看见一切安好


雪山

隔着沟壑遍布的冻土高原
天际处
是一脉闪着白光的雪山
它如此鲜亮
将人世衬得幽暗


夜经唐古拉山

火车载着人间灯火
登上唐古拉山顶
星光浩瀚
我的窗口也是一颗星
也许无数颗星星后面
都有一个窗口
都有一个眺望的人


在扎什伦布寺接了一个电话

我以为自己
已经超脱了
转佛塔
拜佛殿
境妙乐
心无住
突然一个不得不接的电话
把我劈下云端
我发现自己
仍在人间


夜拉萨

走在一条
幽暗小道上
隔着两条街
透过粗壮大树的枝叶
隐约看到布达拉宫
身着灯火盛妆的天姿
走在城市
灯光于我已是旧友
无数夜晚
它帮我清洗
我满是污垢的身影
在拉萨的夜晚
我不需要灯光
我往黑暗里走
往自身的深渊里走
我想看见那里的灯光
把我灵魂的茅屋照亮


山坡上的人家

几间飘着经幡的房子
随意散落在
青青山坡上
木栅围成的院子
牛羊偶尔唱和一两声
一个骑马的藏民
悠然而行
风起
我看到她飞扬的长发
原来是个女人
哨声响起
火车催我的行程
但我却想留下来
如果那女人单身
我愿意做她的情郎
生生世世生活在
这青青山坡上


天葬台

鹰鹫黑色的翅膀
从天葬台上空劈过
葬礼在这里是残忍而
慈悲的
以尸身为食物
喂养鹰鹫
不留骨渣


雪域高原之上

头顶有苍天
山水隐神灵
我略躬腰身
以示谦卑
与人言语
不敢大声
每晚取出肺腑
用灯光一遍遍濯洗
让它
像雪山一样
纤尘不染


站在雅鲁藏布江与尼洋河汇合处

这世上最大的神迹
莫过于水的存在了
两条水
来自看不见的天际
绕过千山万壑
凝望
牵手
相拥
彼此进入对方的身体
诞生一个全新的生命
它宽阔明亮
宁静
又蕴含着巨大的能量
它在我面前
转弯
去向未知之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9 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佳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9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腊月问候,创作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9 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欣赏,学习,,问好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29 19: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漠 发表于 2021-1-29 14:45
拜读佳作,,

问候诗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29 19: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姚大鹏 发表于 2021-1-29 16:21
提读欣赏,学习,,问好老师

谢谢诗友来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9 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的美
来自比云还白的雪
比云还白
这世间除了这里
没有比云还白的雪
比云还白
人的脚印踏不到的地方
才是真正的天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9 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9 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万事如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29 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精彩的一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GMT+8, 2022-6-29 06:28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