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2|回复: 16

捅破了阳光,看见了浮尘//刘幼民2021.4月选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29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幼民2021年4月自选诗


有一个叫128团的地方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
我看见十万亩棉田,棉花都在天上飞
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下方
有一个叫128团的地方
那里的每朵棉花活得自由自在。棉朵上
站着二十四位长老,每一位的寿数都超过九十九
他们见过神,见过鬼,也见过讹兽
讹兽其状若兔,人面能言,常欺人,颠倒黑白,言恶而善
目睹上下五千年,二十四位长老用了
二千四百年时间
告诉二万四千位路人
可以信神、信鬼、信讹兽
既然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
那就应该多加一份自信。在128团的棉花云里,二十四位长老
一次次道成肉身。聂鲁达的第三只耳朵可以在这里
倾听到大海的歌声

2021.4.1


家养的兔子


兔子的尾巴
长过消失中的记忆
那是一层窗户纸
捅破了阳光,看见了浮尘
兔子嘴咀嚼着
一分为二
演绎辩证法。疾风骤雨
不该刨根问底
与人打哑谜
兔子急了咬破谁的手指
能吃肉的兔子
准备吃掉
买单吃梦的草莽

2021.4.2


转生


因为羡慕人世
一只蚂蚁死后转生为人
因为羡慕蚂蚁生活
一个人死后转生为蚂蚁
这一切几乎同时发生
一个人和一只蚂蚁
在同一个地球
同一个地方死去活来
他们再次见面时
没有忘记互相问候
只是,年轻的蚂蚁很快就开始抱怨
大声疾呼:剥削压迫有罪
他忘记了曾经赞美蚁王
美貌英明善于统治
年轻的小伙子也开始抱怨
没有金钱,哪来的自由
它也忘记了它是感染了
人间流行病所以去世
他们说着话,脑子突然断片
完全不记得:他曾经是它,它曾经是他
他们形同陌路
一个走向水房
一个钻入蚁穴

2021.4.3


清明


今天,适合于影子
从我面前一一飘过,且无论
他们来自于牧野,长平,巨鹿,赤水,官渡
或是八公山、越秀山,岱山、黑茶山、歌乐山、牛头山、贺兰山
是神、是鬼、是浮土沙暴灰尘
无论远近亲疏,无论贤愚贵贱,无论善恶忠奸
我都会高举杯盏,点燃香烛纸钱,请他们停下来,坐一会儿
喝点,吃点,拿点,带点
受我一鞠躬,二鞠躬,再鞠躬
过去大家不在一个世界上,姓氏繁多
现在阴阳瞬间重合

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只是
走着走着,有的人走成了影子,有的影子走成了人物

2021.4.4


黄昏

一队蚂蚁
非常隆重
抬着一只苍蝇的遗体
缓缓走向黄昏
连落日也为它们
准备了一把眼泪
此时此刻
沉默变得如此重要
许多人驻足。敬为上
像是夫子门生
扬长而去的
是急于投胎的
旋风

2021.4.5



树突

柳木书架向下扎根
我看书的隙缝:生出绿叶,开出花红
许多电光泡影,许多人来人往
安抚树突,触摸鸟巢
每个鸟巢,都有心肝肺脾肾
有一天,手臂终于合不拢
抱不住当年的树苗
只好转身,背靠大树好乘凉
下坠的诗意,飞散的鸟鸣
都要用一生完成。摘下头颅做个句号
完成精彩
就去归零

2021.4.6


黑夜拿走我的影子

黑夜
拿走我的影子
将他一声不响的塞进
马路边上的
一个邮箱
多少年过去了,这个邮箱
伴随着那条马路
走了又走,停了又停
却不知道
黑夜
要将我的影子
投递到哪里?接收的会是谁

2021.4.7



酸儿辣女



贺兰山没有建岳王庙
只把满江红
挂在酸枣树枝头
任它日晒风吹雨淋月耗

好在贺兰山
还有许多炙热的石头
岩心点燃一把火
烧着烤着说着笑着追着抱着
邋遢沟不缺漂亮姑娘

漂亮姑娘不爱瘦金书
不爱宋公明
不爱朝天阙
偏偏爱石头。看不完摸不够,枕着石头睡大觉

吃石头堆里的红酸枣
哎呀,倒掉的不是门牙
倒掉了青春宝
你怀里有了酸儿辣女
落地就是宝贝,叼着两个太阳闹

2021.4.8


老银川


老银川周边有过很多沙丘,连绵起伏。有界无边
小伙伴是动荡不停的海洋
乘风破浪曾是
水兵的理想。描绘远景墨画
海市蜃楼。每幅都不缺故事人物
我追四脚蛇
捉沙婆婆
常常把船开进陌生人梦里家中
白蒺藜扎手,野兔脚扑朔
时针走的不缓不急,听自动陀旋转的声音
不知不觉,兔崽子长大了
回过头去,那些沙丘
被一座座高楼大厦践踏。海洋只遗留下退潮的脚踪
我不觉得自己渺小。只是在滩涂怎么转
都找不到
坍塌的家

2021.4.9


被锁在邋遢沟里的卡夫卡


一些破碎的石头,涌向泄洪沟,整齐的声音从鞋底伸出了舌头
宣传队煎熬着好事多磨的麻雀。笑声嘁嘁喳喳
造就了一批活跃的树枝。卡夫卡坐在厂长用旧图纸制造出的新汽车里
身体不断摇晃在彩色唾沫轰鸣着的洪流之中。横渡吸引眼球
一丛羞答答的酸枣树,一只绿色身体的虎头蜻蜓
一群发着情的呱呱鸡,和一群不解风情的蓝蝴蝶跑向山坡
厂房里空气锤被山火烤的上蹿下跳。小炉匠给反射炉加煤
一块块红铁自带光芒,在山花花烂漫之前,又被一遍遍纠正着表情
卡夫卡肌肉酸楚,他有洪水从天而降的感觉,骨头都在摇动
可是,小炉匠手中的红铁,明明一脸奸笑
上帝啊!少不更事,也不担事。眼睛闭上,耳洞大开
浪笑声里,邋遢沟的山峰缓缓移动,像是一重重门户合拢
伸手是拒绝。摇头是叹气。芝麻虚脱了一样
他被锁在邋遢沟里。心里究竟害怕些什么
只有蚂蚁可以倾述。看着嘴动,舌头从来不会发出声音
卡夫卡用手语与触须们交流。在极度黑暗里
他的脑袋膨胀,头发脱落,身体萎缩。恍惚中他与那个小炉匠合一
一块红铁渣烫瞎了眼睛。现在不用眼了
积水向身体回流,卡夫卡听见整个秋天,邋遢沟四处漏雨——

2021.4.10


司阍人

打不开网页,敲不开门
厚墙和窄门都是无形的
奇怪的是,自己觉得无隙可入
有人却能进出自如
难道说这墙,这门都是火眼金睛
看我是个乔装打扮的妖精
进了里面的花园
一会儿变蜜蜂,一会儿
变蝴蝶。其实,这里是个诗意栖居的花园
真正的妖精是不请自到的司阍人
他想让这里荒芜。他抓蜜蜂蝴蝶
有的人漏网
有的人粘在网上。但是没有人看见
司阍人的模样。他习惯于
装神
弄鬼

2021.4.11


走到头就必须拐弯

世上所有的路,只要是路
无论路有多短,哪怕
只有几米、几十米
都会拐弯。向左,或是
向右。世上所有的路
无论有多长,哪怕
长到看不到尽头
也会走到头。走到头
就必须拐弯。拐了弯再朝前
或者并入更宽的路
或者并入一条窄路
并入更宽的路,哪怕宽到
比长还要宽的路上
还是会走到头,还是
要拐,甚至要多拐几个弯
所有的路都是拐来拐去
所有走在路上的人
也是拐来拐去
拐到无须再拐
也就再无回头之路

2021.4.12


彼岸

我看见遥远的彼岸
先是轮船、舢板
从一幅画中滑过

然后就竖起了一道高墙
黑褐色的墙体
视力无法穿透
墙体之上只有太阳光芒万丈

在我身旁坐着远洋轮船长
他听我陈述
一会儿点头
一会儿迷惑

他说你看到
真正的彼岸
是心灵感受到的海洋

2021.4.13


心愿达成

他准备着出家
念经是必修课
虔诚是必修课
但是父母腿脚尚健

等了五六年
终于到浙江
一个什么山剃度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再见面时雨打芭蕉
侃侃而谈。他说
主持有三处房产
出门开车更是星光灿烂

有信徒捐献金枝玉叶还有其他
现在可以早上游泳,晚上爬山

始终没有说原以为会说
出家后从西天取来的玉液琼浆
不用说都是些冥想。他是悟道了
在用平常心聊度余生

2021.4.14


蜜蜂闯入八卦阵


向阳花开,开出多少绺阳光
蜜蜂闯入八卦阵
谁都有第一次。蜜蜂第一次
听人叫它采花大盗
第一次摇身一变,居然变成了蚂蚁
其实,这是八卦助它溯本追源
飞将军原本也就是奴隶
想出来的翅膀。飞一飞
蚂蚁一样可以放飞自己
从自家的田埂地头
飞进帝京。飞成蜜蜂
春天,百花开放
蚂蚁在百花丛中一无所长
因为怕被误称采花大盗,做回了本行
从未错过一次回头。回头一次
就会绝望一生。豁出去了
蚂蚁向自己的梦索要翅膀
这一次,是返祖?是进化?还是跳胡旋舞

2021.4.15


剪纸

两头红牛从窗户上
滑落
玻璃做的草地
收拾的太干净
连人情味都被当做灰尘抹去
没有了免疫力,也就
害怕与花粉暧昧。两头红牛
还没有头痛发烧
就起了皮疹。过敏体质
浑身上下,处处塌陷尽是漏洞

2021.4.16


体检何尝不是倒行逆施

体检抽血,我的老旧血管
不配合,故意让自己萎缩
大江大河流过
一泻千里。为了爱情
不为仇恨。医生手里的针头
不怀好意
它要求一个走向天堂的人
继续困守在地狱
看着核废水往太平洋倾倒。有人被杀被害。有人喝了农药
血管变得太细,换了两个人扎
还是扎不出血。血管却把针眼哭青
令它痛苦的,不是钢针要与它亲近
倒像是它不配接受人世间对它的这份爱惜

2021.4.17


太阳蹲在地上


太阳蹲在地上
每个人都发挥着想象
一个光棍汉看见
太阳在嘘嘘
光着的屁股居然没穿亵衣

那位老太太却在着急
太阳先生腿脚不便,坐在石头上
站不起来,好心人扶他一下

太阳也没闲着,它在设想
天上如果有十个太阳,它应该
跳起来杀掉哪个?要不要
留下一二,登陆和平精英

其实,最好还是拉上川普
把脸抹黑从此混迹于江湖

2021.4.18


在大山深处

在大山深处,喊一个人的名字
他回应的声音和我的
一样陌生。其实回应的是一块石头
它坐在我的正前方
对着面,他不认识我是谁
我也不知道他的姓氏
我们打完招呼,我继续走,继续说
他也欢天喜地像是遇到了知己
一直等到他落在我的身后
回头再看的时候
方才发现,他是那样的孤独寂寞
想要说的话,全让我一个人
七七八八说给了山听

2021.4.19


玉泉营

玉泉营这个地方
有过历史,驻扎过军队
坐落在贺兰山东麓
现在的名字:闽宁镇
估计还会升格成
闽宁县,闽宁市
一个有过历史的地方
不一定要有来头
有了历史,又有了来头
就像女人,有了姿色
嫁入豪门。姓氏荣辱
就会随着男人的脚步
刷新紫粒葡萄的版图

拥有想象力的味觉却不在版图之中

2021.4.20


从一种植物那里感受社会发展的过程

它有过
许多的名字
最早我叫它“洋芋”
那时的记忆至今不忘
嘴巴喜欢洋芋擦擦,肚子混个半饱
后来把它驯化成了西沙窝的山药蛋
很多人叫它土豆。越土越有自己人的味道
再后来它就被加工制作成薯条,薯片,开了洋花
在肯德基做鸡腿,蛋挞,面包,可口可乐的自贸伙伴
沾着番茄沙拉酱,面对一张扑克脸,体验掐头去尾的快乐

2021.4.21


小区草坪上


小区草坪上
群狗嬉戏
狗屎遗落满地。与人争权
却没有狗狗排放狗屁

2021.4.22



贺兰山化成了水


贺兰山化成了水。怎么看
就怎么神秘
山上那座早已出世的破庙
没有了僧,没有了道,没有了香客
依然祥云缭绕,石头儿个个土头土脑

2021.4.22


他在人群中闪烁
——包钢集团通报一炼钢工人跳入渣罐身亡


“他在人群中”
偶尔闪烁。只有“针尖大点”的光芒
“平庸”是每个人自带的伤口
他们都有“缝合伤口”的方式
有人炒股,有人赌博,有人喝酒,有人卖淫
有人嫖娼。“我只会写诗”。还有其他
“不致命”的小伤可以叠加
为了缝合伤口,往往会“制造”出来更多更重的伤口
新伤口拖着旧伤口。就像“炒”股票
你买它就跌,你卖它就涨。“割肉”割到
遍体鳞伤,痛苦难捱的时候,这个人
选择了在“太阳落山”的那一刻
“走进”被十条火龙
整座抬起的“山岗”。我看见他“抱着太阳”大哭

2021.4.23


哀歌

离开邋遢沟的时候
我四十,邋遢沟二十
它跟着我度过了
二十个春夏秋冬

我在那里,这些石头
你帮我扶,陪我一起仰望星空

我离开了,它就散成一个个石头
没有了住家,没有了厂房
连机器也锈成了
铁渣

2021.4.24


我以为的贵族

入春之后,第一个飞进“家”里的
是只黑色污点的苍蝇
“不作不死的
又来了”
我故意大声,说给它听
并用下意识找出战绩辉煌的蝇拍
在它的面前,反反复复做出恐吓的动作
它明白我的意思。也知道
进错了门,没有生还的“可能”
但是它气定神闲
唱着歌,飞东飞西
在许多“玻璃”面前,没有发生过一次错判
把“死路”,误作“活路”。它说那是傻鸟的眼睛
常常被光线吸引,又被现实撞得头破血流
到了生死关头,它还在鄙视
比它大的“鸟”,那它就不会鄙视
比鸟还大,更有趋光性的一个“人”吗
“保持一种姿态最为重要”
我以为的贵族
大概就是这样
最后一刻,我很阳光,毫不遮掩的
温暖了花草树木,也温暖了一只洋洋得意飞走的苍蝇

2021.4.25


菩萨

马路红灯叫停斑马线
靠过四轮推车
老人小脚端坐
伸出了绣花鞋

屏住呼吸三寸金莲
无语人生想叫奶奶还是姐姐
话涌到嘴边万千感受
阿弥陀佛
恭敬
弯腰
您老,您好,您慢

其实
我也不知道
年轻人会有那些想法……

2021.4.26


联想常常使人丧失了行动力


鲜花丛中切叶蜂忙忙碌碌
它们与花匠
分属不同的阵营
但是,忙碌都是为了生存
切叶蜂有更多的家人
当花匠把机关枪对准他的敌人时
我意识到死去的不只是
几个手无寸铁的切叶蜂
而是它们的家族,面临着灭顶之灾
空巢不是人类社会独有
我那不争气的联想力
非要把人类历史中的各种苦难
放到自然界的范围一起思考
生存如果是黎明,死亡就是黑夜
很难相信所有的生命
同样宝贵
杀戮者理直气壮
食物链像是竖立在世界中心的十字架

2021.4.27


一个没有定成分的人


他在扛长工,所以会很穷
他拒绝了最好的机会
拒绝了很多人的恳求
在斗地主,分田地,定成分的时候
他非要当地主
穷够了。所以不愿和
村子里的
二流子站在一起
抢别人的东西,会让自己更穷
他的东家被气得痛哭流涕
抱在了一起。这个人
没有定成分。就住在
地主家里。地主崽子喊他叔,喊他爷
许多年过去了
他的坟和东家的坟并排埋在一起
周围长满庄稼,晒在太阳地里
好日子,坏日子
同样寂寞单调
刮风下雨的时候,有人听到蛙鸣

2021.4.2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4-29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勤奋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4-29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笨鸟先飞。谢谢老师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4-29 16: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м
ж












ж



Χ


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4-29 16: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喜欢最后一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4-29 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贺兰山化成了水。怎么看
就怎么神秘
山上那座早已出世的破庙
没有了僧,没有了道,没有了香客
依然祥云缭绕,石头儿个个土头土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4-29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好诗,能让人静下来好好的读。问好!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4-29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漠 发表于 2021-4-29 16:21
最喜欢最后一个

谢谢老师支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4-29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云引长空 发表于 2021-4-29 17:01
贺兰山化成了水。怎么看
就怎么神秘
山上那座早已出世的破庙

下午好!谢谢老师欣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4-29 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姚波 发表于 2021-4-29 17:21
这样的好诗,能让人静下来好好的读。问好!老师。

下午好!能让老师喜欢,我很荣幸。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GMT+8, 2022-6-29 05:02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