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0|回复: 18

三月的几个练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5-5 0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三月的几个练笔

★春雪

雨作先锋队已铺路一整天
还不是收兵时辰
飞扬的花瓣,赶来战场

这终于平安的平原
终于盼得了一场上苍的
抚慰
熬了一个冬天的人们

朋友圈里的祈愿比雪多
比雪干净,我费尽了心思
也没办法长久保存

愿雪保佑雪们
愿菩萨保佑菩萨们

2021.03.01/00:07

★三月的情诗

一种抒情从玫瑰色口吻里
飞成蝴蝶的靠近,以此让微寒的
春风生出柔软。像刹那
停顿了流水,对视拦住了
奔忙的齿轮。早已挺拔的爱之树
果实青青,花香悠远
我却在你眼中得到
它初绽的喜悦,像暖阳轻覆
山峦,露珠被鸟鸣震动
远去的朝霞重新装扮了清晨
你的敲门,我没敢应
而门自己打开了

2021.03.01/23:00

★梨花香

树是喻体,也是母体
十八年前放飞了一对白鸽

偶尔的通话
是关于更小一对白鸽
留守在枝丫间,有干净
面容,有未被欺负的笑声
不知早春的雨夹雪
早已湿润夜归人的眼睛

善于隐藏的星辰如梦
用力的闪烁换做另一种方式
装饰着面容
在看不到的地方
白发一根根在发光,对此
心知肚明而不宣

我们说着很好很好
穿过人间的风也温柔

2021.03.02/23:45

★之间

夕阳提着灯笼缓缓走
一些牵绊让奔波难以停下
依恋的手指抚摸高楼的笋尖
盛大而凄美。钉子户
居然升起了炊烟,如神的
叹息。庭院里杏花正浓
新到的东风,吹过来
又吹过去。像旷古的尘埃
未曾有过变更。

2021.03.07

★明月敲窗

桂树的小闪亮,编织着柔软的网
高贵和低微都笼罩其中
享受同等花香。独坐的人
是一个用时光打铁的狂想主义者
承认对人间有罪感,又无力去补偿
由着风从故乡来,像从昨日来
找到一道裂缝,撬开并掀起
用剥茧的方式审视这些年
流离得到的所谓的果实
在爱面前,变成毫无意义
又在肯定与否定之间的徘徊
如同悬挂在窗外的月亮
一边丢下残缺,一边找回了满

★红酒

一小座海,摇晃的火焰
有时它是宁静分出来的一块
自留地。车轮茉莉的体香穿过月光
像四下里,不知名不疏远的虫鸣
湿漉漉黏住呼吸,舒缓了背景音的紧凑

生活慢了一拍,微醺带动
旋转。涟漪荡出去,又
荡回来,带走的一节属于旧事
却没带走心底的星光

我享受着怀抱起伏的温度
可是小倩哟,我不是仗剑的人
打不破这层层樊牢

月光微凉,像雪

2021.03.10

★梨花辞

她立在空旷里,用雪一样的
语言填充着空旷
这样就不是孤独了
张开手,让风带着掌心的
光芒,飞——

蝴蝶的问候多么短暂
对于稻草人的衣衫,一薄再薄
梦也是。昨日是青春的断崖
雨后的沙锤娇小而希冀

白鸽落翅,留下了一段仰望

2021.03.19

★余晖

将军卸甲,大麾覆在山峦
挺立的脊梁得以抚慰
安静是从此刻中分离出的柔软词汇
把所触之物再做一次摩挲

而破碎的酒盏,让倦鸟的低飞
有缓缓醉意,它扯开村庄的沉默
沉默又被明知无人归来的沉默
撑爆,铺了一地

炊烟无法成为永恒的标志
路没让脚步把自己走得太远
声带上逐渐消失的微颤,似乎
还能再撑上一段距离

2021.03.19

★一种冷

浅草扶风。两种柔软的事物
叠合出一个午后的
云与影,淡淡一层像蒙住飞鸟
向往的辽阔未来

小公园里一棵杏树
对另一棵用花事狂轰
以千万只嘴巴,喊着对
雨水的渴望。经历人间薄凉的心
祈求上苍能有一点垂怜,能分给它
攥紧芽苞并松开手掌的勇气

它却没发现,死亡
早在严冬把另一棵狠狠宠爱了

像半年不联系的H
突然世间再也没有了她的痕迹

2021.03.11

★凫

阳光走进半页日记
有探入感,黑字如一粒粒
水底的顽石,不可擦去的是否
代表某种永恒?

我对人世有多少执念
就期待有多少爱意

处于平凡,继续着旅程
凭借对美梦的幻想
未知具有的诱惑,一次次去
各种水域探寻,仿佛就能获得
彼岸的答复,或者救赎

人海汹涌,再硬的石头
也无法保住真相的完整性,总
觉得少了一些什么
可阳光悬浮的暖,像善良坚持着

2021.03.11

★榫卯

遭遇是一种斧子,劈开拳头
掌纹如网,如街道,如那些关系

这时我不会说
命运这个缥缈的词,棋局更是
一个喻体,每走出的一步
都有骨头支撑,同样骨头是
核心的载体,对错又有什么差别
在土地上存活的,都会
以多形态被土地接纳

当我遇到一个流浪的疯子
他行走,发声,果腹,活着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是在流浪
也是一个疯子

像水,在更多水里
那么地贴切。哦,这整整一块
水域,是美好的

2021.03.14

★种树

想起春节祭祖,五年前种下的
白杨,有合抱腰身
已搭了雀窝。占据我以后
归去时预留的大概位置
抬头望了望天,很蓝
是这十几年常见的那种干净
不像小时候,灰蒙蒙的
夹杂着尘土味。在天边的地方
更多树挡住了曾经的丑春天
四代人用四十年种出一道新长城
阻挡住黄沙和陈旧的记忆
却阻挡不住嘴里的风

2021.03.15

★荡漾

草木用应时的姿态
疯长一段光阴

在人间,把自己想象成一棵树
也可以是河里的一滴水

投身其中,看似相融
又保持着单独而完整的本质

有时起风了
有时碰到礁石或弯路

2021.03.19

★白菜

浴霜后的胖美人,有水嫩
模样。严寒施展出百种酷刑
却让她的乳汁泛起微甜

像保持初心,接受更迭
和灾难的人们,骨白血红地
从象形文字到竹简以后的纸页中
走来,看似断了
又被发掘和发扬的传承

当春风用极小极细致的手
剥开牡丹花瓣,噌噌窜出了
金色的灯盏

2021.03.19

★氧气

爱到了极致,就会不露痕迹
就变成习以为常的东西

祂不改变什么,或者没什么
被改变,也不用征服的
方式去吞噬,只在原地保持
所特有而又无所有的姿态

有时祂是一阵风,让某种花儿
说开就开。或者是暖
让候鸟年复一年有追寻的理由

我们说起垂暮时的星
果子被摘光的深秋,蝴蝶的翅膀
沉睡在露水般的充满
悬念的清晨,像我们的手
握着未知,又没未知可用来握

2021.03.19

★井

身居低处,尘世汲取
活命的光和养分,苔藓的一生
也充满了颠沛流离

山川是放大的沟壑
翻过一座又翻一座,有时是背起
背着走很长的一段路,放下后
成为不是其他人的另一座

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神迹
只是众人编造的美梦,它温暖而善意

让我总在星光满天的夜半
看月亮,盼着大一点,再大一点

2021.03.20

★青梅

女儿五岁。扎丸子头
喜欢穿裙子,给小兔子喂糖果
跟它讲白雪公主,从不捏它耳朵
只抚摸它背部被狗咬去皮毛的
伤疤,又问我什么时候
它会长出新的?
这个难题让我局促
从早晨到深夜,还没给她
一个合适的答案,何时才能让
小兔子真正的完整如初
该怎样告诉她世间的种种曲折?
此刻她睡着了,脸上的肉肉
还是软的,像她的心

2021.03.21

★如水

眼前的池塘,定是舍弃了
对远方的追求
放下了对海的斑斓幻想
才留下来的

在此豢养白鹅,用星光的针线
缝补漏风的童年,剥开云层
让春雨轻轻拍打拔高的垂柳苗

敲门的喜鹊是穿梭在
昼夜间的精灵,它带着
岁月更替的那种坚硬音节
震动波纹转移到额头

深处是眼神如初,直到我走向
更大水域。这是我次次回头的原因

2021.03.22

★还差一半就圆的月

行至中天,周身的小亮片
稀疏,已过了豆蔻
有些东西不得不改变,一藏再藏的
只适合放进夜里,如同悲伤
不可显露于众

望月者,依旧身处险境
受绣花针的指引,在钢丝上
表演木偶剧。寂静如雪
覆盖和安慰都是一张惨白的脸
而一千人有一千种沸腾
就有一千条江水的一千种流浪

都是孤独的。月亮也孤独
她的语言挥洒着,像飞落的
蒲公英,等待一场失眠的春雨

2021.03.23

★馥

松木含翠,花钗点缀着刚下轿的
季节,小嘴们说出一些
软绵绵的话。阳光捻出金丝线
像对视。渲染。同化。
陷入浩大网中

风是邮差,把昨天打包
让今天站在枝头,鸟鸣涌动下
此刻被推向更远处。旧事。朝代。
找出口

山中行走,无法成为其中
一员。无法花开。而在山外
又觉得思想,阵阵萌动

2021.03.24

★乡下的月亮

炊烟轻了又轻,往事
在虚空里构成重现的烟花
童年转过一个路口,就
成了寻人启事

星光依旧,像被泥土香
撑起的祖辈的粮仓。白鸽
在夜里低飞,不变的箭矢寻找
迷失在追梦路上的青涩

风中传来虎啸,正盗取庙宇
的香火。撑开深井的翅膀
找不到遗忘的春雨,祂左边是
利器,右边拿眺望的盾牌

自己把自己切割。而挖井人
还有头颅,一次次上扬

2021.03.30

★割韭菜

风过人间。不死的根
生出不死的生活。梦是养分
也是站在阳光里的理由

浇水和指方向的手掌,拥有
播种之外的另一层含义

戴安全帽的蜜蜂来一趟
带走仿佛用一生积攒的糖浆

白蝶分羹了春天的幸福感
她抖落的鳞翅,虚弱
胜过久病的残雪

甲虫穿黑衣和绿盔甲
柔软正被渐渐失去的痛感蚕食

而它们不哭,在土地内部
结疤的心又恢复了向上的梦

等天降甘霖,也等风
吹开心里干净的花。不是悲伤
是低处事物的无奈和善良

2021.03.30

★不押韵的街道

夜雨后,燕子在积水处
留下一道影,和房屋背后的
融合,被安慰了一遍的人间又
棱角分明起来。枝头的热闹
比昨日少了许多,蜂蝶也
少了许多。寡居在旧城区的
杨阿婆,推动三轮车
去挖一些野菜换钱
太阳从楼群的缝隙探过来
刚好装满一车。燕子停在电线上
爪子抓的,很紧。

2021.03.3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5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过作品,问好诗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5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几个喜欢的~亮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5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新作,点赞,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3 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赵安琪|诗六首

榫卯

遭遇是一种斧子,劈开拳头
掌纹如网,如街道,如那些关系

这时我不会说
命运这个缥缈的词,棋局更是
一个喻体,每走出的一步
都有骨头支撑,同样骨头是
核心的载体,对错又有什么差别
在土地上存活的,都会
以多形态被土地接纳

当我遇到一个流浪的疯子
他行走,发声,果腹,活着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是在流浪
也是一个疯子

像水,在更多水里
那么地贴切。哦,这整整一块
水域,是美好的


种树

想起春节祭祖,五年前种下的
白杨,有合抱腰身
已搭了雀窝。占据我以后
归去时预留的大概位置
抬头望了望天,很蓝
是这十几年常见的那种干净
不像小时候,灰蒙蒙的
夹杂着尘土味。在天边的地方
更多树挡住了曾经的丑春天
四代人用四十年种出一道新长城
阻挡住黄沙和陈旧的记忆
却阻挡不住嘴里的风


白菜

浴霜后的胖美人,有水嫩
模样。严寒施展出百种酷刑
却让她的乳汁泛起微甜

像保持初心,接受更迭
和灾难的人们,骨白血红地
从象形文字到竹简以后的纸页中
走来,看似断了
又被发掘和发扬的传承

当春风用极小极细致的手
剥开牡丹花瓣,噌噌窜出了
金色的灯盏




身居低处,尘世汲取
活命的光和养分,苔藓的一生
也充满了颠沛流离

山川是放大的沟壑
翻过一座又翻一座,有时是背起
背着走很长的一段路,放下后
成为不是其他人的另一座

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神迹
只是众人编造的美梦,它温暖而善意

让我总在星光满天的夜半
看月亮,盼着大一点,再大一点


青梅

女儿五岁。扎丸子头
喜欢穿裙子,给小兔子喂糖果
跟它讲白雪公主,从不捏它耳朵
只抚摸它背部被狗咬去皮毛的
伤疤,又问我什么时候
它会长出新的?
这个难题让我局促
从早晨到深夜,还没给她
一个合适的答案,何时才能让
小兔子真正的完整如初
该怎样告诉她世间的种种曲折?
此刻她睡着了,脸上的肉肉
还是软的,像她的心


割韭菜

风过人间。不死的根
生出不死的生活。梦是养分
也是站在阳光里的理由

浇水和指方向的手掌,拥有
播种之外的另一层含义

戴安全帽的蜜蜂来一趟
带走仿佛用一生积攒的糖浆

白蝶分羹了春天的幸福感
她抖落的鳞翅,虚弱
胜过久病的残雪

甲虫穿黑衣和绿盔甲
柔软正被渐渐失去的痛感蚕食

而它们不哭,在土地内部
结疤的心又恢复了向上的梦

等天降甘霖,也等风
吹开心里干净的花。不是悲伤
是低处事物的无奈和善良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5-5 01:23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4 17: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刀不磨不快,信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5-14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安琪的诗,越来越有味道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5-15 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美林 发表于 2021-5-5 11:03
读过作品,问好诗友!

问好美林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5-15 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漠 发表于 2021-5-5 11:45
有几个喜欢的~亮亮

问好沙漠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5-15 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忘了也好 发表于 2021-5-13 22:18
赵安琪|诗六首

榫卯

问好美女老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GMT+8, 2022-6-29 05:27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