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1|回复: 5

笑容也如陡峭中的花朵|低着头畅诉一腔胸怀|好戏是不是才准备上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9-22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以心猜心

我们见到的鸟儿都是快乐的
它们不是在飞翔,就是在歌唱
它们有许多的快乐无法表达

我看见一只鸟在水边饮完水
它竟然用翅膀轻轻拍击着水面
发出音乐般的声响

它不是为了饮水
也不是为了捕鱼
它重复这个动作只能别有含义

它的快乐无法表达
它的心情无法说出

有一天它们会不会因此
创作出自己的文字乃至诗歌

@肉身菩萨

那一刻,肉身突然变得僵硬
笑容也如陡峭中的花朵

你毅然决然地放弃人世
可人世依然不愿放弃你

他们在你的肉身上刷上金粉
也刷一些俗世赞美的目光

活着时,只配远远地向你跪拜
坐化后,在你身上大动手脚

那矗立在殿堂里的还是你吗
如此辉煌的金身

那低眉笑眼的还是你吗
记得生时,你也曾金刚怒目

你在亲身经历过的百年
仿佛还不够隐忍

他们又强送给了你
屈辱立世的一千年

@水龙头

平时总是静默着低头
将影子投入白亮的瓷盆底

打开时依然低着头
低着头畅诉一腔胸怀

都说你是龙,且为你正名为龙
即使二月二,你也不曾高昂起头颅

是的,你虽常轻言细语
却也曾激情奔涌

但无论如何你从不愿抬起
抬起你那含泪浅笑的头

@誓言

人群在进步,队伍拥挤
我们慢慢地挪动脚步
去看那发光的誓言
写在一张皱皱巴巴的烟盒上
还带着淡淡的烟草香
写这字的人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
几个大大的字,如金字深刻
有一个字错了,没有更正
等不及了,要上战场
这一去多年,那个人至今
没有回来,也没有成为英雄
却实现了自己的誓言
死在了那个关键的时刻
也许是清晨,战斗刚打响
也许是黄昏,大家正在打扫战场

此后经年,我们见过许多誓言
文字秀美,用词考究,语法得当
楷书,行草,仿宋体,打印稿
他们起草时都很认真
都发誓要信守承诺
都热血翻涌,不怕牺牲生命
都没忘加上一句
如果祖国和人民需要……
那些誓言都夹进了档案袋
提职,升迁,挪了很多地方
最终化为灰烬。有的还同主人一道
钉在了耻辱柱上

哦,誓言,谁的短谁的长
谁的永久如炮声一直在响
谁的短促如一声憋急的体腔之气
向下,笔直地向下
砸在了自己的脚后跟上

@散步小树林

拥挤的枝杈在不断改变生长的方向
而稀疏的枝条总是自由地伸展

它们都只有一个目的
见到阳光

拥挤的需要竞争,你死我活,皆细长
稀疏的往往一枝独秀,粗壮

有人说过:阳光,谁也不能垄断
在这片小树林子里,可不一样

@羌

这是一个很古老的族
他们是羊的变种
羌,很响亮

在一个朝代很强盛的时期
他们就敢于举起矛,举起自己的思想
甚至更多的时候,不是被动的应对
而是伺机而动,主动进击
面对大汉朝,无人能敌的羌
反叛,投降,反叛,再投降,再反叛
反复无常,让汉朝的护羌校尉
成为一匹走失于西部大漠的孤狼

他们手中有火,有血
有冰冷的弯刀与神赐的投枪
还有大雪、冷月与笛声
他们放牧和抢夺边关的牛羊
为它们解除羁绊,引向高高的山岗
他们与之同种同类
都是天空的孩子
人间的羔羊

在西部,如果你见到某人身披羊皮
手执一支骨笛,行走在旷野上
他吹出的决不仅仅是曲调
他在呼唤他的兄弟,一群长角的羝羊
一会儿就会蹄声四起,大地震颤
白云席卷深谷山岗......

@落水者

十岁时落水,差点成为水鬼
二十一岁落水,已然成为熟练的踩水者
在宽阔的水面载沉载浮

四十一岁那年不能称之为落水
重返长江边,夹岸的桃花诱惑我
我像少年那么冲动,一头扎进她的怀里
浮出水面,头顶一片黑泥

此后,再也不曾落水
水已经淹没我所在的人间

@白天的灯光

对楼的阳台里
大白天吊着一盏灯
黄色的灯光呈十字闪亮
缩在阴暗的窗含内
被外面一幕阳光虚拟着
如一只睁开的眼
洞穿阳光下的一切

我不敢过久地看它
又不自禁地过一会要看它
这是人的好奇心作怪吗
其实,我没有看到它的秘密
反倒仿佛是它看穿了我

我突然记起
对面曾有人坠楼
会不会是那个忧郁症患者
留在尘世虚幻的眼

@一堵颓败的墙

阳光看起来非常热烈
我走过一堵颓败的墙
我的影子投在墙上
我发现,它到处都是破洞
便立即飞也似地逃离
我害怕多停一会
我的身体和思想也会变得破败不堪

@旋覆

一场夜雨过后,小树林边
开着的旋覆有几株贴到了地面
被泥土粘住了
阳光下,金黄的脸污浊一团
仍然努力做出快乐的样子

匆忙的行人都没有理会
只有散步经过的我见到了
想起年少时在乡下
努力挣扎的自己
便弯腰伸手,轻轻地扶了一扶

让它们得以支起身子
将一张纯真笑脸
朝向那灿烂天空

@立冬

窗外的天空蓝得如湖水
楼群上的阳光如金色的大厅

树还是那么绿呀,在成都
人还是那么多呀,在成都

这是个盛产妖精的城市
没有冬天
这是个缺少冰雪的城市
没有寒冷

有人买了一根火炬举过头顶
递给了坐于肩上的小女孩

她快乐接过,低头舔了一下
真甜!红色的冰奶涂满鼻尖

鸽子正展翅飞过他们的上空
银色的飞机更在蓝天上划着白线

@你是一只好苹果

苹果烂了,早晨醒来
我闻到它的腐败之味
在告诉你之前,我要
认真想想。是否判断失误
腐败之味冲击着我
在清晨敏锐的神经反应特别强烈

我真的感到和闻到
一只苹果远在千里之外的客厅
开始腐烂。在你伸手之时
电话响了,那是我打给你的长途

亲爱的甜苹果
茶几上的苹果烂了,不要吃

@没有暂住证的暂住者

这是个法律事件
也是个现实问题

我不是合法暂住者
但也不是非法侵入者

没有暂住证可以暂住这个城市
就像寄居蟹寄居在海螺壳

辛酸咸涩的海水
需要身体膨胀后得以排空

而我却没法排空那些加身的辛酸与咸涩
我寄居此地日复一日身体开始萎缩

成都在四川盆地的底部
寄居蟹掉入了马里亚纳海沟

压力成倍上升
海拔无限负增长

新开通的城市之眼
闪着红色的光亮

锁孔中的寄居蟹
在大海中被无限缩小

@一扇高悬的窗

高高地悬在墙上
太阳如瀑布飞泻而下
尘埃也如瀑布飞泻而下

我们接住了阳光
同时,也接住了尘埃
还有那道不真实的虹

我们没有办法
将阳光与尘埃分开
也没有办法萃取那虹

其实,那不是窗
只是墙上的一个破洞
其实,那不是虹
只是我们当年虚幻的梦

@仇人

为什么不要
人活一辈子没有几个仇人
算什么人生
如同没有爱过几个美人
一样乏味
即使是纯粹的单恋
也很精彩

仇人在世上大都活得比我好
这也是他们的可恨之处
坏人都比较嚣张
且有数条命,比狐狸狡猾
比狼凶残,比夜猫还阴冷
一般长寿,能寿终正寢

我们身染仇人的气息
见面却还很客气
没出现瘟疫前还握过手
虽然一背过身去
就在裤子上反复擦拭

极有可能
我的仇人不以我为仇
我之所谓的仇人
他还不自知
这不影响我们的仇视关系

当然,仇人不一定是他人
也可能是假想的
某物某件事情
或某位离不开的亲人
包括自己

我的母亲在我小时候
经常骂我
“我前世与你有仇
今世你来讨债?”
等她死去多年
我还在回味这句话
经常想得泪流满面

@好戏是不是才准备上演

拜登竞选获胜
整整24个小时后
普京没任何动静……

早在2011年
在接受《纽约客》杂志采访时
拜登讲:有一次,我
会晤普京的时候
对他说——

我正在注视你的眼睛
我不认为你有灵魂

普京看着笑了
说,“我们彼此理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2 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佳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9-22 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天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4 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方编来读,顺祝秋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9-28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0-7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自读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GMT+8, 2022-6-29 06:53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