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4|回复: 11

诗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0-21 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向日葵

一年一个生长循环
抛下一颗头颅,生长另一颗头颅
这些头颅没有思想
跟定一个更大的头颅
不停地转动
身躯不太粗壮
脸再大、笑得再灿烂也无用

这些旷野上的兴奋者
迈步向丛林向山岗
风雨无阻地傲然耸立
立志将爱献给高高在上者

脚下的土地本来凹凸不平
却被渲染成遍地黄金

@风声

风声很紧的时候
花朵纷纷从树上逃离
其实就是些谣传
却表现得凌厉且煞有介事

我们曾是风声的制造者和传播者
以自己所站的位置为限
尽力地蛊惑和渲染

有时说桃花是血
有时说雪花成泪
而当雪打桃花时我们便说
遍地血泪

@天空

儿时的那块蓝色玻璃
已经被晴天霹雳击碎
散成星星点点
将人世折射得面目全非

有些风仍不知疲倦地扫过
在那里留些无用的划痕

@牧羊的老汉醉了

一怀的虱子抖落
零散成满天的星星

羊皮件的味道有盐与血
鞭梢还带着火

口腔里呼喊的落日
眼看着坠下了那边的沟

醉眼里的苍鹰还在旋转
你山巅上牧的那门子羊咧

只怕放纵着它们
啃缺了半山,又啃向那月

@悬挂灵魂的旗杆

在西北经常会碰见一根旗杆
高高地耸立,没有升旗
在风中偶尔发出咣当的声响
我经过这些地方时感到奇怪
便问当地人,他们都讳莫如深
次数多了,我感到诡异
便悄悄地问那个
来自江南的导游小姐
她说,你不知道呀
西北的冬天来得早也冷呀
我说这与空旗杆有什么关系
她说,有呀,你不知道呀
灵魂不怕寒冷嘛
我说这又与空旗杆有什么关系
她坚持说,有呀
寒冷的天空下
竖一根旗杆招回死去的灵魂
悬挂其上,守卫这一方平安
那时,我正站于一根杆子下面
下意识地望向杆头
不禁打了个寒颤
引来她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对她的话我将信将疑
至今真假未辨

@书签

一本旧书里的书签
与书一道由白变黄生出霉斑
失去了往日的花色
翻开时,它还坚守着那份职责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
被派往此地执守
书中的故事与承诺
激动人心的语句聚集于签旁
如眉批一样淡化
有谁还能记得

几粒灰尘何时挤进来
如门缝之间
漏几滴光亮的剑气
杀死了一只蚕食的蠹虫

@废品站

半新的电器,或已经短路
一张木质沙发,设计新颖,也被抛弃
儿童的毛茸茸狗熊豁开了大口可笑地笑着
大量的书本,纸张泛着九成新,不乏其册
装帧华丽,内容暂时无法探知
自然,也有肮脏的,破烂的课本
以及手写的练习册堆积如山
等待着化为浆,重新变成商用包装箱

哦,社会在进步,历史在飞转
所有的文明都得轮回
化为纸浆
我们坚信,只要耐心等待
经历多少次的毁灭与重生之后
空白之处皆会重新印刷上文字

@借火

还记得小时候火柴的珍贵与难求
母亲总是在晚炊前去邻家借火
收集几块无用的布片,裹紧
于邻居灶堂里点燃,吹灭明火
将火种小心捧回
在自家灶堂里重新引燃柴草
这其间得使用技巧方得成功
而我总是被唤去吹燃火苗
母亲的脸在火光下笑着
那样子我至今记忆犹新

那些火种都已经熄灭了
借火的人已经不在人世多年
当我打燃新式的灶具时
火光中偶尔能见到她的笑脸
还有那脸上沾着的草木灰

@谁能相信上帝及信徒

那些基督徒在忏悔
他们所犯的罪
然后心安理得
继续去犯同样或更重的罪
如此不断地轮回
他们的上帝总是原谅
并赐福与他们
所以他们乐此不疲
且更加肆无忌惮

这些事实不仅发生在两次大战中
而且发生在目前的世界,特别是中东
或更加久远的之前
甚至无法想像多久之后

@充电

接通手机与电源
将电量冲成18:57
窗外暗了一暗
一闪,一只鸟撞了南墙
扑楞着翅膀与世界抗争
如果它此时电量耗尽
是不是再也难以飞起来

万物皆蓄电
只是电量略有不同
人足够思考,鸟足够飞翔,手机足够上网
就好。需要充电时都得躺倒

窗外的鸟灰头灰尾
掉下几根羽毛,挣扎着飞走了
手机19:30,电量中等线黑
信号呈鸟的翅膀展开状
长线依然灰色不宜畅想
宇宙相距还很遥远
有我们充足电也难达到的地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21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及物且有感人之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21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亮读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0-21 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主持人来读并高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21 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许承云|诗八首

向日葵

一年一个生长循环
抛下一颗头颅,生长另一颗头颅
这些头颅没有思想
跟定一个更大的头颅
不停地转动
身躯不太粗壮
脸再大、笑得再灿烂也无用

这些旷野上的兴奋者
迈步向丛林向山岗
风雨无阻地傲然耸立
立志将爱献给高高在上者

脚下的土地本来凹凸不平
却被渲染成遍地黄金



风声

风声很紧的时候
花朵纷纷从树上逃离
其实就是些谣传
却表现得凌厉且煞有介事

我们曾是风声的制造者和传播者
以自己所站的位置为限
尽力地蛊惑和渲染

有时说桃花是血
有时说雪花成泪
而当雪打桃花时我们便说
遍地血泪




牧羊的老汉醉了

一怀的虱子抖落
零散成满天的星星

羊皮件的味道有盐与血
鞭梢还带着火

口腔里呼喊的落日
眼看着坠下了那边的沟

醉眼里的苍鹰还在旋转
你山巅上牧的那门子羊咧

只怕放纵着它们
啃缺了半山,又啃向那月



悬挂灵魂的旗杆

在西北经常会碰见一根旗杆
高高地耸立,没有升旗
在风中偶尔发出咣当的声响
我经过这些地方时感到奇怪
便问当地人,他们都讳莫如深
次数多了,我感到诡异
便悄悄地问那个
来自江南的导游小姐
她说,你不知道呀
西北的冬天来得早也冷呀
我说这与空旗杆有什么关系
她说,有呀,你不知道呀
灵魂不怕寒冷嘛
我说这又与空旗杆有什么关系
她坚持说,有呀
寒冷的天空下
竖一根旗杆招回死去的灵魂
悬挂其上,守卫这一方平安
那时,我正站于一根杆子下面
下意识地望向杆头
不禁打了个寒颤
引来她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对她的话我将信将疑
至今真假未辨




废品站

半新的电器,或已经短路
一张木质沙发,设计新颖,也被抛弃
儿童的毛茸茸狗熊豁开了大口可笑地笑着
大量的书本,纸张泛着九成新,不乏其册
装帧华丽,内容暂时无法探知
自然,也有肮脏的,破烂的课本
以及手写的练习册堆积如山
等待着化为浆,重新变成商用包装箱

哦,社会在进步,历史在飞转
所有的文明都得轮回
化为纸浆
我们坚信,只要耐心等待
经历多少次的毁灭与重生之后
空白之处皆会重新印刷上文字



借火

还记得小时候火柴的珍贵与难求
母亲总是在晚炊前去邻家借火
收集几块无用的布片,裹紧
于邻居灶堂里点燃,吹灭明火
将火种小心捧回
在自家灶堂里重新引燃柴草
这其间得使用技巧方得成功
而我总是被唤去吹燃火苗
母亲的脸在火光下笑着
那样子我至今记忆犹新

那些火种都已经熄灭了
借火的人已经不在人世多年
当我打燃新式的灶具时
火光中偶尔能见到她的笑脸
还有那脸上沾着的草木灰




谁能相信上帝及信徒

那些基督徒在忏悔
他们所犯的罪
然后心安理得
继续去犯同样或更重的罪
如此不断地轮回
他们的上帝总是原谅
并赐福与他们
所以他们乐此不疲
且更加肆无忌惮

这些事实不仅发生在两次大战中
而且发生在目前的世界,特别是中东
或更加久远的之前
甚至无法想像多久之后




充电


接通手机与电源
将电量冲成18:57
窗外暗了一暗
一闪,一只鸟撞了南墙
扑楞着翅膀与世界抗争
如果它此时电量耗尽
是不是再也难以飞起来

万物皆蓄电
只是电量略有不同
人足够思考,鸟足够飞翔,手机足够上网
就好。需要充电时都得躺倒

窗外的鸟灰头灰尾
掉下几根羽毛,挣扎着飞走了
手机19:30,电量中等线黑
信号呈鸟的翅膀展开状
长线依然灰色不宜畅想
宇宙相距还很遥远
有我们充足电也难达到的地方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10-21 08:06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21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1-10-22 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0-22 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忘了也好 发表于 2021-10-21 22:02
许承云|诗八首

向日葵

谢谢忘了老师推荐,祝编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0-22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编辑老师来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1-10-22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诗友来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GMT+8, 2022-6-29 04:50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