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2|回复: 0

《诗歌周刊》403期原创诗歌荐稿(与平台同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17 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忘了也好 于 2020-4-17 13:49 编辑

1:雷鸣|诗五首

换装

请记住,我用善意提醒你

二月就是一把恐怖的沙子
被掷进遍地桃花的三月
当花瓣纷纷落难,还沒顾及回头
四月睁大了双眼
凄凉的张望着似梦初醒的天空

那些玩世不恭的厉风,盲无目的
似剑侠般与阳光追逐,除了人间
就连瑟瑟偷生的小草小虫
也要强行欺辱,从不放过
它绝不会因春天的来临
而放弃对善良的无情嘲弄
就像狂涛恶意侵蚀与世无争的礁石

面对失控的四月,庙宇点燃了香火
没有人再敢卸去厚厚的寒衣
饱含经年的伤痛,总觉得天意难测
这四月的脸说变就变,沒人敢信
四月,曾经繁花似锦


相术

出家人不止一次告诫自己
对满世界的花花草草不应该有奢望
可变调的钟声和无常的天空
让他再次决定改变命运

他可以在木鱼旁静坐如石
他可以在佛像前信誓旦旦
但他必须学会芸芸众生的拥有
学会爱慕妻妾
学会驾车云游
学会争风吃醋
学会酒肉穿肠过
学会凡人的所有岁岁年年

一袭布衣是天空的屏幕
大大小小的风雨
没有人知道在幕布里做了手脚
我们只能相信,活着才是生命
出家人为生活剪去黑发
与那些衣冠楚楚的君子相比
卑微的人只为贱命讨个活法


空气

从来没想到,空气来势会如此凶猛
在每一个角落窥视人间的举动
它要逼退每一个企图跨越的脚步

有些人被关进空气的边缘
如果想多活一天,必须向空气叩跪
用绝望,乞讨有可能飘至的幸运
假如空气给了你一丝同情
这便是你的万幸,应该以泪相庆
与那些失去空气的人相比
等于你拥有了活着的自由
那是何等的幸运,必须躬身感恩

我活在烟尘比空气多的地方
我得到的灰尘往往比空气更多
而我的咽喉里有太多的尘土
有时为得到一丝丝的空气恩赐
自贺良久,我知道空气不属于我
所以,我需要付出更多的乞讨


相术大师

把几片沧桑的古老城砖竖起来
让你看看隐藏着多少个朝代
当然,至于城砖上溅满的血印
早已被风雨铅华侵蚀
你所看见的只是一块沉默的旧砖

如果,我胸前挂几块城砖面对你
你会发现,我从唐朝走来
但不排除更早或更迟的朝代
我会用这些旧砖证明血淋淋的传奇
还会证明硝烟之后的战绩

同样,我把几块旧砖背在身后
你或许只看见历史长河中一些残忍
但我可以用文字装点掩盖
那些心潮澎湃之后的失败
我尽力用另一种幕景来描绘

昨天的真相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布置另一个未来


旷野

请允许我来到人间
请原谅我活在人间
我想体验人间的幸福与茫然
于茫然中看别人逍遥呐喊
于呐喊中捡来那么多亲切的幸福

如果你不曾见识过天界的黑暗
至少你见过星星坠落时的孤寂
纵然有日月阴阳无数个轮回
难免有黑夜与白昼的生离死别

请允许狂风怒吼
请允许乱雨飘摇
请允许同一个天体有不同星光闪耀
请允许旷野里有野蛮与斯文赛跑
我们手握同一支风筝的命运
我们都在紧紧拧着那根丝线
大地之上.一起遥望天空和远方
随后,我们各自想入非非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13 10:55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3250-1-1.html


2:彭树|诗四首

口罩本体论

所有借口罩说事的人
都是无耻的

今天,我只谈口罩本身
除去包装和松紧带
口罩的主体,由金属鼻托和三层面料
热压而成。

我们合计着一个口罩
将近2块钱的净利润
一天的产量是10万个
这绝对是一门
普度众生的好生意啊

机器的订金已付大半
但是直到今天,3月中旬
全国的新增病例
即将清零的尾声
我们的机器还没有安装到位

中央联防联控工作组的新闻
发布了:疫情已经
得到有效的控制
全中国的人都舒了一口气

广播里甚至已经在讨论
即将到来的报复性消费
什么奶茶、火锅、烧烤
和女人的新衣

只有我们这几个投资了口罩厂家伙
煎熬的像锅台上的蚂蚁


心忧炭贱愿天寒

国家有难
我们难过
难过之后
我们鼓起勇气
买了台口罩机

三月下旬
疫情渐淡
我们不能为自己即将泡汤的生意难过
依然祝福祖国
平安,昌盛

四月刚进
日韩失守
意大利岌岌可危
及至中旬
美国超过10万本土病例

原先以为打了水漂的
几个股东
喜笑颜开:
真是他妈的伟大的转进


在无尘车间


检查第一组,包装上没打生产日期
不合格
检查第二组,松紧焊接点易脱落
不合格
检查第三组,熔喷布没有执行运输防尘
不合格
一直检查到最后一组,没等巡检员开口
临时找来的计件工就说
没关系,这是出非洲的


断想

在无尘车间里
适合做有关红尘的抒情吗?
那些男男女女的青年计件工
在复工大潮的裹挟下
被从劳务市场运抵此处
他们最初的心跳
也是纯净的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12 20:09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83194&page=


3:皿成千|诗六首

篱笆


三根桩大隐于闹市中,我打算
把它们招集回来。先想到
去国家机器里找一根,后想起来了
一根在学校,一根在医院
那些地方,我多么熟悉却陌生
一只蝙蝠从武汉飞出
又一只果子狸跑来,还有穿山甲
它们,找不到自己的洞口
人类的嘴、鼻孔、眼睛和手脚
甚至每一处毛孔,都张开
我听到也看到,这世界鲜活的生命被惊扰
倾巢而出,封住
一块月光,又封住一块夜色
像栏栅封住了左右车道,逆行者
和吹哨人现身时,我也在场
有些话到我嘴里不能变味
从我嘴里出来也不能害了他人
仿佛配戴了一只无形口罩


疫情之下

我情感很狭隘,不可辨说
从未像现在如此关心生命和粮食
在江西老家,一个多月基本上足不出户
新冠病毒堪比定时炸弹呀

问了两次父亲,咱们存有多少
米谷,地里青菜
够不够十几张嘴吃
又向深圳同事打听,福永镇怎样了
几时可以复工,可以发工资补贴家用
下十围村,租屋房东,劝我先别返深圳
公司通知,到深圳后自己隔离十四天

我在深圳已经一个星期,最怕
街道突然传来坏消息,其次是老家
再其次是整个深圳,或者全国

别喷。我能幸存下来
都是托身边这些人的福,前世十年
才修得共此一船,也多亏今生
向来谨小慎微,珍惜缘分
和眼前拥有的一切,这个
才是真实的我


春雷

大雷响声从去年冬天发出来
从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发出来
从主任医生艾芬的胸襟发出来
随后发出顺读一响反读一响
发出拼音一响外文一响
发出繁体字一响甲骨文一响
发出PDF文档一响图码一响
还一响接一响,竞相辉映
但是早早地还是迟了一步
百花已然凋谢中
但是白衣胜雪,可兆往后的年年岁岁
但是在春天,能容忍多少删除
没有结果
冬季拖到下一个秋季
或者是,倒退一季
有人复姓独孤、太史
更多人改姓慕容、公门、上官、乐正
我赵姓人,光打雷不下雨


毛虫格局分析


看着一群蝴蝶,将天空捣碎
牠奔向自缚,要把先祖
高处的时光追回
茧是你的,翅膀是我的

蚕食,蚕食
一片绿洲,啃成荒芜
牠占有天空运送阳光的秘密通道
牠使江河攀爬悬崖的童真陷入绝境

牠牠牠
牠们


磨月亮

一个圆,他们磨呀磨
在武汉磨,接着全国全世界磨
磨呀磨,两个多月了
一地铁粉钢粉玻璃粉
围呀、堵呀、追呀
方方日记和小引日记
自行车,承载着小小刺头
他们怪轮子,倒了花好月圆的胃口


前面的,您请走好

晴天突然就,听见一声霹雳
武汉,接着以外
所有人都成了灾民
您走得匆匆,却走得并不体面
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用词
其实,大伙儿都在路上
您惊魂已定,分得清神鬼了
我还要努力说人话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12 18:0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83183&page=


4:午夜寒星|诗三首


最后一位诗人

偌大一个工场
只有我一个,被某些媒体
不怀好意地称作诗人
他们说:难得在这样的时代
还能保持一颗诗心
他们看不懂我写过的诗句
却能洞察我的内心
″是人就有一个肮脏的灵魂"
唾沫横飞、相互诋毁,是他们
与人类交流的
唯一方式


荒诞的世界

这世间多美呀
山青水秀、百花盛开
阳光、沙滩、白云、飞鸟……
镜中花、水中月。一副副楚楚可怜
无可挑剔的样子
它们真真假假、虚虚实实
宛如幻境。这人间百事、眼中诸物
无非是草原放牧的羊群
蓝天流逐的云朵
无非是山川遗失的鸟语
河流眷养的游鱼
无非是大地囚禁的美景
母亲诞生的孩子
而他们,每发一声低吟
便会山河震裂、石破天惊


网名

众生疾苦。唯我为最
疾病、贪婪、罪恶、牢狱、仇恨
饥饿和贫穷。它们声势浩大
萦绕于身,如影随行

无独有偶。连一个虚假的名字
也不能独善其身
他们把网名刻入墓碑
镀上金粉,将真身混迹于尘世
那一个个发光体啊
掩埋的马脚,滴水不漏

而我,依然固守着亡灵
一个星灰月冷、作古多年的名字
扮演名不见经传的诗人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12 23:29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83230&page=


5:辽东天赖|螺丝钉

庚子年春天,不知比往年长了多少倍
温暖却少了几成
四处刀声霍霍,满世界尽是血腥
施暴者有寒风,瘟疫
随之而来的五毛党,404,爱国贼以及
遮住星光的蝙蝠,唱赞歌的喜鹊,蒙眼拉空磨的驴......
多方位,多角度,蜂拥而出,淋漓尽致
五千年进化,一望之间,几无头颅
老子有言:是以圣人之智,......常使民无知无欲
孔圣人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秦始皇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
董仲舒说: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 ...... ...... ......
降至近现,则吾不语——
五千年进化,无非是巨大机器又复杂了一些
流水线上的刀具,不断切削出标准螺纹
精工产品,不合用者弃之,或毁掉
艾希曼在耶路撒冷,表情平静:
“我只是一台机器里的螺丝钉。”
有人出语类似,死后被奉为楷模
阳光白白地照,天空中翻飞着翅膀
螺丝钉们看了一眼,认定为假象后,缩回了身躯
已经很紧了,他们还要再往黑暗里拧上一拧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13 13:06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3259-1-1.html


6:杨祥军|大变局

我不得不借助旧药典
翻阅一些卑微的草本
熟悉寒凉温热习性
准备用清明的雨水
熬一锅药
我不得不翻出尘封的银针
在酒精灯上炙烤
尝试摸索身上的穴位
自己给自己针灸
以防备体内的悲伤和雷霆
趁这个多变的春天
犯上作乱
我不得不用棉球塞住耳朵
用春草遮住眼睛
瘟疫横行多时
各种妖言惑众
搅乱人间
我相信草药的效用
可以灭杀病毒
也相信重新出山的银针
能够刺破谎言
东方日出
必将涤荡西方的阴霾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13 09:53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83248&page=


7:周焱|杀生技艺

一把刀,可以杀鸡鸭羊牛猪
鱼,也可以。野生的,需要引诱
杀人者。戈矛剑戟。十八种兵器
威风的狼牙棒,不若机关枪
奥斯维辛,核武器和古老的病毒
一样高效。时间和风,优雅得多
秋,枯槁佝偻的叶子。干净的阳台
挂满被吹瘦的橘子皮。和萝卜干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15 18:04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3373-1-1.html

       
8:闽中林木|诗四首

不怕删

一线医生急诊科主任艾芬是发哨人
为自己被约谈后没有继续吹哨
致使三位同事去世后悔莫及
这篇访谈文章刊出不到一天就被删了
想不到后来有天书甲骨文等版本在网络四起
甚至还出现了外星文版


该做的事情

他不觉得这是一场战役
他不觉得自己是个士兵
他只是一名治病救人的医生
做该做的事情

假如每个官员也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把人民的生命放在首位
不知新冠病毒还会不会
造成世界灾难


数字

我并不关心世界首富一年的收入
一个明星有多少粉丝
中国高铁的速度有多快
甚至中国的经济增长率
我只想知道武汉在疫情中到底死了多少人
三大手机运营商头两个月用户爆减两千万
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或者去殡仪馆领骨灰的人数


第一次

第一次一个千万人口的城市封城
第一次疫情几乎扩散到世界上每一个国家
第一次造成如此巨大的经济损失
而作为会引起肺炎的冠状病毒的发源地  
不是第一次了
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14 16:11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3327-1-1.html


9:周建勇|五月

玛雅,请把我握在掌心
允许我一分为二

一分望东。攻陷春天的桃李
已与春风暗结珠胎
一分眺西。被泪水淋湿的河床
沿着目光开始向天空靠拢

我手执刀刃,切开日子的夹缝
总会发现一个清晰的身影
站在五月的地头
告诉我,生活正在麦田涨潮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11 01:35  荐稿编辑  姚波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3125-1-1.html


10:呆瓜|诗五首

一只蝙蝠的历史

他开了一夜的车
跑遍了这个城市的大小医院
没有一家收留他
他开始觉得自己就是
每夜在窗台前飞来飞去的那只蝙蝠
携带了很多
可以传染的病毒
面对窗子里等待的脸庞
他感到很是羞耻
找了一根绳子
把自己悬挂在桥洞里
和蝙蝠一样
悬挂起来


一只老鼠来回的闯红灯

它会在白天出来
寻找吃的
比如厨房角的碎渣渣
比如茶机旁小孩子无意间
丢落的面包片
它活下来了
但是有一天人们不再出门
整日整日呆在家里
它开始逃亡
冒着生命危险
穿过窗台
顺着雨水管道
来到大街上
太安静了
一条街一条街的跑
闯过无数个红灯
跑累了仰天大叫
这是多么自由的世界


做梦

很多人躺着躺着就做梦了
昨天晚上,我读着手机上的信息
就昏昏睡过去
梦里变成了一粒病毒
飞来飞去,是带着爱意
试着去感动某个好人
去打击一些坏人。后来发现错了
在死亡面前
好人会变成坏人
坏人也会变成好人,就惊醒了
对着黑房顶进行忏悔
我承认不是好人,我怎么会这样呢
而病毒从未承认是好和坏
只想留在这个世界


大雁在逃亡

它们一生都在逃亡
从南逃到北,从北逃到南
困在一座城市里是悲哀的
我这么想
可它们怎么不用百度呢
怎么不用导航呢
怎么不用担心国境线呢
怎么不区分是黄大雁还是白大雁呢
我曾想买很多望远镜
去观察它们
可它们不给我时间和角度
它们有许多苦难
更愿意和天空交谈


路过末日

一扇窗突然打开了
他被吸了出去,横着飞了竖着飞
这时候他像神
没有心跳,没有温度
你们见过的
像蒲公英飞出的种子

他去了三个城市。一个是武汉
武汉的樱花继续落
一个是纽约,自由女神孤零零的看着海
一个是巴黎
成群的鸽子散在广场上
整个世界里没有人
就像整个世界里没有了恐龙

他不相信有梦,相信未来不是梦
昨夜他睡过头了
阳光穿过窗子照在他身上
安静的平躺着,如果罩上一块布
和停尸房里的尸体一模一样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14 09:23  荐稿编辑  姚波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3302-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新诗网

GMT+8, 2020-8-15 03:25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