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7|回复: 0

《诗歌周刊》410期原创推荐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5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成小二|诗八首

羊群部落
      
我见过的羊群很幸福
用吃代替劳动,用白深深记住了自己
偶尔从天空取出一块时间
用来发呆、做梦
甚至想把云朵,喊到山坡上来吃草

青草味被牙齿记住
角记住同类,头羊们娶上小老婆
空中凶巴巴的声音,从不落在它们身上
鞭子发明了草原和天堂
让羊群有无法拒绝的感动和美好

作为属相,羊的血统安装到人身上
可看成近亲,或新品种
温顺善良的叫声
代表整个族群,包括牧羊犬围成的栅栏
古代地图上查得到

活在人间另一角的萨能奶山羊
同样吃草,截尾犬更凶
阿尔卑斯山更高,白羊座从雇农捧上群星之巅
在天空显得尤为尊贵


靠边行走

进城砍柴,难免会遇上老虎
超车道上兴奋的漩涡
一个连着一个,抢道会掉下一张狮子脸
但我不和你们挤路中央

靠边。浅滩上鱼肥虾美
避开风浪,有来去自由的幸福
肩挨肩,脚碰脚,人群里的羊肠小道
一直通到心门口

猫在路边,追着尾巴假装爱自己
我学着小狗的样子
用尿液记住生命
在地球上留下到此一游的记号
并假装从命运里,提取出一份伟大的信息


偏旁

北漂的过程中
一片叶子
由榆钱,变成松针,枫叶
从绿到黄,从一棵树长到另一棵树
像被换来换去的偏旁
多少年无枝可依
除了年龄,也成功换掉了亲人和乡音


风中杂叙

草木单纯,但人间的事看的太多
就有了爱和欲
阳光温暖的日子里
长出太多小欢喜,根在泥土里纠缠在一起
掺杂着复杂的个人感情

尤其是经历过盛夏
植物们长着长着,就开始不讲理
许多病人、假人也混在其中
免不了相互践踏
免不了掉队,免不了被挤到阳光边缘
植物也有厌倦的时候
鸟鸣并不靠谱,那抱团取暖的浓阴
经不起一场冷风的锻打


山外有山

一座山被迫营业
要拿出悬崖
洞穴,无人触碰过的原始森林
在新建的宫殿里
远道而来的神,念出波澜壮阔的经声
这样的开发多么重要
我身体里,也拱起一座山
骨肉重新搭配
种上花草,实在捧不出太好的东西
只能从别处,调来绿装饰自己
朋友们在一起比高低
犹如名山相聚
群峰连绵,有人用天桥、索道消费云彩
拔高的身价,让灵魂吓出一身冷汗


代沟

白天和夜晚之间
裂开大峡谷,失眠横插了一杠子
雨和雪在梦中闹分歧
上热下冷,我身上出现明显的分水岭
南山南,北山北
左耳架起天线
也探索不清右耳朵的秘密
天地间的事,总合不到一起
我与自己有代沟,尤其体现在一棵树上
思想往下沉
老树在脚底下盘根错结
那么多鲜嫩的叶子,排着队往枝头狂奔


再出发

不必担心失踪的蛙鸣
也不必牵挂树木掉光叶子
小物种的遭遇
我也有,与冷风无道理可讲
有时需要假死应对险情
允许败笔,允许一部分功能失灵
先是视觉
后来是听力。再狠一点,关掉周围的环境
关闭自己,就能听到内心的声音
小草躲在地平线之下
感觉死了很久,总能在另一个时间发出新芽
继承并维护这草绿色的人间


星光灿烂

如愿以偿,许多人成了天上的星星
获得永恒和自由
挤在一起,带着人类的旧习惯
假装亲热,但并无走动
有人和云层搏斗,有人在银河系随大流

也有一部分人,组成小集体
天蝎座,白羊座,都有伟大的名字
构成某种势力
北斗星在为天空指路

在天边默默闪烁的
受尽排挤,像潮湿的火柴头
几乎快点不着自己
跳楼的流星,一定想重回人间了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2 22:08   荐稿编辑  野兰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5882-1-1.html


2:云飞扬|诗五首

邂逅

那一晚的陆离
是晃动的炫光和腮红
刀叉和咖啡,仍然
摆在多年以前的位置
音乐一如既往的低缓和神秘
她沉默,他不语
银匙一圈又一圈地搅拌咖啡
乳白的液体一遍又一遍地
摇晃着碗壁
像倾诉,像犹豫
像凤尾琴上走失的一段余音
像时间颤抖着越过山丘、越过城隘
又回到了初始之地


许愿塔

影动,幡动,人来,人去
被填满,被扫离
被落日与秋风反复模拟成
老电影里的某种场景
——时间是一把锁
锁住了我们
称之为命运的东西

尘世中无处存放的爱憎痴
都到此圆满吧


小倩

清晨被星光忘记
落日被黄昏忘记
大漠被春光忘记
远山被颜色忘记
抵达村庄的时候
小桥被流水忘记
经过那扇门的时候
桃花被手指忘记
语言离开嘴唇的时候
一句简单的问候
都已经忘记
只有一件事没有忘记
我央求过府上的西席先生
将隔壁的那位书生
写进书里
名字叫采臣


苍山记

此去苍山,会友
问佛,求道
访隐者
此去苍山,遇雾
逢风烟
炫舞于无尽大道青天
亦可结识浪荡白云
与群峰逢场作戏
却有横崖巨石
将万顷江水
一拳逼退


春声记


风声。月光仍在倾泻末日之城的哀怨
湿漉漉的鸟鸣已啄碎梦中镜像
一箭箭桃花挑破谎言里的冬天
大河一侧。奔涌的群山模仿楚人刻舟求剑
白浪一层层摇动旧城墙
南归的宦游人仍在回望北方
北方,帝国面目于鼓号中渐次展开
金殿中的冕旒苦练催眠术
槛外莲池,幼荷们负戟半举
杀伐声隐约传来
绿色和红色征服者的意图日益明显
它们以信风和流水传递讯号
历史是历史的不断循环反复
杀戮和蛊惑托出一座座新江山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2 19:40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85879&page=


3:冰夏|诗三首

果子

龙胆,黄莲,苦瓜,苦菜,苦参
我吃它们的苦解不了咽喉的苦
我像一株风中的花摇摇头,甩掉水珠,继续舞蹈
我是认真的,说到果子
果子成长的时候
我随着它们渐变的颜色找到了自己
找到了很多很多你的果壳


我的背景

我的背景广阔,豆苗一排,桂树掩映
供云影徘徊,人影穿梭

白英攀爬、伏地,引鸟喜食之
引人适时消肿、清热,少喟叹

当夜幕降落,我吞噬整个宇宙
仅仅为了释放一个无意的眼神


刺槐

我一次次走出槐植村
大风爽直,蒙雨漫卷,一次次挡路
树丛太绿,惹人回头

刺槐枝上两排刺
是猫的牙齿咬断午后的梦
刺槐花开便一串,
是猫的眯眯眼,挂得天空只剩眯缝
我想说的话一串串
一开口,国王马上撑伞下马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3 14:45  荐稿编辑 王美林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5916-1-1.html


4:古岛|诗七首

敏感词

一个词,在词典里
流浪,在风中翩飞
一个词,活着活着
就成了敏感词
在看不见的空气里
亡命天涯

如果,一个诗人的
名字,也成了敏感词
他的诗,就会成为毒药
送暴君一命归西
他的诗,也一定会
成为春药,使这个春天
嗷嗷大叫


稻草

一根稻草
挽救了落水者的生命

一根稻草
压死了不堪重负的骆驼

一根稻草
充当导火索,点燃了思想的炸药库

一根稻草
在时间的暗夜里,为历史编年


油菜花:黄

越是渺小的乌黑的种子
才有如此灿烂的黄
经历了一个冬天的酷寒
才有如此三原色之一的黄

油菜花,以自己纯正的色彩
为黄色正名:
真正的黄,一定不是
黄帝的黄,龙袍的黄,文字的黄,图片的黄
真正的黄
一定是大地上最干净的颜色
带着汗水和泥土的芬芳

所有不纯正的黄
都是对黄的背叛
都是,色彩的暴政


我的南山

既无三分瘦地种豆
亦无三厘薄田插秧
认得菊,但菊花从不亲近我
喝过菊花茶,但我的肠胃
与菊花的芬芳格格不入
所以,我所说的南山
与陶潜无关

我所说的南山
只是在我的南边
我的南边,也许恰好是
你的北边、西边或东边
我所说的南山
不在光明的反面
也不在阴暗的侧面

我所说的南山
只是一座山
它有山的高度和重量
有山本来应该有的样子
春天艳丽,有鸟语花香
夏天葱茏,有飞瀑流泉
秋风萧瑟,有落叶纷飞
冬日寂寂,有野猪下山

我所说的南山,没有寺庙
因为,到处都是寺庙
我所说的南山,不需要神仙
因为,我——就是神仙




四月柳絮如雪飞
喜鹊喳喳树上飞
孩童的发辫在书包上飞
母亲的叹息在成绩单上飞
脚手架上的太阳在乡愁里飞
五、六只白鹤在七里坝上飞
在返青的河滩上洒下一点点白
八、九条鲤鱼在玉带河里飞
高大的拦河坝挡住了回溯的路
它们的眼泪在水里飞
它们的眼泪没人能够看见
它们的眼泪使河面上涨了一微米
在浩大的人间,忽略不计


写完孔子才能写孟子

校园里有两座雕像:
一座是孔子
一座是孟子

孔子的像是全身的
孟子的像是半身的

孔子的像高八尺有余
孟子的像高三尺不足

孔子的像,下边有底座
孟子的像,直接在土里

孔子,是圣人
孟子,是亚圣

他们的像:
一个高大
一个矮锉

一二三四
君臣父子


2017年的最后一天

这一天,仍然是
中规中矩的一天
想入非非的一天
喜鹊的一天
乌鸦的一天
小绵羊的一天
老狐狸的一天
当牛做马的一天
如狼似虎的一天
君君臣臣的一天
父父子子的一天

这一天,也必定是
良民的一天
鹰犬的一天
先知的一天
猪猡的一天
刽子手的一天
独行侠的一天
相顾无言的一天
道路以目的一天
感恩戴德的一天
山呼万岁的一天

这一天
有人抱薪救火
有人饮鸩止渴
这一天
有人作牝鸡鸣
有人作夜鬼哭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4 09:38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85955&page=


5:养心兰|诗四首

原谅

小病一场。转眼
樱桃微红,杏儿泛黄,油桃也挂了彩
松塔绿得最为可爱
在小镇,植物们安静地生长着
如果说有不安
那就是每天看着它们的人了
上帝是不分青和红的
贪念也永远比成熟快半拍
虽有愤怒,但我能做的就是像它们一样
遗忘和原谅


美的一部分

一棵泥胡菜开花是小清新
三棵是美的排比
几百,上千,就是美的荡漾了
黄昏略带苍凉
它们是苍凉上的一道绚烂的伤口
淡紫色的绒丝球是美的
分叉的头是美的
直立的茎秆是美的
在路边静默地翘首是美的
我停下,我融入,我就是美的一部分
——白发纷飞


往后余生

把每一棵植物都认做亲人
把每个小镇人当单纯植物的一种
我爱啊,这安静的开花结果的过程
包括枯黄


早市

从开元盛典楼前
到一中外的公厕两旁,再到城外
玻璃厂的旧址
青草顶着昨夜的雨珠
菜农们把新鲜的茴子白,西葫芦,生菜,芹菜
油麦菜,莴笋,菜花,西蓝花,小葱
……
摆放在新鲜的泥土上
哦,再没有比这更匹配的地方了
这些菜就像刚刚离开泥土
又回到泥土
它们的气味相互融合
让前来买菜的我恍惚回到了田间地头
脚底的泥多么珍贵
菜上的露珠多么珍贵
沐浴晨光站起蹲下的人们,画面多么珍贵
高高矗立的烟筒多么珍贵
我写下他们
边缘。泥泞。父母般生存的高低不平
我,多么羞愧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31 19:46   荐稿编辑 周焱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5793-1-1.html


6:杨祥军|诗四首

磨刀的人     

磨刀的习惯性动作
用手指去试刀锋
然后在刀面上,照自己
让刀记住
刀锋是我给你的
我让你杀谁就杀谁
也是提醒刀
记住我的样子
千万不要错杀


四只犬与一万只羊

网上看到的视频:
四只牧羊犬
威逼一万只羊
乖乖从自由的草原
走进羊圈的樊笼
没有一只羊反抗
没有一只羊逃跑
这让我想起南京城破
几个日本兵
押着数千名国人战俘
去屠场枪毙
如果当时有一个人呐喊
一人一手指头
也会让日本兵死无全尸


计谋

美国大兵压境
伊朗手足无措
发射的导弹
竟然打中自己的军舰
造成严重伤亡
聚集海湾的美国舰队
集体后退
有人说这是伊朗用苦肉计
向美国展示自己导弹的威力
谁知道呢


坛子

遇见渔村诗人
对渔村乱局表示担忧
诗人不以为然
说坛子里放鞭炮
响也只在坛子里响
烂也在坛子里烂
哪天心烦
给坛子盖上盖子就好了
这个比喻真好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3 10:21  荐稿编辑  野兰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5906-1-1.html


7:孙连克|诗六首

6.1,它的由来需要被铭记

利迪策,背景色符合埃斯库罗斯的认知美学
铜质拷贝的世界质感强烈
也许悲剧更易于铭记
真相可以被掩盖,但它不会消失

一九四二年六月四日晚
一个叫利迪策的捷克小村被抹去……
风掠过它的荒芜,教堂、学校、坟墓
成为野草根茎上的记忆符号

惨案发生后,祈祷的烛光中诞生了多个利迪策
美国、巴西、委内瑞拉、以色列、南非
小女孩头上的花冠。一种象征
人们相信阳光的力量

作孽的恶灵并未随那个夜晚离去
它还在晦暗的洞穴里。喘息,窥伺
救救孩子们!他们在
洞穴外的向日葵上裸身玩耍……

利迪策在血色的曙光中升起。然而
88名儿童雕像的眼中再没有一丝光亮。这一幕
神是看不见的。救救孩子们!如果此刻
普罗米修斯的火炬恰好在你手中



蝉噪

时机已到?吹鼓手们
正潮水般地涌来

绿色海洋的浪峰
高分贝,单一的调子——
声音的风暴卷起荆棘,刀片

素食主义的极端者
狂热的宗教信徒
它们盘踞高位,妄图
用精神的火焰烧毁世界



梦的国度

群峰环绕。一条山路千回百转
消失在渊沼遍布的古原
芳草、鲜花、清露,史书中遗漏的荒村
极目望去,我是我眼中唯一的人烟

落叶,枯枝,腐根,褪下的肢体,脏器
秋季来临,投进火中重新锻造。经火后
最污的污垢结成煤精,负罪的光泽
仿佛不灭的神。轮回日,以婴儿的懵懂
与逝去的亲人交接姓氏

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都有山的形态,通透
体内充盈时,依心而说
就像泉水毫无顾忌地流淌

恣意的思想,慵懒的躯体,坐在山坡上
等待落日。盘山道上,隐约可见
两人同乘一匹白马
那是我和缪斯
从清虚玄妙处重返人间


抽油烟机坏了以后

透漏了邻居的怪癖、口味
有人在午夜煎鱼
有人在凌晨三点钟炖鸡……

窗外是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
那条被文火煎制的鱼
再也游不到黎明的青蒲
但是,可以肯定
报晓鸡被宰杀后
东边照例会出现一轮
倦眼乜斜的太阳

我不能肯定的是
重疫区有哪个维修工
肯在杏花吐蕊的五月
通过重重关卡,一条条
隐形的生死线,来接
这单油水满满的肮脏生意


桌下的蚂蚁


碰杯声、调笑声、开瓶声,夹杂着
狗的舔食声,蚂蚁——
一粒奔跑的沙子
贴着尘埃滚动

体香与酒精的混合物在同一空间揉搓,弥散
欲望被一块糖果高高吊起
人腿、狗腿、明胶、唾液,数不清的高山险阻
蚂蚁的脚腿永不疲惫


在意志的熔炉里

在意志的熔炉里,未知的力量
软化了我硬朗的壳,却无炙烤感
我倚重的有形世界瘫软,变形
流质般任其导引,重塑

就像醒着的梦,每个人
都在熔流上方冷眼旁观
仿佛属于我们的身体
一节一节地被蚕食

生命的轮回令人迷茫,厌倦
深陷执念的泥潭
重复昨天的罪恶。并不醒悟
在受到惩处之前,或之后

时间是大海。万物交出骨骼,皮囊
最后在这个容器里汇合
那时,思想者不再思考
反叛者也不再反叛

我们用透明的身体安静地碰撞
碰撞形成褶皱。幻化的景象,并无怪异感
莫非它是新思维的表象?就像波浪
它的一致性,层层重叠……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3 10:41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5908-1-1.html


8:气化散人|小摊贩

推着小车,挑着担子
风雨里,烈日下,蹲守在路边
与匆匆赶路的人形成了默契
水果,蔬菜,点心,小玩意,小吃
不起眼的蝇头小利却是生活的希望
没时间去考虑影响市容,破坏形象
这些都是高大上的问题
这些问题都是高大上的人考虑的
高大上的人一般不去路边消费
他们追求的是整齐划一的美
他们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洁癖
他们喜欢给风里来雨里去的小人物上规矩
他们会花很多的钱来雇佣城管
城管会很有效率地把路边摊清理干净
他们路过的地方必须跟他们一样
具有高大上的形象
一直以来,形象高于一切
一场疫情,不知怎么就开了窍了
小摊贩突然取得了在路边讨生活的合法性
形象一下子变得不重要了
是权宜之计,还是让新冠病毒打开了脑洞
要辩证地看待新冠病毒了
它们居然教会了高大上的人
放弃高大上的形象
开始关注弱势群体了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1 09:35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5815-1-1.html


9:易三|关于病人沈爱霞的不完全信息


姓名:沈爱霞   性别:女   年龄:37岁
科室:骨外科   床号:16号   入院日期:2020.05.15
主管医生:刘礼明   责任护士:李卓然
护理牌上的信息清晰明了
还有一些信息是不用写下的,譬如:
当时后八轮装了六十吨砂石
当时司机连续开了二十多个小时
当时夜班车的车门已经打开
离她只有不到一米
当时她的双脚像平时一样地走着
她的一对耳朵也像平时一样
空空地挂着
她的嘴还像平时一样翕合着
说不出一个字来
后来用了十几桶水清洗地面
后来一根横到路面的树杈
被电锯截去了多余的部分

关于病人沈爱霞
其它的信息似乎无关紧要,譬如:
她出生在彭泽县龙城镇西垄村
是家里最小的孩子
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
连父母一起一家六口
只有一个能听见会说话
之前嫁过一个男人
生过一个孩子(听说夭亡了)
她比二叔小二十多岁
和二叔办过一桌喜酒后,我开始叫她二婶
他们生了两个女儿
一个小学,一个还未上学

所以你看到了
关于病人沈爱霞
挖掘更多的信息完全没有意义
比如一对拐杖能不能撑起她的余生
比如她是否经常看到昏黄路灯下飞旋的蝙蝠
比如她会嘲笑门前的那颗柚子树吗
它本不该长在这里
更不该一直活着
每年都结出酸苦的柚子
今年掉了
明年又长出来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4 13:56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85968&pag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新诗网

GMT+8, 2020-8-15 03:31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