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4|回复: 0

《诗歌周刊》411期原创推荐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12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彭树|诗三首

国祚:美国气数已尽


先是这个国家最大的一面国旗
在公元2020年6月2日
被雷电击中,被撕裂成一条条的
如灵幡般的,在暴雨中飞扬

再是这个国家的伟人纪念碑
也在随后几天之内
遭遇雷击。

而上述两点发生的时间背景
正在这个国家的人民
成千上万地涌上街头

点燃他们愤怒的火苗的
不是全国确诊多达200万例
死亡超过10万人的新冠大流行
而是一场意外事件:一名手无寸铁
的平民被警察活活压死

重重迹象,我让我忍不住地
想起了“国祚”一词

我突然拥有了一种
超越唯物主义的错觉:
所谓我辈后浪,将用怎样的激情
一路踩踏着泥泞,抬着惊天的石人
奔赴那片异域的大泽乡


黎明

在你倒退的眼睑中
有被黑夜积压的沉重夜色

在床头,蓄意充电的手机里
有着被拦截的一整夜的慌张
和惊喜

深陷焦虑的人
不断尝试解锁
命运的玄机

在濒临崩溃的临界点
他将用怎样粗暴的臂力
从身体的围坝里扒开夜的缺口
流淌出鲜红的黎明


空难

飞向空难的飞机
像追逐闪电的飞鸟
他们在持续的末路中
松开最后的信仰
滑入灭亡的航向

无声的呐喊消失在
极速的缺氧中
巨大的悲剧解体成
一块块,在燃烧
又汇聚着、纠缠着

如不甘退散的亡灵
在万米高空中
分娩出一场暴雨,撒向人间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9 22:40 荐稿编辑  王美林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6178-1-1.html


2:行顺|诗十首

另一面

上苍垂爱世人
缘何诞下惊雷

甘愿舍身饲虎的佛祖
作狮子吼时出于何意

这世间,是否有一种善
一直不为我们所知悉

你看,常有玉雕匠人在温润的石头上
刻出狰狞的恶兽,以作祈福之用

我的朋友,一个柔弱的小女生
平时走路舍不得踩死一只蚂蚁

几年前,我也曾见其在朋友圈里
诅咒独裁者萨达姆早死


我已度过了人生最危险的时刻


我已不再为不断上涨的数字惊惧
害怕下一个就轮到自己
关于天圆地方的争论
也不再让我寝食不安地忧虑
现在,我每天的任务就是在桌案前
编玛瑙吊坠
镶嵌银耳环
劳动让我感到踏实
而玉石的温润让我不再狂热
亲爱的朋友,如果你仍
愤怒如同毛发须张的小鸟
或无助如同找不到母亲的小鸡
我愿意把近期的劳动成果
和摆脱集体情绪的方法
分享给你


在古隆中回望汉水

汉水已过。我的身前
再无如此辽阔的平原。
此后丘陵、高山沿楚地生长
河山陷入崎岖。
再无坦途。无如此悬疑的历史。
只是,在隆中,你不能讲三国
讲三国,你就分不清
自己是来自南阳还是襄阳
身上的血液属于蜀、魏,还是吴
会有一个立场鲜明的古人
在身后拽着你的衣领问你
爱的是怎样一个国家


拐杖

遇到一根树枝,捡起来才发现
我也需要一副拐杖

果然,拄上拐杖后
磨破的脚就不疼了

有气力从地下传来
人,瞬间有了倚靠

这辈子,应该有一副好拐
在岁月深处等着我

奶奶在世的时候常对我说
她也养了一副拐杖
等她老了,拐杖也就长成了


过湖北记

我以为湖北人更被一本日记困扰
更会担心疫情过后一个族群
变成了两个

我想向他们讲讲我的看法
我发现我错了

他们有更急切的忧虑:
门口待修的国道
不断降价的小龙虾

他们希望意识形态不一致的人
也能生出品尝小龙虾的心情



儿童节

我们还没有长大
需要与孩子们
一起过节

成人的限定条件:
自由地呼吸
平等地接受上苍的垂怜

种族、肤色
在没有解决掉这些问题之前
地球,只是一个婴儿

大西洋的另一岸
有人用尽全力
为他生活的国家叫了两声:妈妈


末日

地震、火山、海啸
卷走了多少性命
小行星——
来自天外的不速之客
曾使无数物种灭绝
谈及人类共同的敌人
霍金一次次强调
未来社会
最应该小心躲在宇宙黑暗丛林的
外星文明
他去世得早
依靠生命经验
尚认识不到
最危险的是
小得肉眼都观察不到的微生物
和人类彼此间深深的偏见


观影记

在茫茫的星际间穿越
地球不过是一叶疲弱的孤舟
所有生灵都面临相同的命运
北京、东京、巴黎、华盛顿、空间站……
不再猜忌、隐瞒、相互攻击
不再因为一场疫情
变得彼此隔膜、民粹横行
心地善良的科幻作家
总想让我们乐观地相信
当地球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候
人类能成为一个整体
而这一天终会到来


赞美

那时,女人一生只能结一次婚
如果她的丈夫不幸离去
她需要独自操持家务
照顾公公、婆婆
抚养幼子,教其读书,育其成人
为了协助她守好寡,不再嫁
朝廷会发来表彰
郡县会为她树立牌坊
乡亲们会夸她是个好女人



今天的报纸上又刊载了一个人的死讯


翻出前几天的报纸,
发现已经被孩子们揉旧了。

报上的新闻已经过时,
连讣告都好像是很久以前的。

他并没有死多久,
只是被新的死亡深深地埋葬了。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10 15:02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6195-1-1.html


3:正月|诗五首

海子的人生倒放

火车与海子人车合一
火车退了回去
海子爬起了身
海子回到家
海子继续没日没夜地写诗

海子自责说过对女孩不好的话
海子痛苦异常以酒浇愁
女孩对海子态度转冷
海子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女孩
海子继续没日没夜地写诗、写诗

饭馆老板给海子喝酒
饭馆老板请求海子
不要在饭馆朗诵自己的诗
海子对饭馆老板说
他想给这里的人们朗诵他的诗
然后请老板给他杯酒喝

海子继续没日没夜地写诗、写诗、写诗……


壮观

为了表达孝心,他们把从未见过海的她
带到了海边。他们兴奋异常地描述着大海的美
描述着大海的壮观

她一直默不作声。后来她说
彼时她想到了当年老家发的一场大水——


看动物表演


动物园里,小女孩
被动物们的精彩表演
深深吸引,时不时
高兴地发出尖叫
是呃!这些可爱的动物们
此时此刻表现得
多么努力、敬业
它们按照人的指令
准确无误地做着
一个又一个高难动作

它们原本都是野兽啊
如今听话得像个乖孩子
作为过来人,我能想象
皮鞭、大棒、电棍
这些让人不寒而栗的刑具
已多少次,降临在它们身上

哦!这些都是事实
我却不能对其说破
我担心她美好愉快的心情
瞬间被刺破。更担心
她把怀疑乃至仇恨的目光
悄然对准,眼前的这个世界


愧疚

照例是不停地挥手
车也照例慢慢停了下来
照例是没有立即上车
而是转身从树的背后
吃力地去扯
一个大大的行李袋

没错,她准备把它弄到车上
连同自己和背上的孩子
一起被这辆公交车
托运上一程

行李袋马上就触到车门了
然而,车门突然关上
车也迅速启动驶离——

两次了啊!她忽然感觉到一阵愧疚
愧疚自己只想到了自己
没有顾及公交司机,以及乘客们的感受


这是片神奇的土地

这是片神奇的土地
无论丢下什么,都能长出什么
无论长出什么,都能结出累累硕果

比如岸边那火红的高粱
比如山下那妖艳的罂粟
比如那个常怀悲悯之心的唐朝和尚
比如那个昏庸残暴的封建帝王

因此啊,我对这片土地
所积累出的爱,格外幽深
我对这片土地所积累出的痛,也格外厚重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9 09:42  荐稿编辑 党水北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6149-1-1.html


4:三泉|诗二首

老家

我说的老家
不仅仅是坐落在豫北平原上的边段庄
不仅仅是边段庄大北头的我家老屋
还有流过她身边的孟姜女河
孟姜女河上漂着的往事,太阳照耀下的
一个个地名,和一个个地名生出的子女
我的基因就是那条河,以及
那条河分开的两岸的土地
我把它带到更远的地方
也把一粒种子带到更远的地方
我说的老家,常出现在一个盛大的节日
有时是一场雪,有时是一轮明月
今天是一张照片,母亲被她的子女簇拥
就像老家被她的泥土、枣树、炊烟簇拥
我说的老家,她是一个母亲,又是无数个母亲
她怀抱村庄的地图、历史
怀抱生着的人、死去的人
把他们一个个送进我的梦里
我说的老家,平凡如孟姜女河,撑不了船
但她有源头,让孩子们可以铭记
我说的老家,总在千里之外,若干年前
就像一段初恋
越远越清晰,越久越新鲜


孟姜女河

孟姜女河从豫北大平原流过
从岸边的棉花地流过
从放羊的冯家二的羊鞭下流过
从灌溉站一群光屁股孩子的身边流过
从一片桃林边流过
从七里铺我姑姑的村庄流过
从夏天的麦秸跺前流过
从很多人潮湿的记忆流过
现在
又从我小学同学小尾巴的白发中流过
从我爸的坟前流过
从新开发的楼盘流过
从我也不知道的今后流过
孟姜女河流过
也许
她只在80年代流过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9 07:08  荐稿编辑   党水北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6137-1-1.html


4:琉璃姬|诗三首

大悲帖

前几年的理财热,像太阳雀斑
媒体宣传国家支持P2P发展,支持生二胎
用牌斗地主的人坐进一台电视机洗牌
没有其他频道,一个国家所有频道
都是正能量,股票与基金早已被上一代人玩坏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今天晚上,第五轮去深圳交涉的群友回来了
有气无力的说,现在的P2P就像打黑除恶
当年斗地主的人成了地主,理财者成了受害人
有投资人被逼得割腕自杀,向经侦大楼下跪
有的家庭已经离异,父母躺在医院没钱支付费用
不过比起摆摊的热度来,仍然没能引起国家重视

他们接着说,疫情后有大量债务人失联了
没有钱还给我们,兴许是疫情时死去了


蝴蝶孵化室


蝴蝶的一生经过卵、幼虫、蛹、成虫
从雕塑内部否定世界,那具蜕出的壳
挂在树干,像塔罗牌里抽到一张倒吊人
重生,相反,圆满,抛弃胜过希腊人的证物
毛茸茸的小家伙,拖着地球的黑裙子踱步
化蝶后寿命只剩下一周,没有森林与庭院
而南北朝被玻璃罩住了,建筑的卵孵化出
昆虫气味,人类叫作爱情,仿佛这是少女
唯一的共性,她穿上了妈妈的高跟鞋


恐怖事件


看到一个视频,2011年洛阳“性侵”案
一个叫李浩的变态者,将6名女孩囚禁在
小区楼下自己挖的地下室中,用几道铁门紧锁
逼迫她们进行“裸*聊”与性服务,其中一位
女孩反抗,被杀死后埋在剩下几名女孩脚底下
有一名女孩为李浩争风吃醋,与其他女孩打架
被李浩伙同几名女孩勒死后埋在地下室中腐烂

犯罪者给四名女孩买来了食物,电脑,青春小说
供她们在囚室中打发冗长的时间,在暗无天日中
女孩们心理已经扭曲,地下“国王”最终被执行死刑
案情很像恐怖电影,视频中介绍了李浩的家庭与妻子
他有稳定工作,在单位是一个踏踏实实,口碑不错的人

看完视频后我感到很压抑,也有愤怒和疑问
活着的四名女孩,她们现在的生活是怎样的?
两名死亡女孩亲属,生活在怎样的生态环境?
会不会还有一种恐怖,类似人眼看不见的人生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10 01:51   荐稿编辑  野兰  党水北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6126-1-1.html


5:刘六佑|诗六首

字赋

病,在等药
疮,在等刀
人间那么多的字,在等我
——把它们配成一剂良方


觅食

经十路大街就是一条长河
早高峰的车像首尾相连的鱼
游往各个方向的鱼,都是为了觅食
吃饱了也就不饿了,不饿了
天也就黑了,天黑了
经十路大街就不闹腾了


纸命

每天下班路过那家银行
都会看到运钞员荷枪实弹
护送着两个铁皮箱往押运车上装
心想:“不就是两箱纸吗?”
办公楼公厕入口的卷纸器里
保洁员每天都要更换两大卷纸
任拽任扯,无人过问
命比纸薄。有的纸
比人的命厚了很多很多


支撑


山不倒,因为有石头做脊梁
树没弯,因为承受得住风雨
禾苗一直挺拔,因为要喂养那么多人
周四海的婚礼上,他瘸腿的爹拿着话筒说:
结婚后,就是讨饭
你也得让老婆孩子,先吃饱


记殇

花儿落了,枝丫记得
月亮没了,夜空记得
宠物狗没了,主人记得
我们走了,好像谁也记不得
马路那么硬,城市那么挤,烟囱那么高



位置


翱翔苍穹的鹰
连每座大山都不放在眼里
挂在树上的苹果
从不正眼瞧一下地上的蚂蚁
断了翅膀的鹰混在鸡群里
有时连一口食都啄不到
遭虫掉在地上的苹果
最终被一群蚂蚁啃光
我看到,刑满释放的县长
在集市上,为了一分钱
经常和小贩争得面红耳赤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8 22:19  荐稿编辑 紫槿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6127-1-1.html


6:凌雨涯|诗二首

区别在于

院子里的鸡鸭被人靠近
它们就叫着逃窜
树上的鸟,喊一声
它们就急剧地飞走
大山里的动物遇见人
警惕竖起耳朵
它们该食草的食草
该食肉的食肉
人类长两张嘴
一张嘴荤素不忌
一张嘴食同类,血肉不剩
动物们胆子很小
人们胆子很大


8号

五个兄弟姐妹
她排行老大
儿时躲避超生,被送走
她更改户籍,少年时出门打工
早婚,离异,独自带娃
她供养弟妹和老母亲

她刚从一个城市
来到另一个城市
此时,身体如波浪的她
瞪着天花板
两个空洞的眼
像极了她工牌号的数字:8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11 10:04   荐稿编辑 党水北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6224-1-1.html


7:刘海豹|在人间

在人间。天地辽阔,岁月悠悠
我只想偏安一隅
做一个与世无争的铁匠

苦难是熊熊燃烧的炉火​
我会把自己当作一块生铁,置于炉火之中​
不停地淬火,不停地锻打​

一生中。我先是一把犁铧
苟活于人世。后来,又成了一柄锄头
铲除体内长出的杂草

再后来,我把自己磨成一把快刀
割草,切菜,宰猪,屠狗。顺便也收割一些多余的生命

在人间。遍地石头都是菩萨
我只想做一个石匠
凿石头,也凿自己的命运

我会把自己凿成菩萨的样子
为世俗之人凿墓碑
写墓志铭

山中日月长。我要把自己凿成
最后一块墓碑
作为绝品,立于我给自己选好的墓地
若干年后,但愿有人品评
也有人祭奠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10 16:05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86198&page=


8:怀斯诗歌|诗二首


墓碑

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
今天他又说一遍。她有制作精致别针和胸花的手艺
这个人,为照顾老迈父母辞去工作
他一生中最大的成就是
呵护太太。22岁了,初为人父
从盖世太保手中救出56个犹太家庭
上帝奖励他耆寿
44岁,芝加哥,企业家,冒险家
加州,移民三年,杰西卡还有许多许多美国梦

陌生人,搭乘同一条夜航船
交换一句话名片


时间

1948年某一日
某毡帽某瓜皮帽凑近报栏
一字字读
长春失守平津告急
前线
与他们别在腰间的旱烟袋
有什么关系?小学堂正唱
我家有一隻狗
一隻猫
一隻公鸡

他没看见孙子列队而行
背着斗笠上学。他杀死了一个大邑县人

纽约,1938
从唐人街出发抗议日本侵华
举旗的民国少女,80余年马拉松

今天抵达绿荫公墓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9 08:57  荐稿编辑 党水北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6144-1-1.html


9:王登学|诗二首

沉默

被人中伤后,我保持了沉默
我不想以同样的方式或更恶毒的方式反击
同样我也不想听中伤者的自责和歉意

雪化了,真相总会大白于天下
正义虽然会迟到,但决不会缺席

坏人如果是坏的,就让他坏下去,我保持沉默
宽容如果是宽的,就让它再宽一些,我也保持沉默


原谅


村庄和我已没有多大的关系
没有一块地是我的
没有一棵树是我的
村庄里只有父母的坟地是我的
让我年年牵挂,就像
父母在世时牵挂我一样
村庄里认识我的人越来越少
我认识的人也越来越少
亲人间也像世俗的人情一样越来越淡了
他们不大关心我,我也不大关心他们

堂哥病倒了,姐姐受气了
也只是伤心一时罢了
一想起这些,总觉得无比惭愧

这些。如果都可以原谅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9 16:38   荐稿编辑  悠然心会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6166-1-1.html


10:南国杜鹃|心绪不宁时,给自己开药

心绪不宁时,给自己开药
十克蛙声,五克鸟鸣
要傍晚时分的,要产地南凌河的
要向阳的一面河坎上的
发音要宏亮,节奏要婉转
要绿皮黑斑的那一种,要水面盘旋的那一种
不出售,不邮寄,自己采集
要在窗前服用
要在傍晚饭前服用
如果父母健在,就在父母的注视下服用
不要畏苦
良药苦口利于病
五月的天气正好
江南风景真好,新浏河是别人的故乡
及时回去,那些方剂犹在
如果回去太晚
白鸥那时就不叫白鸥了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11 13:06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6231-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新诗网

GMT+8, 2020-8-15 04:58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