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1|回复: 19

每一代诗人都有着不可或缺的幻觉||从外地运来了老虎||皮旦2020年6月诗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24 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皮旦2020年6月诗选



▎前夫

她经常把很多男人错看成前夫
不可能很多男人都像某一个男人
这说明她有很多前夫
不,就一个。她肯定地说
只是每一个梦里前夫都变得与以前大不一样了
前夫经常进入她的梦
有一次,前夫在她梦里解了个大手
一丝丝说不清楚的滋味
打卫生间门缝里飘出来
为什么说不清楚呢?她问自己
2020-6-4


▎交谈

几个站在树下交谈的人
坐下来继续交谈
站立时交谈的主要是
与世界的平静保持对应的骚乱
而坐着时交谈的
主要是对落叶的认识
仿佛交谈者的姿式
对话题起某种程度的暗示
无论坐着还是站着
都谈到了一个上吊自杀的人
碰巧吊死在树上
他们交谈的好像不是自杀
而是一个升降运动
坐着时交谈的是降落
自杀者就像一片落叶
2020-6-11


▎小怪物

这是一个小怪物
现在还看不出
它将长成什么样子
人生下来一个脑袋
长大后还是一个脑袋
怪物就不一样了
怪物几乎是无限的
想长几个脑袋
就长几个脑袋
否则还是怪物吗
现在揍它一下
还用不着害怕
刚才我就踢了它一脚
不知道踢在什么部位
因为它太小了
肉眼还看不见
凭想象和一时的心血来潮
我踢了它一脚
想再踢一脚时
就感到害怕了
怪物说长大就长大
2020-6-10


▎大雨

树林显得特别高兴
雨越下越大
飞跑在大雨里的小汽车
显得特别高兴
坐小汽车的人
可能收到了不好的消息
满脸痛苦
活该!谁叫那家伙
不从小汽车里
钻出来洗澡的
下雨就是给万物洗澡
下大雨就是洗大澡
青蛙就洗了
青蛙就显得特别高兴
青蛙的姐姐
是冲锋枪打死的
大雨一停下来
青蛙就很痛苦
青蛙就又想起了姐姐
2020-6-4


▎倒立者

那个倒立者的功夫太差
没练好基本技巧
他一次次弹起下半身
紧靠在水泥柱子上
而其他倒立者
都是不依靠任何东西直接倒立
我走向那个倒立者
想与他交流几句
我也练过倒立
我知道该怎样做
我走近时
他又一次倒立起来
迟迟不恢复正常
我也不好说话
可能我离他太近了
他拿眼瞪我
头发时而飘起来
遮住他的眼光
他倒立着吐一口痰后
我赶快离开了
那口痰没与他彻底分离
有一部分痰
返回到他的脸上
不是因为风
他吐痰的时候
头发没飘起来
2020-6-8


▎不在一个世界上

刚才闭上眼睛
我看见一本没打开的新书
灰色的封面上
印着鲜红的图案
任何文字也没有
闭上眼睛看见的
与睁开眼睛看见的
不在一个世界上
想体验另一个世界了
我就闭上眼睛
有人晃动我的肩膀
以为我睡着了
入睡后我总不停地说梦话
醒后却是沉默的
闭上眼睛一句话
也不说时不是睡着了
是正在做事情
也可能正在犯罪
2020-6-13


▎雕像被推倒时右手微微抬起

雕像是铜的
它的原型实际上非常喜欢黄金
雕像被推倒时右手微微抬起
都看见了又都没看见
好在它一点儿也不具备原型的血与肉
既不可能形成威胁
也不可能表示赞扬
在场的人只顾欢呼
哪管它的原型以及
将它树起的那一代人
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2020-6-11


▎噪音

噪音窜来窜去
在寻找它的听众
噪音也需要听众
而且需要更多听众
我藏起来噪音也能找到我
噪音不仅需要听众
而且有办法找到听众
我看见过一个女人双手紧紧捂住头
表示她害怕噪音
捂住耳朵就可以了
她却捂住整个头
手那么小又捂不严
露出惊恐的眼睛让我看
我感到好笑
她也太会夸张了
我藏起来并不是
因为害怕噪音
我就是试试噪音
能不能找到我
2020-6-12


▎南山有多远

我在鸟叫中醒来
很多小鸟在叫
可能与天气凉爽有关
有时鸟叫很少
有时一声也没有
天气不凉爽时
这些小鸟都躲哪里去了呢
我想到了南山
南山在哪里有多远
我也不知道
我是说过我花了
整整十三个月时间
走遍了南山
可我说的并不是我
2020-6-7


▎众神疾行

请把每一道朝霞,都看作如期而至的神
如果是在暗淡中度过了一生中的朝霞时期
更应该如此,也将更加幸运
2020-6-10


▎疼痛保护着我

电视新闻上一个美国人
在把身上的肉
用牙齿撕进嘴里
又一口一口吐出来
他在吃自己
可能觉得不好吃
不好吃他还吃
看他这样我试着咬了一下
手臂上的肉
暗暗加大力度
疼到无法忍受
我就不咬了
疼痛保护着我
如果不疼痛我也可以
吃几口试试
那个美国人不疼痛吗
我只知道自己
那人的事我哪知道
2020-6-13


▎刀锋上的练习

河里的草叶
它们的根没扎进泥土
草叶离开泥土
也能活得很好
明白了这一点
再看那些树叶
它们也成了草叶
草叶扎根在木头上
也能活得很好
以此推测草叶在火里扎根
也能活得很好
在金属上扎根
也能活得很好
草叶可能早就
开始练习如何
在金属上扎根
这是刀锋上的练习
现在我理解了
被切断的草叶
为什么以其汁液
紧紧抓住铡刀
或镰刀的锋刃
久久不肯脱离
2020-6-10


▎露珠晶莹

在同一个地点
我两次把一个扫地老人
看成和尚
他穿戴不像和尚
第二次我还特意
与他聊几句
言谈也不像和尚
第二次就是今天
那是一个小树林
也没有与佛教有关的东西
可感觉上
他就是一个和尚
两次都是天还没亮透
行人稀少
露珠晶莹
2020-6-11


▎庄隐士

庄隐士有老婆孩子
在单位也算是红人
有一天他在船闸附近的树林
发现一块空地
他在那里搭一个茅棚后
宣布自己是隐士
他定期去茅棚隐居
朋友想与他交谈
得提前约好时间去茅棚找他
树林太大了
要找到庄隐士的茅棚
不是一件顺利的事
打电话庄隐士也不接
他就要让你找来找去
有的找到了庄隐士
有的找来找去没找着
2020-6-2


▎仪式上的刘春林(以徒步行走为例)

刘春林把徒步行走看作体验
而乘车抵达,不仅省略了体验还省略了仪式
刘春林同时把体验看作仪式
如果必须乘火车,我想刘春林有可能
不是坐着或在卧铺上卧倒
而是在火车过道上不停地走动
别人以为他上厕所,其实
他是在做一个已被太快的速度过分弱化的仪式
内心深处的强化使刘春林
在那一刻,真的很像一个上厕所的人
2020-6-17


▎雨中岳家湖

看不见岳家湖了,雨下得太大
天气好的时候,站在我站的位置
能看见岳家湖上的游船
现在,那个方向走来一个穿雨衣的人
远看像老杨,走近看不是
老杨和小廖合伙开推拿诊所
我与他们成为朋友与推拿无关
是因为我喜欢老杨写的诗
他们的诊所离岳飞庙不远
岳飞庙是新盖的,盖在岳家湖南岸
2020-6-15


▎我正在想这个事

设想一下全人类都是倒立的
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我正在想这个事
全人类没有一个人不是倒立的
巫婆神汉都是倒立的
穷人富人都是倒立的
诗人妓女都是倒立的
地痞流氓都是倒立的
连政治家也是倒立的
哲学家也是倒立的
男女老少都是倒立的
世界还是这个世界吗
我正在想这个事
2020-5-28


▎F2很像一个暗号

两天前我还不知道
电脑主板上有一个
纽扣形状的电池
首先时间不准了
接着进不了操作系统
有人告诉我摁F2
2020-5-10


▎小帐篷

游客们支起的
那些小帐篷
让我想起两个人
或更多的人
同穿一件衣服
是有可能的
同穿的意思
主要是同时穿
小帐篷既像
倒扣的裙子
又像倒扣的裤裆
这样的比喻
反而偏离了小帐篷
不如直接说
小帐篷就是小帐篷
裙子就是裙子
裤子就是裤子
它们都是衣服
2020-5-12


▎山路上

刘春林正行走在一条山路上
从他发在群里的照片看
山路坚硬干燥,散发着白光
我想说像是上帝的肚皮
考虑到上帝与那条山路
所体现的中国民间不是很吻合
我把上帝说成了神
看得出很长时间没下雨了
我想劝刘春林在那条山路上
躺倒身子睡一会儿
如果能做一个美梦当然更妙
2020-5-20


▎美国黑人之死引发的起义在汉译中有两组对应关系令人注目

涉嫌暴力执法
致一名
非洲裔男子死亡的
白人警察
名叫沙文
而有一种侵略性
极强的理论
就叫沙文主义

死亡的这名
非洲裔男子
叫弗洛伊德
而写作
梦的解析的
那个著名
心理学家
也叫弗洛伊德
他们两位
谁更懂梦呢
2020-5-30


▎今年的夏天已经开始

在以前的夏天上
可以准备
再加一个夏天了
今年的夏天
已经开始
我把刚过的几天
加在以前的夏天上
感觉不太像
狗还没热得
像吊死鬼一样伸着舌头
穿军大衣的
那个疯子
还穿着军大衣
他还没在军大衣外面
再裹一层
印着广告的红布
去年夏天
他就是这样干的
2020-5-22


▎小街

我住的小区
与相邻的两个小区
还在图纸上时
就有一条小街
小街建成后
有三个疯子几乎同时出现
现在一个也没有了
想不起他们哪一年
离开这条小街的
后来我在其他小区
遇见过一个
他身上总是吊挂着
各种各样的
小瓶子和易拉罐
2020-5-23


▎2020年5月27日,天刚亮,看见四个啤酒瓶

不是四瓶啤酒
是四个啤酒瓶
啤酒没有了
只剩下四个啤酒瓶
它们并排站在
河边平台上
离一座大桥不到一百米
离河水不到半米
2020-5-27


▎海鸥与大海

除了大海,还有什么能吸引海鸥
这是我写的一句诗
茶里兰的一首与我有关的诗
引用了这一句
我想起一个名叫鱼鱼的读者
读到这句诗后,留言写道
除了海鸥,还有什么能吸引大海
2020-5-28


▎对月光与蛤蟆功的认识

蛤蟆功是指人像蛤蟆一样跳来跳去
跳得越高越远,功力越大
自从我在月光下看见一队蛤蟆
像人一样直立着行走
我对月光和蛤蟆功的认识都有很大改变
2020-5-28


▎地摊上

一个拄着双拐
只有一条腿的人
路过地摊时
停住不走了
对地摊看了又看
突然怒吼起来
“我的腿呢!”
他发现地摊上
有一只鞋子
是他去年穿过的
而穿它的脚
已不长在他的腿上
那条腿也已
不长在他的身上
另一只鞋子
现在他还穿着
2020-6-6


▎从外地运来了沙子

从外地运来了沙子
本地没有沙子
设计师给本地设计了一个沙滩
从外地运来了大石头
本地没有大石头
(小石头也没有)
设计师的工作就是把没有的
一一设计出来
从外地运来了老虎
本地也没有老虎
2020-5-25


▎你别乱说

越看人的脸
越感觉耳朵
是多余的
我看任何人的脸
都有这感觉
对着镜子看自己
也是这样
不仅感觉多余
还感觉难看
也可能是感觉多余
才感觉难看
其实头发也是多余的
剃光头就是
对这多余的
最直接反应
可无论剃多光
过不多久
头发就又长了出来
不知道耳朵
割掉还能不能
像头发一样长出来
你也别擅自
回答长不出来
你试过没有
没试过就别乱说
2020-5-30


▎凌晨四点零几分

凌晨四点零几分
我看见月亮了
看见月亮出现在南方天空上
算不上圆满
却是十分鲜明
天上没有乌云
没有小鸟和飞机
很辽阔
很纯净
2020-6-11


▎白楼

我住的地方变了
由黑楼变成了白楼
可以认为我从这个楼
搬到了另一个楼
也可以认为黑楼
与白楼是同一座楼
天亮前它是黑的
天亮后它是白的
也可以认为改变我住所的
仅仅是名字变了
或我的心情变了
也可以认为出现了其他情形
不管哪一种情形
总之我已住进白楼
2020-6-12


▎一闪而过

一连好几天
午睡醒来
总感觉是早晨
一天之内
两个早晨
第二个很短暂
一闪而过
像是第一个早晨
演习复辟
2020-6-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4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赏析佳作,问好诗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4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赏析佳作,问好诗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4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欣赏问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4 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4 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佳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6-24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24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美林 发表于 2020-6-24 12:42
赏析佳作,问好诗友。

谢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24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6-24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新诗网

GMT+8, 2020-10-1 20:40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