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2|回复: 0

《诗歌周刊》416期原创推荐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17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彭树|诗四首

破坏病例初探

他是搞破坏的
他从一生下来,就喜欢搞破坏
他以搞破坏为乐,乐此不彼

他的人生价值,就是搞破坏
他的人生意义,在于搞破坏
一天不搞破坏,他就一天浑身难受
搞破坏,是他的良药他的救赎

他的擅长手段,就是搞破坏
他的专业性,体现在搞破坏
他一生孜孜不倦的追求,是搞破坏
他颠扑不破的真理,是搞破坏

为什么不能学习大多数人
热衷于建设呢?
不知道。他就是热爱搞破坏。


诗歌灵感与流派关系之研究

有灵感的时候,写朦胧诗
无灵感的时候,写口语诗
沉思的时候,写非非诗
虚妄的时候,写废话诗
手淫的时候,写下半身
大便的时候,写垃圾派

积极的时候,写革命篇章
消极的时候,写他们

修行的时候,写长诗
激动的时候,写短诗
怀古的时候,写楚辞
升天暴毙的时候,写史诗


新媒体从业者赵小琳

早上六点起床
洗漱化妆吃掉她半小时
早餐和步行到公交站台吃掉她半小时
公交转地铁吃掉她半小时
1号线在人民广场转9号线
吃掉她1小时
从地铁出口,步行到公司大楼
逼仄的格子间,吃掉她半小时

九点整到公司后
她接到今天新分配的任务:
制造一场集体的焦虑
她需要用她擅长的文字
挑动看客敏感的神经


三十六岁,写给自己

我的一生都在羞辱中书写
我的一生都在背叛中书写
我的一生都在动荡中书写
我的一生都在阴谋中书写
我的一生都在紧张和压迫中书写
我的一生都在隔离和放逐中书写
我的一生都在可耻的、紧箍的自我审查中书写

我的一生都在一场雪中书写
我的一生都在一场火中书写
我的一生都在赶赴一场雪火交加的盛宴
我的一生都在一滴雨水的降落中书写

我不确定,这种非法的书写
围栏之外的写作
是否会在我有生之年结束
也不奢求我废墟的身体
会在动乱的平息之后获得任何安宁

我不屑于以此种耻辱的方式
抵达自己。更不会在余生中
用耻辱兑换荣光。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14 17:06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608-1-1.html


2:刘六佑|诗三首

回家,离家

理解了万千路程只为回家
就不难理解,流落缅甸穷困潦倒的远征军老兵
70多年的愿望就是攒够路费回家
同样就不难理解,另一个远征军老兵把故乡湖南的那页地图
翻得破碎。也就不难理解,一个远征的战士
身后都有一个等候的母亲
同样就不难理解,漂泊多年归乡的游子
可以就着故乡的井水吞下老屋前的一把黄土
反之:我看到了同事下班后宁愿在外面喝酒打牌也不愿回家
朋友在电话里向我倾述,只要能离家,无论出差多远
也是一种轻松。


黄河吼

多数的日子是沉默的,甚至是忍辱负重的
但是绝对不会在沉默中,死亡
距今115万年了,依然年轻

当天空的眼泪聚集得足够多的时候
也会悲悯,也会忍不住。忍不住
就吼,撕心裂肺、巨浪滔天的吼
吼,是痛的另一种爆发


珠嘉镇的那条老街

你没有沿着街道跟在母亲身后只为了吃一块水果糖吧?
你没有坐在房檐下花2分钱看一册连环画吧?
你没有站在商铺前看着刚出笼的糖包不愿离开吧?
你没有临街同母亲一起守着卖不掉的蔬菜直到晌午吧?
你没有在供销社里看见文具盒抹着泪不走被父母骂吧?
你没有打着火把翻山越岭去街上看露天电影吧?
如果一样你都没有经历
就不要提起珠嘉镇那条青石板铺就的老街
如果你每样都经历了
我就不再赘述珠嘉镇那条烙在记忆里的老街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13 16:49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562-1-1.html


3:墨家|诗三首



往前一年,我也只是一年一度才回家
需要很大声说话,母亲才听得见。她关心每一家琐事
关心东家西家长短,也会说到生死
而对于死,总想热闹一些,体面一些,能来的人
都得来。我在内心装了一分肃穆。一百天
她应该还在云端看着我,脸上的慈祥,混有忧虑

往前十年,母亲走了二十里山路,用了一千多块点灯
他要计算出那个很久没回家的儿子,流落南方还是东方
卦上爻辞模棱两可,瞬间老迈和摇晃的母亲
一直想跪倒天光。后来她用了拐杖,才能支撑她瘦削的身躯
那个后来知道状况的我只淡淡说
我带个女孩回来结婚吧,请安排日子

往前廿五年,母亲挑着两大壶新炸的花生油,两袋花生
估计家里也就这些了。我没有换过来挑。也不好意思。母亲敲院长的门
老院长很久才起开门,怒声,我们医院不要人了,包分配的也不要
19岁,局促到而今的年华,母亲坚韧得像株老檀木
岁月那么深,她却支撑的那么笔直

再往前,北至漯河,郑州,南往武汉,广州,若非农忙,就在等吃年夜饭
那些山水都很苦,以至于我从不敢记忆太多
而终于苦的都有转归时,一条河流
被切断源头,明镜高堂,从此皆是秋霜

母亲,儿只是无限追思,连成一线。今日已是百年
今日之日,之夜,百转千回,都是敬爱


草寇

连绵的青山,我的手臂
参差的树木,我的胡须

我只是占领了一朵云,他恰巧落在了我的怀里
不用预备雨滴,我们也足够湿润
不用设置蓝天,我们已互相衬托

请嘱咐草民草籽,结草衔环时看好天色与对家
兔子的窝边,和狐狸的洞窟
我们一起收起野性,不再假扮随风拂摆

继续用官方的反面称谓我。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荡爱
和自由。花朵固然美好
却被篱笆圈起,属于私有

山路向云端,俯伏的丛生的蔓草修饰之后
一个人厉兵秣马简单了之后
一滴水滴有意无意的蒸发之后

一直凋零的花朵,我的脆弱
和永远不懈的负氧,我的贫瘠


囚徒

快停止那些声响
生锈的铁栅栏恍如人的骨头
我们失去天空的同时
必须一寸寸保护土地
只剩下血液是流动的
囚室多像心脏
很多事不再能无动于衷
漠然的向日葵
开在七月的画板
山坡上放风的人群眼睛都因强光而瞎
他们的脊梁比我们偏斜
我确定还能见过骆驼
驼铃声溅在五步外的石阶上
继续负隅顽抗,让身体另外腐朽
灯盏忽明忽灭
有的人死在前头
受过太多的苦
有人狞笑着蹂躏幸福的晚芳
我们都会死
这是信念,也是暗号
他们要从牢里放出一个人
彼此在天空下猜忌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14 16:00  荐稿编辑  王美林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604-1-1.html



4:杨祥军|诗二首

莲花山上

背靠巨大槟榔树合影
告知是假槟榔
椰子树下歇脚
担心椰子像炮弹一样砸下
得知是假椰树,不结果
树上挂满彩色元宝
指认为假萍婆
山顶莲花座是假的
莲花上的菩萨是假的
和尚诵经是放的碟
我甚至怀疑
上山下山的信众
也是假的


平民

老实巴交的农民
有一个响亮的名字:钟国
他生于山村,长于山村,葬在山里
几个儿女,开枝散叶在远方

以前家信从四面八方飞来
邮递员每次都深情大喊:中国!中国!
如今他与祖国的山河融为一体
小学校每天都在朗诵:中国,我爱你!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14 17:24  荐稿编辑  晓君一生何求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609-1-1.html


5:柳三春|诗二首

麻雀

黄昏的幕后,是一场素食主义者的辩论
一群灰色,正在追赶着另一群灰色
直到钢筋插满故乡的胸膛

风来了,树走了
风,又来了,你站在卑微的最高处
像生出羽翼的偏偏少年

口哨一响,漫天飞舞的彩色裙子
奔赴吧,趁着这生活还有缺口


炊烟

凝视天空的独立者,目光睿智
静了的,正在静了的喧嚣
与奔腾着、骄傲着、裸露着的河水
谈论生死,讲有关鱼的传说

时光慢了,荒废的柴草越堆越高
高过一座城,高过火焰的一种修行
城市之外,你安详地缓缓漂浮的后半生
像客死他乡的迷雾和尊严

风,捡拾起你的躯体
连同我,被这月色洗净后的名字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14 16:51  荐稿编辑  王美林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607-1-1.html


6:紫槿|诗三首

兰姐

给芳打电话,给玲打电话
凡是欠她债的
轮番打
打完,骂一句“不要脸,欠老子的钱不还”
我想起她曾经也给我打过电话
“来我这里吃午饭,顺便耍两把”
态度恭顺温婉
像温室中的兰花


敬枝

假睫毛忽闪,腮红泛桃花
露腰装,露背装
白花花的肉往外挤
有时,也挤男人
被挤掉的成为
前夫,情人,相好
没被挤掉的成为
备胎
五十多岁的女人
敬她,干枯的枝丫
还能抗压


周玲

当最后一百万高利贷推出去
她喊“押,都过来押”
骰子滴溜溜的转
没有转进她心里
被转出去的
是豪车,别墅
还有开厂的老公漂亮的儿女
她把自己转进了监狱
年迈的父母
不用再把心吊在嗓子眼
看她的脸色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13 06:53  荐稿编辑  王美林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546-1-1.html


7:晓君一生何求|或许,这就是乡愁

这个夏天
我用大部分时间,呆在故乡
那些草木,和那些拥抱着太阳和星星的庄稼
不断地生出新芽

你只要和它长谈一次,就知道谁
感动了这个夏天
村庄永远地为它们拓宽生命的疆域
提供着扎根的激情与幸福

它们听惯了风声,雨声和马蹄声
道出来的每一个句子
都被擦得锃亮。和昆虫的叫声一样
辽阔得不紧不慢

我常常捂上自己的眼睛,问到
你们还认识我吗?
它们的回答,用它们的呼吸作证。一脸平静
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时,太阳把我的心思
搬出来。当我心跳加速的时候,我看到
它们的每一片叶子
都和我,有着一种不同的活法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14 09:40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586-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新诗网

GMT+8, 2020-8-13 13:29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