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3|回复: 0

《诗歌周刊》438期原创推荐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4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辽东天赖|诗五首

愿我们彼此遗忘

牛羊归栏,黄昏一动不动
直到炊烟松开手
西山头那枚红果才落下去
暮色步子迟缓
但终究都会降临。在轿顶村
夏夜也是清凉的
一扇扇窗户早早熄灭
星星靠近眼前,一伸手就能摘到
它们点亮萤火灯笼
挨个造访先人的住所
用晖光的轻抚,让他们安于沉睡
而此时,我愿它们
喊醒一个叫生子的故人
照亮一条路,让他
回来好好看看,再安心离开
寂静覆盖尘世
将我隐藏在角落,不为人知
而我已乐于如此——
愿我们彼此遗忘
每个灵魂,都各自得到安宁


最好的影子

他为了摘取一枚心形叶子
来到这个偏僻地方
野核桃树苍翠繁茂
阳光投下的图案,闪烁着神秘之美
树上青果浑圆,让我
不忍心相信,它们身体里埋伏的沟壑
我不止一次和他在此相见
树荫中光影斑驳
屁股下石头温暖
他呼吸急促,满身汗味
眼神带着合理的惊惧和忧伤
我递给他一支烟
烟雾中他的影子近乎闪亮——
这个年轻的我,他的爱
和勇敢,在胸腔里有力地跳动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像极了一个老父亲
转身瞬间,心里充满了慈祥
和绝望


雨天

支起的木格子窗
涌进潮湿雨声和清凌凌山色
茅檐低垂
恰是燕子最好的居处
闲下来的男人还是热衷于争斗
棋盘上的木头子儿时不时发出脆响
硝烟从口鼻中喷出
满屋子缭绕着呛人的辣味
姥姥没戴花镜
她手里的针线总在连缀破洞和裂痕
我百无聊赖
有充足的时间做梦
做不完的梦,记不住的梦
被一声吃饭啦喊醒
窗外雨声依旧,时急时缓
急时听到小燕唧唧
缓时听到扑棱棱的声音冲出屋檐
待我弄明白
老燕为何要一次次飞进雨里
已是多年后的事了




再高些,再远些
那只鸟的黑影就消失了
只剩下一片蓝
我形容天空的颜色时
不再使用海洋和玻璃
大海司空见惯;透明而冷硬
的东西,又天天围困我——
我厌倦了这单一平面
它的纯净已不能赚取我的泪水
甚至因为近乎虚假
我已将完美这个词从语库中剔除
自拍时,我也不会
把眼角额头的褶皱刻意修平
面对的这片蓝对我而言
不过是糊在天上的一张壁纸
撕开它就会看到
藏在后面的黑暗、风暴和波涛
我还是喜欢正常的样子
比如几缕白云,一寸一寸挪过来
在蓝底上划出白道
像头顶,缓缓沁出了白霜


四月

还真的下过一场雪
不合时宜但也无甚所谓
天晴日暖
雪从姑娘们的领口化开
满大街流淌着春色
南山褪去冬装,却愈发露出
丰腴鼓胀的身段
我们恐慌过了,悲伤够了
有了看花的闲情——
榆叶梅开着好看,落地好看
滑板少年带起的那些
飞舞得也好看
一只燕子追逐另一只燕子
一阵风追逐另一阵风
一朵云和另一朵云
走着走着就走到一起
身后的天空
像我们刚才擦净的玻璃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1-13 11:55  荐稿编辑  姚大鹏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5744-1-1.html


2:老家梦泉|诗五首




把家
迁到在大学当老师的儿子身边
迁到小孙女身边

干惯农活的身子闲不住
手上的老茧闲不住

他一边做清洁工
一边收破烂

每次见到他
都盛开着憨笑——
从那布满沟壑、粘满尘灰的脸上

不像我
有一点不体面
也掖藏在光鲜里




改开的风
把一颗春心吹进城市

婀娜的身影
摇曳在夜店里

偶尔认识一位大人物
从此只为他绽放

也有了孩子
有了大酒店
有了掩饰小三身份的学历和光鲜

出事后
就再也没见到她
据说,跑到了国外
揣着一大堆赃款藏猫猫




一点点长高
一圈圈扩大

光鲜的外表
掩饰不住内心的荒凉

好在有一种声音
在敲响
好在有一些青翠
在泛起




几十年前
嫂子偷着到几里外卖菜
被村里人讥笑
连放假回家的我也觉得没面子

如今
到处是仰望商贾的眼神
几千年
饿死不经商的围堰坍塌了

也坍塌了一些良心
一些洁白的称号

相信它会自我纠正
相信这由商到人的巨变会点亮历史


几朵花

过去在国营企业
现在在私有企业
也曾在自己的个体里
成长

像几朵花儿
盛开在崎岖里

时下的国、家
到处盛开着这样的花朵
相互簇拥着
溢出别样的清香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1-13 10:38  荐稿编辑 王美林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5738-1-1.html



3:成都李威|诗四首

口罩

有诗人写他认不出
戴口罩的家人
而我的疫情生活经验
教给我的
却与最初想象大不同:
凡认得的人
戴上口罩仍然认得
即使那人在人群中
即使那人在远处
人们戴口罩久了
会渐渐忘了
大家带着口罩
会隔着口罩
认清每一个人
会渐渐分别出
有的人,口罩如他惯常的脸
遮着他的嘴
有的人会被打招呼:
给你的口罩
戴上一层口罩


真的又过去了五分钟吗

乔治.奥威尔写《一九八四》
是在一九四八年
随后,一九八四年来了
随后,一九八四年过去了
随后,二0二0年来了
一九八四已过去三十六年了
我写这首诗,用了五分钟
一九八四已过去三十六年零五分钟了
五分钟过去了
感觉像没过一样
真的又过去了五分钟吗
如果我把我这首诗撕掉,抹去
我就不能向我证明又过去了五分钟


我为什么选择站在这一边

对于不懂政治
也不想懂政治的我而言
原因很简单——多年前
从新闻上看见一个
被唆使充当自杀炸弹的巴勒斯坦男孩
在巴以边境被查获后
因恐惧而痛哭
一个以色列大兵抚着他瘦削的肩——
像一对战火中幸存的
难兄难弟
在这个不断把人变成英雄的世界上
我永远站在把英雄
变回成一个人的一边


我相信

有人翻找出约一年前
一个公众号上
关于李文亮等八人传谣被处理的报道
文章没什么值得多看的
我挨着个看完了文后面
针对八人的汹汹留言
这些义正辞严的留言者
他们当时不知真相
他们是出于正义感
他们知道了真相
知道国家追认李文亮为烈士后
有些人改变了调门
我相信以上所说都是对的
我也相信这些人的正义感不会受挫
今天在叧一些
正义感爆棚的留言区
他们仍然会第一个
跳出来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1-13 15:35 荐稿编辑  姚波  王美林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5753-1-1.html
http://sglpw.cn/thread-895742-1-1.html
http://sglpw.cn/thread-895752-1-1.html


4:闫殿才|诗四首



名画

它走来走去。再也寻不到
一粒可啄的草籽

那双饥饿的脚,在雪地上
画下一排排,写意竹影——

这,是它生前,最后的巨作

多年后,它的后代临摹
到处寻找,一个叫鸟的祖宗

而人类,正在把鸭蹼一样的脚掌
一点儿一点儿,分蘖。成
鸟一样的人


江湖抗疫

已经上去很多人。已经倒下很多人

诵完一段经书后,菩萨们,开始清点捐赠的物资
暮色已晚。再诵,经书会露出破绽的

从石头请出来的佛,定力最深
他是唯一一个,自始至终,面带微笑的

有个卖福字的大仙,说:他写的福,能保佑平安
不知道那些离去的魂,会不会,回来找他


送别

她把一辆高级轿车,几箱金银珠宝
依次投入火中:
都是喜欢的,追求了一辈子。她说
觉得不够旺
又把两箱酒,一副麻将,几条烟,投进去
还不旺
她看了看身边,那个俊俏,妩媚如春的女子:
这个,更喜欢。她幽幽着
火苗烧起来。
这些纸扎的,诞生在人间的
烟火,依次向她做着告别
当这些红,终究化作冬日的冰冷
这些灰烬,散作如他的灰烬
他平日间,那些隐隐令她发作的疼
一丝一丝,从她的两肋间
抽去
她忽然觉得,这个世界
没有什么不能原谅的


老照片

母亲走后,我把他们泛黄的结婚照
从赤褐色的枣木箱子里,翻出来
挂在堂屋的正中央

照片是母亲摘下的
父亲走后,母亲再没提起过
吵了一辈子架,不知这次
他们在那边
会不会初恋般的,再遇一次

之于我,挂上老照片
家,还是一个完整的家
我还可以在人后,偷偷
再做一回孩子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1-14 07:32  荐稿编辑  王美林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5772-1-1.html


5:冯歌|诗三首

一片叶子的构图

我一直想像一片叶子一样
拥有一个奋斗的人生
萌动,吐芽,顶破泥做的砖瓦
伸出手,直指苍穹
开始是我一个人
然后是我的兄弟,再往后
是我的姐妹,同胞连枝
我们饮食温度、阳光
风和雨水是祖居
面对大河、大山、大路和历史
根扎在哪里并不重要
土地,以海为邻
用季节给我起名,沾了泥土的芬芳
用鲲鹏的翼展好一些
在白天,太阳是一扇窗口
夜里,月亮是一枚钻石


厚脸皮的拿来主义
       ——剽窃者说

只要入我眼的
就用我的名字固定住
拿来套现
上网,中网,下网
都可以用来做筛子
筛掉秕谷,捞起银色鱼
我用一条黑头巾
蒙住一个人的脸,蒙住很多人的脸
让更多人看到我光彩
照人的侧面。另一面得意、冷笑
孤独,提心吊胆,侥幸
爬行的虫子或者流动的小溪变形
随时拷问的良知
我祝愿一双慧眼视而不见
清醒的人永远不醒
这是重要主义


降温的黄昏

风,细钢丝状的
下班回家的路上,没有叶子的
树,伸出三头六臂
没挂住一丝有力的证据
路口,一朵红灯开了
像一朵花逼退了去路
齐刷刷地,风垂到地面
马路一下光溜溜地亮了
有一绺抓紧我头发,执意要飞
还刻意在我耳翼上
落下几粒蝉叫
让我相信,蝉随风来的目的
是为我朗诵西伯利亚
夏天的诗歌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1-8 23:40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5562-1-1.html


6:钱松子|诗三首

剧本

河面像打结的舌头,
早晨漫长得可以让榆树免于偏执,
即便走错了,
我还有候选的角度和阴影。
“一屋子的包裹
正等着打开。”如肺腑之言,
许多过渡的成分
全靠抬头仰望,如果我足够的悲观,
雾就是被收纳起来的
自卑恢复原状。
我整日思考的物是人非,
充其量,就是盆景的那些枝叶
停留在叙事层面,
不令人反感,亦不亲近。


雪夜

一张纸的正反面,主动与被动,
雪的绞结比雾更具抽象性,
当我们论说飞翔时,
盆景焕然一新,衣食住行皆力透纸背。
“一个传播者才有廉价
的丹田和气势。”
仿佛翅膀为补充听觉,
千里奔波,发放自己的口粮,
徒劳又如何?我——
腾出手来对付的不过是另一门手艺,
“立尽梧桐影”,
力图指引一条回归的路,
在复试的卷面上圈出斑驳的漆点。
北风如典礼,
屋宇熟练地撇开胸襟的说法,
将几行人影抹去,挺拔得理直气壮。


途中

咸肉的理想是
在墙上篆刻出自己的过住;
夜晚的理想是
克服恐惧挪移到床前;
我的理想是
俯身于窗口能发出肺腑的声音。
阳光嘹亮,
每口气都舍不得扔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1-11 09:24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5651-1-1.html



7:独孤九|诗二首

转山

疫情中
担忧和恐惧中
困惑不解和无聊得愤怒中
树叶是安静的,有风吹过
就动一动
城市是安静的
增加一名新冠确诊者
就动一动
昨天开车进入山区
每个山口都有人把守
群山也是安静的
一动不动
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不再经过

在北方的这座小城
见得最多的是白杨和柳树
分布在路的两旁
我们早已相互视而不见
它们被规矩地栽种
在修剪中生长
在某一天被命令砍伐
也可以悄无声息得死亡

它们每年吐出杨絮和柳絮
我是那个常打喷嚏的人
曾经用刀
把一棵树割得遍体鳞伤的混蛋
也为时代摇旗呐喊过的
这个时代的废物
有柳枝轻抚过我一次
两次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1-13 16:30   荐稿编辑  叔苴妹子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5756-1-1.html



8:影像的诉说|诗二首

此刻,小民的生活

猪,牛,羊肉很鲜,葱白很长
一片涨声高高托起
私心,贪欲。接下来
中西药,米面油
讲述囤的故事
我懂得,你懂得
纯真变童话
才是一个社会的悲哀

不信,我什么都不信
只相信我的卡和口袋
没有加法,只有连减,且无解


爆米花

我拒绝,都市橱窗里
营养的,高档的
奶油味,巧克力味爆米花
迂腐之人,心思原始

贫瘠时代,快乐与物质无关
贪恋零食,咀嚼感情
念想如灯
“嘭”的一声,爆出金子般的回忆
黑黢黢的铁筒,神奇地一爆
童年的花,永不凋谢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1-13 21:59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5767-1-1.html


9:金沙张维军|一把屠刀

一把屠刀就立在那儿
打制屠刀的铁匠已不知去向
一把有些生锈的屠刀就立在那儿

它想做件好事——度人成佛
猪牛羊马是不会拿起屠刀的
鸡鸭鱼鹅也不会
好人,也不会

好人要想成佛,很难
就像是件登天的事
得苦苦修炼
十年,百年,千年……

坏人就不一样呐
他只要拿起屠刀
然后
放下

一把屠刀
一把已经生锈了的屠刀
在等一个坏人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1-12 10:13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5692-1-1.html


10:半枝莲|春天的田野上

三月,最先动心的是草
然后大地才开始沸腾。

生命的表达不限其种性门类
这是活着的权利
你看那在水之湄的鸢尾
开得多么娇艳!

我们珍爱和平
珍爱每一片被烈火焚烧过的土地
与过早的被剥夺生存权利的同类。

多么值得敬畏的生命啊
那怕从出生到死亡只有一天
也会活出它们的精彩!

所有的生灵都饱含着热情
尽情的铺展开它们的繁华与寂寞
然后毫无遗憾的归于尘土。

在这生与死的舞台上
所有人都是主角。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1-9 09:01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5572-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新诗网

GMT+8, 2021-3-3 04:34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