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6|回复: 0

《诗歌周刊》405期原创推荐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1 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小北|诗10首

地平线

我的地平线,不平
起伏是南滩辽阔的草地
众神目光低垂
多少坠落的疼痛,都揉进我的身体里了
你看,草木举着露水
山巅举着落日



从一只动物的梦中醒来

也会有静得出奇的黑色石头
突然忍不住,从山坡上滚落下来
一群羊中的一只
伫立在路边,只差招手拦车了

我一生都怕羊
特别是顶着两只奇怪羊角的公羊
它们对所有闯入这些草域的生灵
都充满敌意

即便是在梦中,我还是怀着动物
那不可磨灭的好奇之心
也沉迷于
那犄角上闪耀的梦幻般迷人的霞光



在梦里,我丢掉了自己的疼痛

他们给我一个“1”
无数蝼蚁托着
雪白的米粒般的尸体
我说还是立着吧
广告牌一样穿过原野
穿过街道



稻草人

我住进一粒稻谷的身体里
我喜欢的麻雀
五脏俱全,我的城市
从来都没有竖立一个守望者
的牌子
我的辽阔
仅仅成了我悲壮一生的形容词
我牧钢筋,水泥
他们成群结队
只要你站在高楼下不动
并努力让那个食指上,剁猪草留下刀疤的女孩
认不出你来



看戏

升堂——
“威武”
大家齐刷刷跪下
乡野鄙俗。乡下人砍头戏看多了
都在戏里,没见过世面
他也差点跪下
不准大声喧哗
姓名——
年龄——
他一一回答
“那年光绪死了,好记”
那年慈禧也死了,和尚尼姑都拉去念经



停止一首诗

众人排在门外
面无表情
等里面的人叫自己熟悉的那个名字
领回骨灰
这样的情景
像三十年前,随母亲去村上领救济
XXX,大米一袋

一样。三十年了,他都学会了什么
感恩
他站在春日里,没有悲伤
他不配拥有悲伤
那个写下诗句,“春天,排队于安检门前”
的诗人
停止了这首诗。



招魂

一个人唱招魂的歌
春天附身于大地
他唱“魂兮归来,去河之恒干,
何为乎四方些,舍君之乐处——”
死人附身在他身上
好大的河山,他也没有去过

往东行,四川,陕西,湖北,安徽,,,,,江山如画
他一路行骗
和平盛世,死的人少
战乱之中,又无人愿雇

最后至湘西,赶上了舞台
我至今再也不敢学僵尸跳
桃花刚谢
她致谢我的观众
“谢谢,我跳累了——”



静夜思

星星被谁洗过
银河系是一副好牌
你有知道她胡什么吗?

娱乐至死
黑夜有更深的凝望



张大爷的幸福生活

扒过坟
掀过瓦
扯过苗
抓过孕妇
逼人打过胎
拆过屋
砸过庙
85年那年,赶过人家的年猪

现在,他们把坟补上
把瓦添上
把苗补上
补孕妇
补上胎的次数
补屋
补庙
补一头头圈养的肥猪


迎春花

春天喊破了喉咙
村头的喇叭还在喊

迎春花开了,往年开过一回
今年还要开
就这样年复一年

为辟谣,春天做过许多错事
从来都是桃花开桃花的
李花开李花的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28 08:34  荐稿编辑 姚波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4026-1-1.html


2:左拾遗|诗七首

鹳雀楼

“忍不住想划根火柴,将唐诗里的鹳雀楼
一把烧掉,连同飞过头顶的雁鸣”!

这站起来的黄河,什么时候
才能流尽风光
名声,以及扯直了的问号

羞于开口和在此饮酒赋诗
网络时代,要想出名唯有动了违法的念头?或出此下策!


杀爱

“告诉我,什么不能杀?今夜,我就杀什么”!

先把林中小路的前程杀掉
试试刀。接着
杀光纸上的村庄,最后的一声鸟鸣
再杀昆仑山
黄河水,上下五千年的文明
杀尽甲骨文的同党
蚂蚁和刽子手
以及昨日的藕断丝连
杀爱!一刀两断
连同心中的思念
杀绝渊源,前因后果
最后,练习杀生
刀提起万丈,又轻轻地放下

杀爱者,身著褐色的袈裟
杀不动时,背靠
大兴国寺的山门。双手合十,参悟余生。



拿鼠标的手变凉了

真的到了连自己的形象,也开始
嫌弃的时候了。

大地,需要一场雪,
修改村庄、草色、人间,
修改异乡的病句。

祖国,越来越冰清玉洁,
犹如一滴水
在江湖心目中的地位,像你一样!



在堕落街谈到

旧时光。兼致相见恨晚的今天

从尘世中出来。终于大彻大悟
生活的手指伸得太长
已经教会我们
正确地使用书面语和说明书

生与死,仿佛左括号遇见右括号
中间的空格或岁月
你看——
“多像人生作业题的填空
也像昨日你和我,一段饮酒放纵的失忆”。



茶马古道

必须拧干茶马古道里的水份,像拧干汗巾
擦一把西南边陲的脸孔

是时候了,找几个人来帮忙
扶起茶马古道的身子骨
放进口语里的
十万雪花银,滚落一地

支撑一队马帮的艰辛和活下去的信念
来自它对胃口的迷恋
茶马古道,更是落水的生活
抓在手中的稻草。抑或,历史挂在生词上的愁肠。


西行

不止说过一次。真的,突然喜欢上藏文
喜欢它的一笔一划
脸上时时闪现着高贵的笑容
喜欢它认真到家的仪式
和柔美。身上,从来
没有方块字里潮湿滋生的
那么多的暴力
和轻易说出口的脏话
喜欢它的克制
运动,隐忍。无限地接近西天
喜欢它轻言细语
抚摸着神山圣水。喜欢它
一生的好脾气
对你,这就够了
或对人间。让我
也抱着一厢情愿的念头
以及,由此
产生的担心——哪怕是终身不悔的误读!


独坐花溪

再叛逆的雨水,都会归顺和投靠到这里
花溪是一滴水的梁山

春天似乎丢失了传统和戒律
草木活着像起义
绿得无所顾忌
不怕砍头
修枝、剪叶
花朵任性地不分季节地开放

箭竹叶身藏狭长的高速公路
蚂蚁拖家带口地奔走
赤峡蝶掠过农田
水车,炊烟,挥舞的翅膀
秀尽了美图

孔学堂背后的落日,怀揣
民国的慈悲
或善意。貌似苍天
批文上的印章。“给人间,让出更多的红利”!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25 15:06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3856-1-1.html


3:冀卫军|诗九首

会呼吸的痛

一只只口罩,遮掩了真实的表情
面对面,一张一翕的呼吸
像一尾上岸的鱼。被改编的生活

多了一个视角,习以为常
遮蔽了一些平庸的珍贵,唯有痛失
伤口才能重新爆出新芽。以一个春天

为代价,复盘万物的生活
说出这个春天爱与痛的秘密


写给活在冬天的人

空荡荡的人间,春风悲怆而无奈
花草空洞而岌岌地泛着新绿,或开着花

回望。总有一些名字
犹如一把穿肠而过的刀,在大地
刻下一道道失血的惊悸和伤口,阻隔了
冬天与春天的正常交接。一些人

在冬天倒下再也没有起来,一些人
一路踉跄着闯进三月。一些桃花

已跌落进泥土,一些樱花
还在枝头东张西望,一呼一吸间
凋敝和荼靡同时发生。一些落在春天的雪

和我一样,无法忘记
那些没有和花朵一起穿过冬天的人,羞于
说出口春暖花开四个字



流离失所的春天

雨过天晴。通往春天的阡陌
赤条条的蚯蚓,找不到
回家的路。草丛中

背着房子的蜗牛,在一群孩子
嘲笑中闲情信步。阳光下

一张被撕裂的网,沾满
晶莹的泪光,手足无措的蜘蛛
在无声地祷告。一树树的樱花瓣

雪片一样在空中漫舞,活脱脱
另一出霸王别姬的翻版。隔着手机屏

拥抱的爱人,像一阵风
匆匆亲吻着一朵花。河边

一群麻雀,在泛绿的柳条间
争执得面红耳赤,光天化日下
谁侵占了它们的家园?无家可归



守口如瓶

三月。大地空留一双双眼睛
仰望着天空,窗外寂寥的潋滟春光
以及纸上的谈兵和论道。说

还是不说,一只只口罩
并不能替谁做主,真和假
早已汹涌成一条条暗河,比病毒
还要疯狂和绝情,摧毁一些人的身体
越过某些人性的底线,碾压着
一具具死去或活着的尸首,昭告天下
对错的方向和该走的路。呐喊

被一大片沉默层层隔离和消声,无法接通
大脑中枢,越来越急促和粗重的呼吸
羁押在一根蛇形的动脉里,排队
等候传唤或审讯。有多少生命

在未经许可的等待中提前窒息,成为
一个谜,死在历史的子宫里。即使雄鹰

也不能为他们一一还魂


虚构错了一个春天


整理旧照片。近两个月
创历年同期的最少。油菜花

野着性子,替田垄
披上金黄的丝巾,从不
看他人眼色。成片的婆婆纳

匍匐在地,微风中
眨巴着紫色的眼睛,像萌化了的宠物
四处找寻主人 。丹江畔

柳枝像一根根鱼竿,与成群的野鸭
争夺猎物,全然不顾
有没有观众和裁判在场。一切
不慌不忙,该开的花在开
该绿的枝在绿。原来

被迫宅家的我们,为虚构出的春天
戴了一个莫须有的口罩,似乎只有这样
春天才配和我们一样心有灵犀


封  条

大街小巷,人人的嘴巴
都被贴了封条。谎言

已泛滥成灾,真相与谎言
难辨雌雄,为保护真相
不被感染和杀戮,彼此的面孔
加装了一层隔离罩,表面上
井水不犯河水。谎言

被一个个排除和挽救,真相
没有自己的豁免权,不得不与谎言
共享一片蓝天。等待谎言

全部被歼灭,真相
渐渐浮出水面,才敢解禁
自由和沉默的封条


立春记


将尽的冬天,仿佛不是
以天为单位来计算的,而是
以蜗牛爬行的速度。太阳

已当头照了,空气
还是一片凝重,被口罩隔离的人间
比以往冷清了许多倍。任何形式的说笑

或伪善,都是野蛮和卑鄙的,心头
犹如被灌满了铅,满脑都是
无助的哀嚎和急促的呼吸机声响。眼睁睁

看着人间在受难,我们
像困兽,束手无策。一场雪

掩藏不住人间的悲伤和感动,一场雨
替我们流光了眼泪。丹江边

腊梅已经荼靡,我的眉头
还积雪未消


卷土重来

一边是梅花含血的怒放,一边是玉兰花
举着酒杯落魄的寂寥,另一边
病魔吞噬生命的哀嚎,愈来愈惨烈
累积攀升的数字,也愈来愈惊心
像野兽张开的嘴,像一片乌云
时刻准备吞没世界。解药

不单是死里逃生的数字,而是
被困住手脚的人,是否感到
做人的尊严和内心的安宁。浩荡的时间

像痛失亲人后的泪水,奔流不息
被洪流卷走的人,除了被带走的呼吸
留下一个个心灵的空缺和黑洞,高悬头顶
日夜难眠。回溯历史

人类的每一次灾难,为什么
总是惊人相似,甚是一次次的翻版
——仅需修改一些人的名字和数字,以及
故事发生的时间和地点。我们无法选择历史

也无法选择重来,任凭
悲剧一次次选择我们,免费做群众演员
车轮碾压过黑压压的头顶,扬长而去



雨水谣

捉弄,似乎
从不商量和预告,低烧的太阳
替代了一场雨赴约,没有理由
也没有道歉。饥渴的草木

除了忍耐,只有期盼
下一场雨的到来。可是

迎春花等不及,泥土里的种子
枝头的桃花等不及,屋檐下
已经有春燕在忙着筑巢。在人间

一枚枚行走的口罩,掩饰不住
内心莫名的焦虑和恐惧,恨不能
掐去日历中这段灰暗的日子。发霉的心情

在等待一场雨还魂,超度这个春天
所有亡灵的悲伤和苦难,给世界
一片澄明和欢愉快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27 17:17  荐稿编辑 姚波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3987-1-1.html



4:彭树|诗三首

伟人留下的三个锦囊

伟人的遗嘱
比伟人生前创造的事业还要伟大
确切的说,伟人的遗嘱
是三个锦囊
规定每隔一百年才能拆开一个

第一个锦囊拆开时
伟人的接班人和继承者们
看到:永远不要相信美国人。
他们照此执行
使得这个国家安全地度过了第一个百年

第二个锦囊被拆开
上书:永远不要相信苏联人。
此时苏联早已不复存在
但这个国家的精英们
对伟人的遗嘱仍坚定不移地执行
这让他们又幸福地度过了第二个百年

现在已经接近第二个百年的尾声了
第三个百年就要到来
当前的形势远比伟人活着的时代
要复杂得多
但没有人怀疑伟人的预见性

他们正聚集在那间森严的房间里
准备把最后这个锦囊打开


所有的树叶都将停止表达

风吹来
吹着阔叶的白杨
每一片树叶都有不同的动作
在阳光的反射下
仿佛许多翻动的手掌

他们的诉求杂乱复杂
赞成的,反对的,思念的,拒绝的
我还是第一次如果近距离的感受到
一颗树的喧哗

风停了
所有的树叶都迅速而整齐地
停止了表达


中药渣

据说将中药渣倒在路口
路过的人
就会将病魔带走

但是你想啊,健康的路人
会不会因此染病
将多么无辜

我无数次看到
行人们
刻意回避着病人的家门
不去踩那敞开在路上的
等待认领的病痛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2020-4-25 14:57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3854-1-1.html



5:冷瞳|诗四首

雪,下的那么认真


雪,下了好久
北风裹挟的意志,
在旋转,飘飞
冽冽鳞片,衣甲
听到,出征隐约的号角

屋顶,街道
花草树,木的枝桠
一地战损的尸骨,
泥浆愈发狰狞
天地间的一场抗争

雪依旧在下,
忧郁的眼神里
流着死亡的泪,
冰封着闪电,
终会在春天炸裂。


母亲的怀抱

小时候,
门前那颗石榴花
亲切,火红、温暖
您的怀抱。
忙碌疲惫的农活,
我撒娇稚嫩的声音
抹不去您一天劳烦

长大了,一只候鸟
在异地天空中
想飞入您的怀抱
就是家,
那个盼归的空巢。

如今累了,
一身伤痕,
您的怀抱,是我
触手可及却不敢拥有的梦。
一碰触,心底泪
就会澎湃着涌出眼眶
湿了欢颜
我怕那个梦啊,一走进去
就再也不想出来


拯救
   
恐惧,从无边的黑夜
忽然醒来
密密匝匝包裹
无形的手
巨大,狠厉
步步紧逼窗棂

风中摇曳着烛火
黑影瑟缩一团
剿灭了泪水,
最后的光,熄灭渐隐
向夜的更深处,走去

尚还有一丝柔温
我滚动身躯
搓成一根芯
重塑一个我
希望点燃光芒!


昨夜风雨昨夜梦

霓虹灯亮起的时候
北方,传来了你的怒吼
声音漫过八楼临街的窗户
灌进我的耳朵
整整一夜,我都在你的怀里飘摇着
像一只没有内容的信件
也没有寄达之地
在城市的夹缝里
同那些被你撕裂脱离母体的树叶,花朵
一起游荡在另一个空间里
打湿了自己的身体,
我的灵魂,催醒我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26 09:21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3879-1-1.html


6:李飞骏|诗三首


活在人间


戴了几十年揭不下的面具
庚子年又戴上摘不掉的口罩
路过春分节气
我感到不安
说好的 春天我要把好运分给女儿一半
可惜这个春天被冠状病毒盗走了
让我不得不低头
我服

这个世界让我服气的太多了
祖国  社稷  黄河  长城
网管  城管  红袖箍
躲不开的敏感词  数不清的摄像头
都让我口服心服
我和我的小伙伴们
都信奉沉默是金
我们不得不充当悲剧中的路人甲  匪兵乙
盛世谎言的标点符号  感叹词

我认真地活着
不知道活着为了吃饭
还是吃饭为了活着
我假装路过人间
假装活过
假装对得起未来阳光下墓碑上的汉字
想起为天地立心  为生民立命的少时的理想
作为孔子的老乡
心生羞愧
我必须打起精神
在狗屎的生活中
提炼黄金



5分钱的价值

一颗疯狂的子弹
从1968年的春天
穿过林昭36岁的心脏
她是春天的长女
注定要背负一个民族的屈辱

那颗5分钱的子弹
呼啸着穿越了半个世纪
炮弹一样击中了
写武汉日记的作家方方
65岁的姐姐没有被新冠病毒击倒
却被唇枪舌剑伤得
千疮百孔

在5毛满天飞的年代
女人的尊严还是只值5分钱
一个53岁的男人
站在两个姐姐之间
像被亲人遗弃的小弟


真相的哥德巴赫猜想

说到真相
春天的花儿都笑了
立完贞节牌坊的小姐也笑了
只有他一本正经
用一连串的成语
证明他说的才是真相
他重复了1000遍
他知道,你不信
我不信
然而,韭菜们相信
偏偏小明不信

老师在黑板上写下1+1=3
三道杠和红领巾们都信了
不对,1+1=2
小明,滚
叫你家长来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30 21:36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4248-1-1.html



7:影子哥|诗三首

在场

所有的光。影。和幻象
次序败下来
风声暗接雨滴的暧昧,被诟病的细节
由芭蕉叶去宽宏解读。爱与哀伤
像一对孪生体,妥协,或抗争

逼迫一只乌鸦,交出黑色的罪状
一只无形的大手
扼住呐喊的喉咙。也许失败在于手段太明显
在于窗外鸟鸣清脆明亮
落入俗套,落成别人手中的把柄

洋流的行程。回溯。与逆行
一次次死于半途,一次次刷新我的历史,爱情观
它释放出来能量,不亚于所有的暴雷
将一场雨追赶的紧一阵慢一阵
其中,有你我的纠缠不清


有一种光


包括影子。镜子。本体和喻体
被一些事情追逐
某种支离破碎,单纯的想法
被岁月所引用的对比
群山。云朵。湖水。大平原
与它关联的色彩。让我同黄昏失去默契度
黑夜,有种与之融为一体的冲动

它所代表的一部分。之于我
春天仿佛回到静止状态
踩满脚印的小巷。磨损的门锁
惊蛰日,目睹万物复苏的迹象
尽在其中。之于万物
月光,夕阳所折射的光学原理

一种辉煌在另一种辉煌里湮灭
或脱颖而出。一切皆有可能,在供给
与需求如此不对等。苦难的人间


存在


是对称,或是对比,对峙,貌合神离的孪生兄弟
像我这样活着,之于世界的核心观
在所有修辞的词汇面前
不堪一击,化为光,抑或化为乌有

用一些名词作为喻体。诠释
虚拟的春天确实有点难度
比如说粒子与分子。月缺与潮涨
抗拒与妥协,等等
像蜕去明亮的蝉,以黑色的悲鸣
与阳光激战一生

在死神的面前。一只黑乌鸦
听一群灰麻雀叽叽喳喳
说出各自的抱负与忏悔
众神不动声色。有人莽撞奔突
有人畏手畏脚
有人摸着石头趟过一条河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27 17:48  荐稿编辑 彭云霞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3989-1-1.html


8:老影子|诗三首

麦田

走过村庄,河流,呼啦响的杨树林
冲进一马平川的麦田
像一只狡黠的兔子

在它的面前显得多么渺小
一只孤独的羊羔一样小
躺在它的怀抱里,你仰望天空
更辽阔的远方

那些熟悉的味道。记忆中的奎上村
那么整齐,饱满低头的麦穗
多像伫候我们归来的女人
等待男人的镰刀


一束塑料花


活在青花瓷的瓶子里。摇曳
或许是一种感觉,阴差阳错的缘分
早与晚。醒来或睡去的无所谓
与鸟鸣清脆无关,与假惺惺的赞美无关
与水深水浅无关,与某种暗香浮动无关
与呼吸无关微笑无关,与活着无关死亡无关
一束塑料花宛在水中央
模仿一朵莲的姿态,神韵,脱凡超俗
与清风调情,与蜻蜓暧昧
模仿人间的情欲
发烧生病。感慨。更年期的烦躁
脾气。想法。孤傲。野心勃勃
它有它霓虹闪烁的夜上海


关于更改简史

我想更改病灶的源头。泪水。伤悲。雨季。大海与沙漠的敌视
更改生命的原始密码。墨守成规的心理。食物链。丛林生存法则

更改犯罪心理学。青春最好从头再来
更改相爱的理由。过程,和始料不及的分手

更改出生与死亡的时间,空间。中年的累。老年的苦
地球仰望月亮的圆缺,月球俯瞰人类的参照物

更改原谅的念头和行动。瘟疫的罪恶初衷与图谱序列码
一些尘世间,带有烟火味的词语,重组与诠释

更改命运的安排与不可违背。辩证法。宿命论
你我的立场不同的坚持和决绝

更改春天里,我与阳光,东风。相向或向背的吸引与排斥
更改白天与黑夜难以融洽的不合时宜。你我今生的老死不相往来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26 18:34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3904-1-1.html


9:蓼子|祖国的春天多了一竖

徘徊的窗口
不单是一个人的沉默
天空小起来,小的
只有一朵云一只鸟或一本书
只有一片灯光中越聚越拥挤的蛙声

指手划脚,吆五喝六的举动
突然自我藩篱了
隔着小巷,已多日不见遛狗的身影
寂静,封控村舍
像一支支含苞的花蕾
创意绚丽的画卷

从柳梢望见了嫩黄
从草尖上的露水,你又会望见什么
是辽阔大海
还是额头沁满的汗珠
此刻,祖国的春天多了一竖
捍卫每寸沃土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28 12:25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84049&page=




10:悠然心会|对比调查


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

一个调~查
跟着一个调~查

有人以为调~查是奇耻大辱
拼了老命,一跳老高

有人安静地接受调查
而大半个朋友圈都沸腾着

这个人的调~查
调~查可以是这样无尚荣耀

有人说:四月初八,王小妮的日子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1 00:10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4256-1-1.html




11:老家梦泉|心叶藤


每天上下十三楼
只有她
坚持留守
用她绿油油的执着
净化周围的空气

几乎没什么索取
一勺浇灌
就回馈你无限的绿意

时常与她对视
我用我灰白的沧桑
她用它肥厚的稚嫩
我深藏隐私
她坦露心迹
我被“病毒”逼进口罩
她蓄满蔑视
任阳光弹奏她的刚强

我们都有一种攀爬
都面对一些束缚
每一点提升
都踩在捆绑的肩上

一对忘年交
我靠近她的清纯
她挽起我的落霞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30 22:32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84252&page=



12:拾荒|诗六首



现在,没有谁比一丛荒草
更亲近,更能遮蔽着我的父亲
父亲一生都在为了铲草除根而奋斗
最后放下锄头,长眠于此
而那些被铲了一茬又一茬的草们重新集结
像一场盛大的停战仪式
所有的士兵从战壕里起身,冲上高坡
我是带着火种来坟前跪拜父亲的
也跪拜这些将被我付之一炬的野草们




坟头是最小的山
压着一个人一生的攀爬
而那些青草
只需要一个春天
就能让新坟变成旧墓
想到父亲的一生
都在一座山里摸黑
饱受草根之苦,多么委屈
而登上父亲的坟头
我只用了很小的三步




每年的草都是新的
一场秋风就全部变旧
这些坟头的茅草
每一片叶子都像匕首
过了秋天就成了老刀
刀老了
习惯了卷刃和断裂
它们曾经
一茬一茬都和父亲对峙
现在覆盖着父亲
成为父亲的偏旁部首
把父亲一生的钢铁
都失去了刃口
让我每一次跪拜
都像在弯腰磨一把刀




我一直不能原谅
那些砍伐者,只伐走树木
却留下端正的树桩
一年一年在年轮的边缘
生长着木耳
我还讨厌那些刨树根的人
朝着手心啐出的唾沫
讨厌他们一面挥斧
一面咬牙切齿的样子
我讨厌我自己
也是这样的人
曾用伐倒的树木打制棺材
又用刨出的树根
烹制菜肴,操办父亲的葬礼
我讨厌树根刨出后留下的坑
像等待棺木的墓穴
我讨厌墓穴,埋了一棵树的一生
和我父亲一生的灰烬




我仔细观察过村庄里的羊
每只都有一双水汪汪的眼睛
仿佛一个心怀悲悯之人满含泪水
但我从未见到一只羊真的痛哭流涕
就算被摁住宰杀时
连它一声接一声地哀嚎
都软绵绵的
如同天堂里的祷告


劈柴

真的
我活不成一棵树
这一生,除了斧子
我再无枝杈,报答春天
我能为死去的树做到的
就是不停地挥斧
一颗蓬勃的心,究竟经历了什么
才会站立着一直到死
像一种期盼
我没有奢望
一把斧子就能拯救春天
只是不断地把柴码放整齐
等它说出火焰的秘密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1 11:40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84279&page=


13:刘六佑|诗五首

忍耐

锥子一样的目光,注视着一群吃草的黄羊
一个时辰、三个时辰、半天。狼匍匐着纹丝不动
黄羊吃得鼓鼓时,狼便闪电般冲过去
小学时,操场上有一枚一分钱的硬币
淌着鼻涕的王永亮用脚踩着,在刺骨的寒风中站了半个下午
多年后,王永亮成了同学中混得最好的那一个


求生


被猎人下的套子夹住了腿
狼会把腿连骨带筋全咬断,瘸着三条腿逃掉
五十岁不到的朱广泉,因胳膊疼被确诊为骨癌
他瞒着家人,用斧子劈下了那条患病的胳膊
如今快八十岁了,依旧谈笑风生


护幼

狼崽被掏走,母狼会闻着气味去追魂索债
一年、两年、多年,母狼都会寻找时机报复
村上的疯二娘见谁都骂还扔石头
小女儿被邻家的藏獒咬破了衣服
她不要命地冲上去就和藏獒撕扯成一团
直到被咬得皮开肉绽,因狂犬病去世


气节


狼洞外,任你深挖火烤、还是加上辣椒熏
狼都不会束手就擒。要么乘其不备从洞的另一端跳向悬崖
要么用狼爪把洞刨塌,活埋自己
“断肠铭志”的红军师长陈树湘受伤后被捕
在敌人面前将肠子掏出咬断自杀,年仅29岁


累赘


无论多饿,狼都不会吃得把肚子撑到极限
猎人骑马追赶一匹刚吃完黄羊的狼
为了逃得更快,狼会把肚里的食物吐出一部分
我读到过很多作者的自我介绍
会员、理事、副主席等一大堆头衔
读他的文章,连第三行都看不下去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1 12:15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84285&page=


14:亚拉索|在医院


我在医院已经10天了
但我不是病人
那个睡在我临床的老人才是
她是我的老母亲
按照各种医疗器械的意见
她身体的零部件
已经大多严重磨损
然而医生轻描淡写
还说都这么大年龄了
我当然无法反驳什么
毕竟这是基本的事实
作为时间长河中的一粒尘埃
赤手空拳的我无力改变什么
这也是人类的宿命和苦难所在
每一个人都在列队等候
只是有人从容有人慌乱而已
但老来的艰难
病倒后的苦痛
让人常常不能自己
悲伤如同医院的墙壁苍白无力
老母亲倒是很宽慰
她努力把疼痛咽进肚里
只是豁开的牙齿走漏了风声
她午夜的一声轻叹
惊醒了西岭雪山上的一层积雪
于是一场春天的雪崩
从我内心滚滚而来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4-28 19:37  荐稿编辑 姚波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4080-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新诗网

GMT+8, 2020-8-13 13:55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