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6|回复: 0

《诗歌周刊》414期原创推荐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3 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忘了也好 于 2020-7-3 15:40 编辑

1:山东石棉|诗十首

剪影

早晨,看高耸的楼房
楼房间参差的天空,这时
一只鸟毫无预兆地
闯进来
它值不值得写?它的名字
是个巨大的疑团
不规则的背景里面
它,被一个剪影草草概括了
这潦草的剪影,这个
小的黑点,值不值得写?
尖锐的鸣叫破体而出
这道闪电一般的
声音,值不值得用上
最珍贵的词语?
转身,回到书案
无数相似的剪影已呈在眼前



空着的位置

午后的公园里
有一个我的位置
就算我不去
也不会被别人抢走。那是一块
栾树的浓荫或者
鸢尾花坛的大理石边沿
它空着。午后的公园
只有公园
和迷人的荒凉
什么时候可以去
坐一坐呢?
我浇花、喂鸟,收拾房子
然后想起了它
朝着公园走却中途
拐向相反的方向
信步在荒唐谬误的路上
我想起了它


山腰为界

发电塔的运动极为隐蔽
通过光线的细微变化
才能判断
风叶在缓慢旋转

山腰没有一丝风
风都聚在山顶
参与雄伟而缓慢的运动
那是初夏,闰四月第六天
栅栏围起一片
炎热的墓园
阳光浑浊、厚重
照着山下的村庄,和田野

举目望去
万般事物形如静止
站在整个静谧世界的上方
顶点是
一座发光的高塔


荒芜的院落

满院荒草,其中
有我不能辨识的种类
杏树的叶子和果实
在初夏,统一呈现绿油油的生长

真是长势良好的上午!
婶子们坐在树下,围着母亲
使用四十年前的方言,说的是
已经听不懂的家常

要是父亲还在
他会过去说两句话
然后,跟我一起铲草
他说话时声音很大
他挥舞铁铲,有用不完的好力气


那天

那天,在济南
下飞机后无处可去。汗水津津
被我嗅到了,热腾腾的
漫过身体的沟壑

阳光铺在车道上
有人穿过斑马线,去停车场
一棵树正在开密集的叫不出名字的花
阳光,照着它
成为济南城
最辉煌的一块阳光
所有的汽车都面向它,停着

穿过斑马线的人
所有的,都朝它走去


一年没见的树

一年没见的树
并不比从前茂盛
推开窗,看到了去年的小鸟

前面的老房子
苦苦伫立了一年
似乎什么都没有等到
墙根下停着摩托车
烟囱,钻出破旧的炊烟
时而有人经过¬——

去年的老妇
继续走在缓慢的路上


要是

你来看我
必须走很长的路
要是吃得了苦,就来吧

半路遇到了会写字的人
会吹笛子的人
会打铁,会做木工活的人
就跟其中一个回家,他将生起一堆
善良的火
要是你还是想来看我
就继续赶路,但别离开他

等了很久啊
要是你真的来了
就跟我去看我栽下的树苗
它们长得很好
我能放心地老去


萝卜

喜欢莒县的青萝卜
又喜欢枣庄的红萝卜
每天为此纠结
何必呢?今天,我把它们炖在一起
用最好的调料,最贵的肉
炖两个平常的萝卜

餐桌上
吃饭有了仪式感——
吃一口青萝卜
吃一口红萝卜
看着坐在身边的亲人,想一想
离得很远的亲人

如同平生第一次
认真地吃饭
所有亲人平安地坐着



领地之诗

去山后的林子采摘坚果
把庭前落叶打扫干净。人间之外
种上人间的花草
方形门窗时而打开,时而关闭

有很多时间结交植物
记住它们的名字。浇水、修剪枝杈
到远一点的地方
开垦荒地,但不伤害它

我的领地很小,国土贫瘠
足可构建完美的制度
我睡眠安稳舒适,梦里有无数人民——
圆柏和侧柏,柳树和白杨


微雨

滴几滴就停住的雨
依旧叫做雨,这是铁律般的命名

下午短暂的不悦
难以描述,但是它存在

爱!这无原则的爱如顽石
而恨,如微雨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2 09:39   荐稿编辑  正月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128-1-1.html



2:耿文|诗五首

拒绝

我拒绝那些聪明的头脑
我拒绝那些复杂的事物
我拒绝那些虚伪的灵魂
我拒绝那些伪善的面孔
我拒绝意识形态的权势
我拒绝那些歌功颂德的文字
我拒绝那些找不到源头的爱
我拒绝那些找不到结尾的恨
我拒绝强加给我的任何东西
原谅我,我将是一个一往无前的拒绝者!


我们的现在

过去我们有
维米尔画面一角的面包
戈雅写生的一块羊排
梵高的一块土豆
现在?
我们拥有文字、图像的泛滥
却失去了文字、图像的信仰与力量


枪声

枪声响了
一只被猎人射伤的鹰
用那沾满鲜血的红
在天空中定义了死亡
它只是要回归大地
它并未低下头来
它只是像那些流浪的星星
回到归宿之处


哑巴

一个乡村的孩子
去了城市 面对人群
成了一个哑巴
他是外乡人 更像是逃亡者
速度刺伤了他
当他在这个城市遇到第二个
像他一样的哑巴
他们都将用乡村的语言开口说话


错觉

太阳火辣辣的
照在这个失去父母孩子的脸上
晒干了她胸中的泪
太阳一会就要下山
将会由热变凉
孩子,我只是期望
你快些成长 不要
错将自称太阳的人
认作是自己的父亲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1 20:16   荐稿编辑  紫槿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112-1-1.html


3:周焱|诗四首

日复一日

我不得不长时间盯着一块
扁平的太阳。它缓慢地烤干了
我眼井的泉眼和星光
我把禾苗和种子
都种在一种叫做excel的表格里
这样的劳作,不流汗水
却有着旷日持久的磨损
每一天,我都推着虚拟的巨石上山
像获得某种虚拟的奖赏:
每一天,当太阳西沉
河流就松软下来



五十八

作为四川人
我23岁,才第一次去成都
作为中国人
我28岁,才第一次进京
我的父亲,今年58
以上两个地方,他都没去过

第一次提议坐飞机
他说不需要那么快
是啊,在乡村
守着一季水稻成熟
守着孩子长大
都不需要那么快


宝轮寺大殿

慈航普度的大殿
空无一人。女居士
身穿蓝色花布睡衣
在大殿后哼一首毛主席时代的歌

一只狗
从她的身旁窜进大殿

我从厕所出来
狗也出来了
一对香客,在扫码
门口的五星红旗
正迎风招展


母亲的密码

前些年,母亲的手机锁屏密码是
3个65,65是她的出生年份
后来,密码换成了878787
那是我的出生年份
完成了结婚生子,我的贷款也还了些
母亲的密码就换成了939393
那是我妹妹的出生年份

每一次打开手机屏幕
她最放心不下的人
都现身三次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2 08:48  荐稿编辑  牧驴山人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125-1-1.html


4:离若|诗三首

端午

未到端午,已酷暑难当
高出往年几度的反常天气
是不是诗人三千年前的孤愤在江底拱出了水面。

伫立江边的人,清绝如鹤。一声长问
已不能令一个朝代从死灰里跳出火焰
从黑里洗出白来。
不如让一条江反扑自己
不如和一块石头保持千年沉默。不如

把坚如磐石的问题交给水去解答。看呐――
艾叶已返青。菖蒲在水边招摇
龙舟如箭穿过宽阔的江面
浓香的棕子洒向鱼虾

――一个节气已形成。纪念只为凭吊的一种
就如我在一首诗中罗列出众多意象:
明月。石头。火。湖水……
它们无一不是纪念一首诗的诞生和死亡。


暮晚

这是我重又归来的故乡的一部分
这是苍莽河山最后的破碎和完整
――群山。落日。枕木。废弃的铁轨。

我站在这里
无来路可回头。亦无归途可抵达。
五月的蔷薇开得正盛,鸟鸣正欢
一层层往上叠加的苍翠
加深了暮晚的岑寂,治愈了
落日下一条河流的忧伤。

归来后的心
再无波澜与起伏。
那么多鸟振翅的天空,微微倾斜
是我永远无法探究的秘境。
它们的鸣叫,饱含沧桑和热爱
使我泪流满脸
仿佛离世多年的亲人,携带雨水而来。


饿

有谁在饕餮之餐后
听见我童年饥肠辘辘的饿。
有谁在绿树成荫的校园,宽敞明亮的图书馆
听见我少年交不起学费的饿。
有谁在花前月下,卿卿我我之时
听见我中年朝爱人的孤坟跪下的饿。

这么多年,我带着我的饿辗转各地。
荒漠。沙滩。悬崖。戈壁。
泥泞携我奔跑过
雨水为我推波助澜过
落日的手,也抚慰过我的辛劳,疲惫,和苦涩。

我写下诗歌。让它们像一把锋利的刀子
在我和命运之间,施刮骨疗伤术。

可我写下那么多首诗
却没有一首可以填饱我的饿。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30 15:12 荐稿编辑  王美林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059-1-1.html


5:徐长森|诗三首

六月的麦田

镰刀带着麦田,在六月
已接近母亲
麦粒的温度,神知道
那一缕袅袅升腾的香烟
只为诉说丰收的喜悦

此刻,一个留守的村庄
在倾诉整个季节的诗意

在生生不息的灯盏下,有人留守村庄
有人奔赴远方

——为了养大阳光
在六月的麦田
喂养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


静处

寂静极了。寂静——
太阳落山没有声音
月亮升起亦没有声音

一个村庄空下来没有声音
一个游子远走他乡亦没有声音


看日出

爬泰山,一定要
用双手爬
戴好护膝,保护好膝盖
膝盖感觉疲惫就要休息一下
快的三个来小时,慢的
五六个小时就能爬上去

记得那是元旦的前夜,特冷
——保温瓶的水都成冰
手机冻得已经死机
能不能看到日出要看运气
有人十次不及其一
而我看到日出的那刻
整个血液沸腾着,真的有
一个太阳从我身体里升起来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28 21:14   荐稿编辑  王美林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000-1-1.html


6:胡有琪|诗五首



诗人朋友老鬼和我谈诗
边谈  边腾云驾雾
我说了一个基本事实
诗点不燃你的烟
你的烟却可以点燃你的诗
在你的烟里
我闻不到诗歌的芬芳
在你的诗里
却可以闻到一个烟鬼的臭味

他滑稽的打了一串哈哈
本想掩盖窘态
口腔里的烟臭却突围而出
愤愤然的把我罩住
让我知道
烟鬼诗人的诗不容半点亵渎
否则
你在烟圈中还不知是怎么被熏死的
总不能说  烟是凶手
判它个无期徒刑  
对老鬼来说这管用吗


晕死他们

我在给朋友们传电子诗集《爱的共和国》
等待  
还是等待
我有足够的耐心
但我有一点点担心
朋友们有阅读的耐心吗
也许  他们会说一二句充满爱心的话
里面有电吗

反正  我的台灯有电
正笑模笑样的看我
那么痴

发了就发了
我也就放下了
诗  不吃饭
我怕喝不上茶
口渴
但不怕朋友们泼我一身的沫
越泼  我会砸他们一身的诗
晕死他们



纸上开花

不是开花的季节
我却笑了  真的是傻里呱叽的笑
也不管有没有淑女的样

在雪的干净之上
翻出白里的黑
让雪  哭笑不得

其实  我是一个画家在宣纸上梦遗的精斑
梦醒后  用毛笔沾墨作了手脚
混入一棵梅树  装高雅

很多人围了过来  向我惊奇的指点


桃树

人们都在欣赏桃花
然后  把桃花别在衣襟上
好象自己就是春天

桃花走后
春天也被大大小小的眼睛带走了
人散了  不再关心桃树
桃树结的果子
独自青着脸  独自涩

桃树占了一签
命走桃花运  
犯煞
看到批语  纠结的桃子反而笑了


那一年

我被评为劳模
披红戴彩  在台上热泪盈眶
现在我老实交待
其实  当时我在性幻想
和我握手的女领导穿的花毛线
真的晃花了我的眼
我在想  里面的乳房是不是像馒头
白不白

那一年  我把合影的照片放大
挂在堂屋的正中
常常幻想得流口水
要是和她的结婚照  多好
那真的是一个挖煤工的幸福梦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29 10:46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022-1-1.html


7:冷瞳|被风吹走的两张纸牌

那时日子很慢
我们有足够的时间
跳房子,窝老羊,晒太阳
闻青草的香气
听淅沥的雨声

我们是一副完整的纸牌
不论是黑桃、红心
还是方片 、梅花
都有着从1到王的梦想

后来,风吹走了两张
一张去了天堂
一张去了远方
只有一些记忆,日渐
老去,在这个叫故乡的地方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1 16:17 荐稿编辑 瑞雪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103-1-1.html


8:舒布衣|诗二首

七月

栀子花已在枝头上枯萎
徒留下一抹余香。白色的裙裾已慢慢远去
唯有故事还执着地留在过去,不肯转身
一大片大片的绿荫覆盖过来,还有说来就来的雨
窸窸窣窣地打在我的心上。我说过
我会把你忘记的,就像大海之于蓝天
我之于你。我们在七月,雷霆风暴般的分手
而又频频回顾着不舍


安生

有太多的事,都还没有来得及去做
我们总是任着性子,在晴天等雨,在石头上等花开
彼此惺惺相惜,却又相互厮杀,总以为太阳
每天都会升起,你每天都会在我身边
笑靥如花。举头三尺,都会有神灵庇佑
万物皆美好,众生皆安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1 11:06 荐稿编辑  牧驴山人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089-1-1.html


9:南国杜鹃|山东纸贵是有道理的

伪造学生档案要用纸
伪造户籍转移要用纸
还有许多一路的伪造都要用纸
这多出的一个苟晶
这多出的一个陈春秀
这多出的一个王丽丽
还有多出的二百多个
甚至更多
就像人间多出的一串串火苗
都要用纸去包住
所以说,山东纸贵是有道理的
可是,纸最终又包不住火
为什么还要那么做
包一天算一天,包一年算一年。
为什么不用铜,不用铁
铜铁用于铸剑
它们过于明火执仗
还是用纸好
这样显得斯文一些
文是文明的文
文化的文,文不对题的文
蚊子的文,语文的语
什么乱七八糟的
此处不宜骂人
脑子肚子都快被他们搞大了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30 16:00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87060&page=


10:老实诚|外来劳务者

行云流水一般
行走在云的边缘
在以前种庄稼的地方
让自己的汗水顺着日子流去

太阳升高一尺
脚手架与他们的身影
必须拉长一天
那些钢筋水泥跟着一起拔节

风吹着他们的衣角
与云一起飘起
在高楼拨开晚霞的时候
一粒星光正落在胸口
似乎想发芽成乡愁

明天他们就要走了
去另一个城市
与另一个季节交汇
种另一种岁月于风雨中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1 07:04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083-1-1.html


11:养心兰|诗五首

芒种

变换着枝头和声调
杜鹃像离世的亲人放心不下自家的孩子
布谷——
快快割麦——
天掉水,天掉水——
这声音,听得让人伤感
傍晚,步行永康南路,看见新粮晾晒在公路边上
坚硬的城市一块烟火馨香的农事
仿佛奶酪
我的男人说起蜕皮的往事
以看收成为由,几次蹲下,捡拾
用牙齿咬破麦粒


橘子

剥开她
这拥挤的等待被强吻的嘴唇
饱满,多汁,甜
喜欢牙齿戳破的一瞬
喜欢每一根神经末梢瞬间得到的快感
喜欢。把一张空空的橘皮复原
或菊花一样张开
放到有阳光的窗台上
那些为爱把自己掏空的人
不知冷不冷



静物

白色的墙壁
白色的床单,右边一张,左边两张
它们是画中静物
与同样的一张,略为苍白的我
祭品一样摆放在上帝面前
风从窗户进来,从门出去
风是流动的静
探望是轻柔的,甚至是愉悦的
时间滴答,听不见回声
一截河床有臣服安静的美
尘世纷扰
她,只被时间穿越


过往者

泥胡菜的白头发被风剃度
空空的脑壳,直立的茎,有决绝的美
一场雨后,无数的小飞蓬窜了起来
像隐去腰身举着尾巴的小动物,穿梭路边
过往的人有比我老的
有比我小的
我们一同在这条路上
目睹生命更迭
每天。以跑步的名义,努力使自己
蓬勃而长久


夏至

宜静。宜轻柔。宜寡淡
宜亲近流水,草木,看蜀葵单瓣的花
宜拖着涨满乳房的山羊一样低头吃草
宜在晚风中的十字路口不为来往车辆所动
宜听小曲,轻轻哼唱
宜如流云过后的天空,一点点
删除自己

我一边流汗,一边畏寒,一边和你说话
很多病始于夏天,很多命
都终于冬天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29 16:27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033-1-1.html


12:野兰|诗三首

无法粉饰

落日碰壁,打补丁的
祖母站在墙上,向日葵的孩子
站在底层,在阴影中

泥土状的人来来去去
留下无弦的琴、无牙的虎
无花的果。最天真的人
拿了一支笔

描摹明天,以及
餐桌上的笑容

迷茫的祖母,在历史的墙上
子弹曾洞穿最坚硬的骨头
——那无法粉饰的部份

后面的墙开始崩塌,他们
递给我许多颜料
——总有些东西,是无法粉饰的




孩子们在画刀
仿佛世界是块砧板
人形的动物太多
刀鞘是缕空的
月光与花朵可以洗去血污

天真的刀,在纸上划出界线
吃土的人蹲河岸,喝酒的人居高楼
暗物质应该在最深的海沟

但真正的刀子经过处
只有羔羊的沉默
操刀者,早已漂洋过海


无立足地

瓦罐落地时
群山已掉过头去
蓝色的马
步下了河岸
一支梨花穿过鸦啼
挑出你眼中的沙子
八百里外
蛙声应该别在祖母的衣襟
幺妹的笑声沾着稻花
如今萝筐倒立
村庄半空
我拿什么
来挑起水中的明月、河畔的權木
和四月的你
立足处,不过是一片桑叶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6-29 13:03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030-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新诗网

GMT+8, 2020-8-15 04:30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