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回复: 0

《诗歌周刊》417期原创推荐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24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正月|诗八首

煮饺子

再次看了一眼翻滚的水
我把盖帘担在了锅沿
我先是用漏勺轻轻地
推右边的饺子
完事后转一下盖帘
再慢慢地推另一边

两边的饺子都下去后
空当便彻底出来了
此时,我已无需
再那么小心翼翼了
我随意拿漏勺推撞它们
目睹它们一个个跳向水中

哦!多么熟悉的画面
当年在海兰泡
俄国人也是这么干的
数千名中国人
像饺子一样被他们
用枪驱赶着跳入翻滚的黑龙江
而无一人得以脱逃——


老女人


不可否认,她是相当健壮的
能把一个大大的煤气罐一拎而起
不可否认,她也是相当年轻的
相对于她83岁的年龄而言

不可否认,起初我是为她高兴的
直到得知她一次次
扛起煤气罐,只是
为了赚取其中的2元钱

而那每罐2元钱的背后
有个长期病卧在床的60岁的儿子


死刑犯

他拒绝了行刑前
狱警为其准备的丰盛午餐
拒绝了为了维护其尊严
(防止屎尿外流)
而进行的裤腿结扎

他举起戴手铐的双手
向前来送行的亲人致意
又向友人致意
然后一脸微笑地
向警车,大踏步走去


历史

秦始皇一遍又一遍地焚书坑儒
孟姜女一遍又一遍地哭长城
赵高一遍又一遍地指鹿为马
陈胜吴广一遍又一遍地造反

司马迁一遍又一遍地描绘事实
贾谊一遍又一遍地分析评论……



如果我是菩萨


我不去做启迪众生的事
也不去做救度众生的事
更不去做给不孕妇女送孩子的事……

我只站在空中
紧盯乌云翻滚的人间
适时叫一声:孽畜,还不现出本相


锄头

木把掉了,只剩锄头
或者干脆说
只剩一块黑铁

我忽然心生困惑
是该为它安一个木把
把它还原为一柄锄

还是把它丢进炼炉
最终锻造成一把
寒气袭人的剑

短一些没关系
就像荆轲拿的那种
能摄人心魄,就已经够了


视角

站在山岗上,太阳从她的手掌中冉冉升起
躺在草地上,太阳从他脚趾缝中冉冉升起

她通过手掌观看太阳时
太阳也正通过手掌看她

他通过脚趾缝观看太阳时
太阳也正通过脚趾缝看他


夏伯渝

1975年,首次攀登珠峰
他被冻伤了双脚
1996年,再次尝试时
因癌症失去了双腿
2014年,第三次进行攀登
但被暴风雪所阻
2015年,新的一次努力
又因地震而被迫中断
2018年,69岁的他
终于如愿以偿,登峰成功
——43年的艰苦磨砺啊
43年的深沉隐忍……

其实,他只需
在背景墙前站一站
便同样能拥有一张
可向世人炫耀的照片
但是,他没有

其实,他只需
像众多登山者一样
给夏尔巴人一笔钱
便可早日站到珠峰峰顶
然而,他没有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21 08:25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829-1-1.html


2:邓云平|诗五首

一个人

一个人,于门外窥视自己。
吝啬,残暴,猥亵;危急,还不够。
剑锋酲亮时;
人间的道场,精致于翻云覆雨手;
习惯于围栏之内的阴暗,
借我一只眼。


背 影

阳光无虞,我亦无虞;
岁月留下青苔,罪恶之花盛开。
百无禁忌。
喧嚣。
吵闹。
一根手指折断。

半枚神话,从书的扉页脱落,
围歼一章断句。
一只拖鞋空空落落,回望向西的斜阳,
撤迁后的遗址。
一栋木屋和一栋石墙怆惶出逃,诚惶诚恐;
这些年,我遗落于深渊的前方。

广告牌上的彤云,自编自导。
颤栗。
窒息。
我是一个乞丐,托钵前行,
乞讨空落的回响;
怀想一条干净的河流。


致一位故人

天空下的墓碑是脆弱的,
两行阴刻的文字,模糊人间真相,
大戏谢幕时,契约解除,信徒音容宛在。

诱惑的旌旗毫无意义,像风吹过。
死亡的路径终结一切开始,一切懵懂,一切似是而非的磊落。
人世的阡陌,只有两条,
一条往东,一条向西。

我们的一生都在举手,赞成,顺从,填写表格。
双手举起燃烧的火炬,
垄上荒芜的杂草,道不出勋章的背景。

想哭,却没有眼泪。
想笑,却早已失声。


一双手伸向时间

我相信,土壤的深处;
这一日璀璨,嚎啕还在奔跑,包括故土;
哪个深渊,根深蒂固;

这些年,流行铿锵的壮语、豪言;
欺骗人世,欺骗我的光明磊落;
欺骗巉岩淌过的泉水。
其实,死亡是一种落拓,剥离神话和童谣。
我们追逐的理想,最终还是败落。

这些年,我跋涉于荒漠,跋涉于险滩,跋涉于你的翻云覆雨;
如果你要埋葬,就埋葬我的肉身。
一粒豌豆犹幸,煮豆燃豆泣吗?豆已不在壶中。
一个符号,凭什么蹂躏我的一生,
这一切,毫无意义。
而我终将坚定,信仰未来的可能。

梧桐花开的时节,一个女巫,沦为自命不凡的人间小丑。
揉皱绿色的帽子。
可我不能够宽恕一切,拒绝我哪一夜的留宿。


一张木椅的午后

我小心地从早晨走到下午,
怜悯一匹草快乐的谬误。
虚幻的愿景和远年的高光时刻不期而遇。

一个盲人触摸我的手指,
诗歌终将半途而废。
赶场天说书的人,买打药的人,吆喝的人,说谎的人已然离去,
赶往一出戏的下半场,悬壶济世;
门槛之外,无人再来。
受惊的水鸟、海鸥, 白鹤、醒来的树叶,也不再来。

我企图说服一个夜行人,坦白死亡的真相,
一双木屐的响声,由远及近;
掷骰子的偈语光芒四射。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22 16:14   荐稿编辑  野兰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893-1-1.html


3:闫殿才|诗五首

有一种善良,很卑微


看到野花漫山坡,努力绽出一粒粒米黄
看到指甲大的白蛾子,在花朵上,翩然起舞
他的眉角,会微微上扬

看到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驼一车废品
弓着,比三轮横梁还弯的
背,努力上行
他助一把力,也会
莫名骂一声

不太会抒情
他有蝼蚁般的命。有时
也发萤火虫一样的光




地震。洪涝。泥石流。
那个不知名的小山沟
上不起学的娃娃们
这些字眼,都捉心的疼

一张红纸裹住的箱子,正面写着
大大的“捐”字

他捏了捏,几近干瘪的口袋
默默排到不远处
献血队伍的后边

自己也有卧床的高堂,和
渴望书包橡皮的孩子
他实在舍不得捐出
那薄薄的几张钞票


与人类亲密接触,是最危险的事情


铁制的钩子,伸进去,钩住狗头拽出
一手放下笼盖压住,一手麻利地用锋刃
沿脖子转一圈
红色的,有温度的血,箭一样,射入笼底
早已挖好的土坑里

十分钟后,身子已僵硬,狗眼翻白
一滴浊泪,缓缓滑向
曾经忠心看护过的人间

在菜市场一隅,心惊胆战地看完
这魔术般屠狗的过程。有种东西,如陈旧的棉絮
死死堵在喉咙间。有种冷漠
如深秋的霜降,薄薄洒向,人间枯黄

与人类亲密接触,始终是
最危险的事情


打工谣

从洗头房出来,他点燃一只劣质卷烟
惬意地吐出一口
烟圈画出一个一个盘旋的问号
蝌蚪一样,在这座城市上空游弋着
像刚才阁楼那张旧床上的遗物

这条弥漫着众多荷尔蒙气息的街道
似不远处布满细沙的银滩
海水一遍一遍漫过,将一些世俗
卷走又送回,送回又卷走

留下这个月的伙食和烟钱
在街头转角的银行,将剩下的,连同卷皱的毛票
寄往三千里外,那个叫家的地方

他没敢留,再回那张旧床的小费





白炽灯,白床单,白色的胴体
穿白大褂的医生,举着一把
白晃晃的手术刀

麻醉的是下半身。她能听到
一种裁剪的声音,把白色的手术室
缓缓拉开。她感觉到
平日里的欲言又止,从拉开的缝隙里
汩汩流出。她把记忆
往前推了推,一滴痛
从刀够不着的地方,滚落下来

有种病,刀
是永远治不了的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19 14:10  荐稿编辑  正月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765-1-1.html


4:沙漠|诗四首

诗歌的邀请函

连续阴了几天,海风劲吹
神天气。
诗歌本已热情
阳光却好事,替我们拉开帷幕

我慢行在宽阔的马路上
人车极少,腾出更大的空地
四周绿植繁杂
试图打动我咕咕溢出汗水的
额上的河流

无意识跳出的词语间
一阵一阵海风,带来清新的问候——
它们刚刚掠过海面
上岸时,采了几朵浪花

昨日海风,已经走了很远了
它们都怀有更远大的野心



坐在雨的外面

每一场风雨中,你虔诚又激越
把自己变成其中的一部分
好像你是史册中
某一个字,或某一笔划
的主人

直到体内每一个醒来的细胞
向你发出破碎不堪的叹息

你并不迁怒。你能做的
就是把生发的过程,当做消亡的过程
让另一个自己,坐在雨的外面
而那么多草木,迎风摇曳,披雨挂水




地铁站


浪潮把我们卷入地下
小倩,我,甬道中的歌手
我们都有着负海拔的习性
小倩从草原来。她告诉我
第一次乘地铁,脸就被挤得通红
似乎隐秘处还留有烙印
唉!帝都的男人也是男人
轻盈的小倩,山体滑坡似的
向我压过来
两座火焰山,从我的胸前注入热量
那个夏天,在那一天变得那么美
让我一直吧咂吧咂了好多年



私人笔记

他说的世界,其实
只限于他认知的部分。他说
这世界的美好事物,多与少
对他影响不大。他只针对一个人
在诗歌里布下温柔明亮的雷阵
他要让一个人
举起双手,他要让一个人
充盈他的灵魂和身体
他就是要分不清,究竟是谁占有了谁

他获得了另一个人的智慧和力量
在这个忽明忽暗的世界
他的脑海里有一道永恒的光

犹如神赐——他在不断强化这样的意识
人海茫茫中,无论风浪多么诡异
他都能获得宽慰——在自己构设的愿景里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20 17:48   荐稿编辑  瑞雪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813-1-1.html


5:周焱|诗五首


动脉粥样硬化检测

不知从哪一年起
每年体检
我都被告知:上半身偏硬
为什么总是上半身,而不是下半身?
上半身早已不再爬行、走路
它所负责的吃饭、打字、拥抱、抚摸、亲吻
都是些愉快的轻松活儿
要说是因为我的思想愈发沉重,硬了
——我不信
要说是鱼骨一样的话,不能说,卡在喉咙,硬了
——我也不信
莫非是我的心脏硬了?
这些年,我时常听见它撞着硬物的声音
但撞着什么,我说不清



猴耍


还完房贷、车贷、车位贷
老婆说,现在越来越觉得
没钱,什么都是空的
“老公,你什么时候才能赚到大钱哦?”
突然觉得她今天的撒娇没那么可爱
微微的不快中,我想起了猴耍
这突然赶来的灵感,让我差点忍不住大呼——
“去买条铁链,把你老公锁起来
带到广场上吆喝,人围成里一圈外三层
你就可以开始喊:老公,你翻个跟斗
好,再来一个
好!给大伙儿打个招呼……”



川外小火车

不再有火车经过
这里很快就成了景点
新站台、人行步道,挤满了人
现在是下午三点,铁轨
慵懒地侧着身,露出灰色的木制枕头

对着手机舞蹈的姑娘
已完成扭臀,露腿等一系列连贯动作
边走边回头张望的大爷
忍不住大骂:妖孽
他的老伴儿格局明显不同
她拉了拉老头儿的手:
疫情过后,国家
更需要网红经济


梦入逍遥城记

我寄居鸟的羽翼
天空的边缘,阳光和树叶
的阴影之间
时而模糊又清晰的记忆
想象,和城墙一样沉默
这里没有言语,所有的异域文字
阅后即焚。日出
从穹顶诞生。月光、暖气
金枪鲨鱼的羽翼,18:00准时供应
这里没有饥饿、贫寒和战争
每个人,都有一块小小的旷野
门口写着——闲人勿扰
非请勿进



X星2065

空气日益稀薄
几平方公里的土地
仅能供养一个人的呼吸
日夜生产的气体工厂
只够为少数人制造氧气
穷人,异教徒,没有牌照的妓男妓女
只能生活在水里
借由植入改造的人工鳃片
大口大口地呼吸
水质不同的河流,水域
租金、税率也各不相同
水草丰美的阿利斯河上游
是普通人奋斗一生的终点

在混浊的水域,我常常想起
几十年前母亲从超市买回的鱼
它们被安置在一片临时的水域
绕着小小的铁盆边沿打转
悠游——
左右不停地晃动屁股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21 20:17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856-1-1.html


6:胡有琪|诗三首

生病的草药

李时珍走了
他的本草纲目还活着

而我从本草纲目走出来后
却发现
所有的草药都生了病
奄奄一息

许多的药铺
已找不到济世活人的处方
药屉里  独缺良心


秘方

那天晚上  反复念叨你的名字
竟念出满天的星星

更为神奇的是
我多年的便秘竟不治而愈
一根白发也返老还童
举着一杆黑旗  站在一堆白发中间
大声发言

从此  你的名字成了我秘而不宣的秘方


去看一个病人

带一包良好的祝愿去看他
他却滔滔不绝说一些治病的处方
比医生还专业

我就奇怪
他这么精通医术  怎么还是病人
我就怀疑这世上许多人的病
不是得的  而是精益求精求来的

最后  我发现自己象他一样病了
浑身不自在  他反而成了医生
一本正经在给我号脉  看病  开处方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22 10:32   荐稿编辑  周焱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880-1-1.html


7:成小二|诗四首


玫瑰的隐喻

以血供养,用时间浇灌
一朵花降临在案头
它已不是植物,更像神赐的礼物
像一个热烈的女子
在我怀中绽放,由内而外的美,持续放大
火星的红,盖掉世间所有的颜色
在星光下构成爱的起源

赠花的人已离开,而我被点燃
活在空旷的地图上,孤独站稳脚跟
疯狂才让人长出翅膀
想你的路上,每一寸悲欢,都有几千公里
手冷,脚冷,夜色更冷
但我心里暖和
一个多情的人,存在,并不依赖肉身

一把火整整烧了十年
我留在旧地,情感里含着更多的糖分
十年前的月亮还挂在天上
案头上的玫瑰
重达一吨,要动用两个省的怀抱
才能抱起你
花儿边落边开,像汹涌的回头浪
这么多年的眷恋和悲伤,要一瓣瓣哭给你听


两座城

如果能移山倒海
我多想,把两座城合并到一起
楼群拥抱,大街小巷相连
时间在广场散步
明亮的钟声,是节奏相同的呼吸

生活有各自的配重
一百多吨的脚步
移不动半分,两座城连拉手的机会都没有
中间隔着田野,村庄,白桦林
还有大山的阻击
风把鸟群吹到一起
风继续吹
分开的云朵,带走两个悲伤的秘密

爱有不一样的邮政编码
灵魂交给翅膀
火车加满油,从梦中出发
哭着喊着,整个晚上都在空跑
月光下多情的站台
相隔千里,像两块孤零零的墓碑


月亮姐姐

天空因冷漠而辽阔
星星那么小,塞不满云层的牙缝
姐姐,如此深的夜色
你从万里之外,借来太阳的光线
让我整个夜晚都不荒废

命运有冰冷的轨道
多么危险,今夜月亮又被地球撞掉半边
姐姐,我还是反对你飞到天上去
不想让你比石头更荒凉
天空不是容身之所
无处落脚,伤心时连哭的地方都没有

人间的路再难走
至少有枝可依
燕子归巢,萤火虫也有池塘陪伴
今夜的月亮只有一个
从外省升起,姐姐,我该筑多少层天阶
才能把你从天空抱下来


悲伤的乐器

如果小提琴能慢下来
蝴蝶飞得更好看
再慢些,我就能把这些声音画下来
用芳香的线条
带你去没有忧伤的路上

迷人的三月,在笛孔里交换春风
铜管做着金色的梦
我尝试着用葫芦丝想你
用埙念你
这些爱已不能说
只能借雨声里的琵琶抱紧你

钢琴在海上升一轮明月
心乱如麻,该用什么乐器抵近你
爱你爱到发疯,连山川草木
日月星辰都发出轰鸣
鼓声敲响骨头,着急时,我用瀑布撕碎自己

许多曲子浪费在空气里
大提琴吟唱一半
更多的声音,留在怀中哭泣
椰胡,铓锣,箜篌,编钟
排着队,爱你的余音
全都饿死、累死、疼死在外省的路上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21 12:46  荐稿编辑   王美林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845-1-1.html


8:南国杜鹃|躲雨记

这场雨风来得太急,蓄谋已久的云朵
夹竹桃林根本不是对手
那架葡萄藤已被打翻在地
我不知道怎么进来的,反正很狼狈
小小的避雨亭里挤满了人
甚至还有几只麻雀,两只蝴蝶
他们彼此友好,操不同的方言,甚至鸟语,甚至手势
麻雀湿漉漉的,就挤在人缝里
麻雀可能认为和它们挤在一起就是一群麻雀
蝴蝶就像502胶水沾在立柱上,姿态优美
那个姑娘的头发被风吹散了
等会可以当发夹用
风暂时还没有想揪出谁
雷鸣电闪一旦被假设出来
再假设一只巨大乌贼在吐墨,在制造伸手不见五指的夜
就可以把方舟的传说演习一遍
看方舟怎么制造,怎么行驶,怎么沉没
这时联想最多的几个词
就是卵翼家园祖国,和比祖国更大的词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21 10:24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834-1-1.html


9:叔苴妹子|诗四首

母亲与老井

小时候,奶奶要我趴在井边
对着老井喊母亲回家
喊了三天,我居然把昏睡的母亲喊醒了

后来老井睁着眼,被活埋在地下
我对着苍天喊破嗓子,母亲也没有醒来


萤火虫

夏日黄昏。萤火虫提着小马灯
成群结队,点亮故乡的夜空,田野
我曾经写诗赞美它们是夜的守护神

近来才发现,它们是夜里的掠食者
它们逗留过的丝瓜藤,千疮百孔


父亲的憧憬

父亲六十岁时,憧憬活到八十岁
而今年近八旬,开始憧憬活过一百岁
他每次上楼后,自己快速用药缓解哮喘
他对读一年的小孙子说,读书获得三好学生
爷爷有奖,每年翻翻,一直到你大学毕业


试着将自己高高举起

我五次徒步登上武功山金顶
感谢上苍,我还能像一只负重的蚂蚁
将自己举这么高
但每次下山,都像是诀别。我张开双臂
想拥抱这座神山,结果抱紧的是
越来越轻的自己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7-17 15:59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7701-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新诗网

GMT+8, 2020-8-15 03:54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