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7|回复: 0

《诗歌周刊》441期原创推荐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4 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党水北|诗十二首

读汪剑钊老师微信圈有感

汪剑钊老师懂外国语
也懂大海的语言
他戴一副眼镜,看东西贴得很近
在棋子湾,海离他也很近

他的手机里
带走了一个活着的海
离沙滩很近的海浪,在他的手机里
一遍遍拍醒那些熟睡的棋子


在海尾湿地公园

黄亚洲老师喜欢摆布海南的沙丘
为那些移动的鸟群建造住所
而我,迷恋水中倒影
迷恋海边的黄麻松,迷恋
一枚久居海滩的珊瑚石,迷恋
道旁默默站立的木棉树,和
老死在木棉树干上的小小蜗牛

在海尾湿地公园,鸟是移动的事物
像我们这些南来的诗人
不停地移动文字
也被命运之手,不停移动


皇帝洞

在南中国,海南
把昌江藏在身后,昌江
把王下藏在身后,王下
把一座霸王岭藏在身后,霸王岭
把整个黎族藏在身后
这个世代繁衍于此的民族
把一个神奇的山洞藏在身后

2020年12月26日
一群写诗的人,在这个叫作皇帝洞的深处
找到了它深藏多年的小小中国
和挂在洞顶的世界地图
离开的时候
顺便从它小小的洞口
眺望了一下世界


昌江玉

它的前身,是奔突的岩浆,是埋藏最深的火
经历过动荡,挤压,冷却,漫长的孤独
它曾被敲击,打磨,除去坚硬的棱角
一颗玉发出光芒的过程,多么不易

现在,我面前的昌江玉
温润,饱满,通透,华丽
已经从众多石头中站立起来
尽管它的身体上,留有无数处刀伤


刘年印象

从黄果树来的刘年
这次没骑他心爱的摩托车
他和小北一起,在候机厅跑得很急
追赶一架南下的航班

在棋子湾海滩
我为刘年拍了张裸体
久未见海的的人,怀有赤子之心
衣服都是身外之物
唯有大海的怀抱
方能让一个诗人,回到本色


致艾子

握住一只手,就
握住了一片花海,握住了
南中国暖和的阳光,握住了
云端好听的鸟鸣

握住一只手
就握住了整个海南


和大卫、韩庆成合影

没有见过大海的人
无法真正体会什么叫胸怀
也无法真正理解
石头折叠和雕塑的过程

站在两个男人身旁
第一次
我有了做男人的冲动


在海尾,与三泉夜聊

站起来,是一道瀑布
放倒自己,也是一条河流
最难得的是
能用两种不同的形态
雕塑出时间和生命,截然
不同的样子


何江娴

说她是一株三角梅,不仅仅因为她的笑
在海南
有无数个替身,替她站在道旁
温暖了一行人的冬天

她更像一枚子弹
在浪论,在霸王岭,在海尾,在棋子湾
在镜头的背面,瞄准我们
让我们体内的大雪
无处遁形


韩庆成

离开海南的时候,又碰到了韩庆成
他两只手各提一个大包
一副刚刚到来的样子
脸上有风尘之色

在海南
他做过很多事情,有很多事情
还等着他去做
他的包里,随时都装着
中国诗歌的半壁江山


王海云

在海南,我认识了两个王海云
一个属于晋城,属于土地的一部分
另一个属于他身边的女人
属于爱情的一部分

他说第一次坐飞机
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看见海
说这些的时候
眼睛睁得很大,里面的天空很纯净
这个习惯于和煤打交道的人
在文字里开采诗——
那是被囚禁在大地深处的
黑色的火


感谢词

挥过许多次手了
在棋子湾、在动车站
一次次
我让我的手,高过所有的手
一次次
默念着两个有重量的汉字

梅国云、何顺劲
这两个名字
属于许多人,也包括我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1-29 22:38  荐稿编辑  姚波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6628-1-1.html



2:1:彭树|诗七首

追忆敏感词

很多年前,我接受过一个任务
给即将上线的网站添加敏感词过滤模块

在此之前的一个月,我接受了这份工作
我的老师偏爱我,并介绍我进入这家公司
——他在校外开设的软件企业

我和既是同学又是同事的同事们
讨论过模块的算法,也因为技术问题争论过

我曾独自专研过字典的比对效率
深夜优化过冒泡排序的代码到很晚

我们也在网上下载过别人家的
敏感词库,用于整合
并将我们自己的共享给其他的程序员
为了让他们避免重复造轮子

我写过诗。也谈过恋爱。还参加过学生会。
我要求过入党,做过许多年轻人都做过的事

我被我亲手关进牢笼里的敏感词伤害过
毕业后,我辞职了。只身来到南方

有一年的夏天,在一座南方城市的动物园里
我看到假山里的巢穴空无一物

我被告知住在这里的老虎
已经在半年前死于衰老

我想起了那些早年被我们关进
牢笼里的敏感词

这么多年,那些越积越多的汉字
我看到它们的皮毛早已在囚禁和衰老中
丧失了原有的光泽
——我知道那是我的母语

它们经不能再伤害任何人和事物了
像一个丧失劳动能力的农民带着迟钝的破毡帽
蹲守在荒芜的田埂上
它们什么时候才能被岁月释放



作为表象的雷霆

作为地球的环绕卫星
“月亮”如若擅自出现在诗里
必然产生联想和歧义

北斗卫星高高挂悬
但未经合法途径的申报
和认证,同样不被允许

“白鸽”-“熄灭”-“胸腔里的”
“转子发动机”-“迫降在”
“红色的”-“迷雾里”

这个国家的人民历经数千年的
战乱和清洗,再也承受不起
任何的动荡和不安了

为了确保思想的纯洁性
和沟通的精确
有必要采用雷霆手段
来规避语言学上的偏离
和歧义的风险

作为表象的“雷霆”也是经过检疫的
它的额头盖有时代的钢印



速朽时代的行为艺术家

偶尔读到一位诗人的诗句
说他“要成为太阳的一生”
接着又说,他将要和
所有以梦为驴的诗人一样
“被黄昏的众神
抬入不朽的太阳”

我特意注意了一下
这首诗的创作时间
是1988年。果然
一年之后
他死于一场无法抑制的疯狂

匮乏,或分步式的写作策略

不可能依托于一个冬季
就把一生中所有场次的雪
一次性下完。

写作也一样。不可能
在一次的勘探中
就掘尽所有的凛冬
和沉积在骨骼上的盐粒

书写总是分散的,缓释于
生命长河中的各个阶段
就像一朵朵排着队列的蓓蕾
它们的绽放
受制于一种空间尺度的均衡
一种对命运的持续的丈量

而一次意外的爱情,却能点燃
我们身体里所有积蓄的焰火
耗尽我们一生的激情



马匹与结构主义

一匹马走进电梯
它要去几楼我不知道。
将一匹马嫁接进电梯
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

总不至于为了某种
所谓的荒谬感
而漠视商务轿乘电梯
的门框的高度
和厢体的容积吧

为了确保叙述的客观性
现在,电梯里所有人
都被吐着热气的马头
挤到了角落。没有人能
越过庞然大物的阻隔
轻易按到
控制面板上的紧急暂停按钮

从结构主义来看
将飞速上升的马匹
置换成骡子,也许更具有
生物学的模糊性
和语言学的辩证意义

毕竟骡子是由另外两种
生物杂交而成
并且不能再派生出新的后代
但电梯的载重是有限的
且辩证法与结构主义也相去甚远


候场

一年以来,不断被抑制和反弹的
疫情,就像泪水和雨水
不断加重的的刑期
鞭打着不同物种的寿命

蝙蝠被审判。
竹鼠被扑杀。
人类被宵禁。

民政部门公众号上推送的
日益下滑的结婚登记量
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我们身边
一些微小的个体
被一场席卷全球的意外事件
所推迟或中断的爱情

许多命定的事物来不及出场
就在候场中被取消表演
而持续加码的负重下
仍然有新鲜的婴儿冒雨分娩
在气溶胶包裹的喝彩声中
抢跑进入
熔喷布遮罩的时代里


幸存者俱乐部

能够幸存下来
已经实属不易
还要再走到一起
抱头痛哭
当幸存者的数量
多到不计其数
他们真的能意识到自己
是被幸存下来的吗?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
能活到今天
简直就是奇迹
却从来没有一个
完整的俱乐部
将我们囊括其中



慈悲一击

1616年8月,一位名叫约翰・泰勒的
旅行者来到了德国北部海港汉堡。
下船不久,他就目睹了一件
从未见过的事情

当地的执法机构
对待被法院判决死刑的犯人
通常会将他们绑定在
一个圆盘车轮上
然后采取“自下而上”的击打
即先砸断小腿胫骨
再砸断大腿股骨
先砸断小臂
再砸断大臂。
四肢八节要被砸成十六节。
最后再敲击犯人胸膛
或是脖子,让犯人死亡
这最后一下被称为
“慈悲一击”。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1-31 17:17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6682-1-1.html



3:冷铜声|诗六首

布达拉宫

你的呼吸
拂在我面颊
虽然轻微
我感受得到
每一个宫殿
都是你的肺腑
我用最轻的脚步
屏息走过
如果我不小心带来尘埃
请你原谅
我的身体不会再来
我的心就此长驻


饰物

一个藏族小女孩
卖给我一件饰物
有点贵
但我没犹豫就买了
因为我买到的
还有她的清澈
如果换个地方
换个人
即使便宜一半
我也会摇头走开


长头

一个中年男子
三步一长头
他腰间拴一条绳子
另一头系在
一个七八岁的
小女孩腰上
小女孩亦步亦趋
也三步一长头
她表情肃穆
动作一丝不苟
我的敬意被这条绳子
扯得
一疼一疼


藏羚羊

生活在4100—5500米的
冻土高原上
飞跑起来时速达110千米
我看向窗外
干硬起伏的冻土上
灰黄的短草结着冰霜
蓝天下的雪山
纤尘不染
在这无人的仙境中
唯独不见藏羚羊
也许无人只是假相
我想象着
曾经的岁月
成千上万只藏羚羊
汇成钢铁洪流
在这片高原上
飓风般纵横驰骋
那时它们是
这高原上唯一的王


大昭寺

人流中我是最静默的一个
我内心的颤抖应和着
金顶下风铃的轻吟
我背负着我的影子而来
它是我的宿命
也是我灵魂的尸体
我从地球最低端
一步一步上升到
你温暖的额头上
我的泪水不会在此刻掉下
我怕它的轻佻玷污了
你的庄严


灌顶

在扎什伦布寺
经过喇嘛面前时
他边念经边
抬起刻满岁月纹理的手
轻轻抚在我头顶
我低头合掌
像儿时
接受父亲的抚爱
也像走失已久的游子
在梦中回到他的家园
我看见一片蓝色的湖泊
微风撩起光的发丝
我在低泣中消融
所有的苦难
投生为
白云下
遍地的青草和
沟壑中的野花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1-29 11:46 荐稿编辑  姚波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6603-1-1.html


4:马结华|诗四首

他们磨刀霍霍

他们磨刀霍霍
准备赶在天亮以前
把小白杀死
并把它的肉抬到集市上去
卖个好价钱

亲爱的,你可能不知道
小白是头猪,一头
和我们没有一点关系的猪
它本来没有名字,小白
是在它临死前
我给它起的


结  局

此刻他挺得笔直
这么多年来
他都弯着腰杆生活
每走一步都像
在给生活磕头
而今,他终于不用磕了
没有了人世的纷扰
他多么幸福
此刻,他的腰杆
挺得多么笔直
仿佛他是不死的
仿佛时间真的
赦免了他


疼痛感

开始有点儿痛
渐渐的就不痛了
这几乎是这些年生活
给我的全部财富
没事的时候我喜欢到医院去
看看那些像古旧的钟表一样
年久失修的人
看他们身体中的某个零件
损坏之后的样子
每次都是这样
看看他们,然后转身
回到家里发会儿呆
想想生活,就是如此简单
要么让人疼痛,龇牙咧嘴
要么让人麻木,无所事事
至于其间的快乐,兴奋
不过是时间的跑道上
奔跑的车轮,扬起的灰尘
一生的时光就这样
呼啸而去


自闭症

有些陷阱是看不见的
比如有时候
我们在漆黑的夜
匆匆远行
比如楼顶的窗口
可能埋藏着一双
弹片般的眼睛
这些年来
我一直小心翼翼
即使是白天
我也习惯埋头走路
谨防路边的陷阱和绊脚石
我不敢轻易埋怨头顶
低矮的屋檐
多数时候,我需要它们
遮风挡雨,也由此放弃了
头顶,辽阔的天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2-1 19:44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6726-1-1.html


5:镇州|诗四首

当我悲伤地想起母亲

遵从父亲意愿
母亲离逝后,将她的坟
立于村西北,自家玉米地里
秋收冬藏
只有土地值得信任和依托
开春,草会从坟头冒出来
只有儿子
将草比作光芒
现在十二月,雪
寒冷中凝结、堆积和酝酿
暗藏的火焰,已经可期
比如春光乍现
比如沃雪千里
这些倾诉,有一发不可收拾之美
又不可名状
想起母亲,突然
就有了行使它们的理由
仿佛只有沉如黄金的悲伤
才能匹配它们


这个冬天

母亲辞世
大雪飘然而至
你如烛蜡,如雪的中心。
雪片大如席
坟莹如玉
远方的山坡树木村庄模糊不清
遮掩了隐密的伤口
你忍不住热泪盈眶

蝴蝶纷飞
仿佛无有栖身之枝
天地茫茫
多像尘世之爱,一场偏颇的宿命
覆盖住人世

更大的消融
在雪后
天地都静下来
一两粒鸟鸣居然传出很远
你站在尺厚的雪里
见到了明月升
扇动着夜晚,巨大翅膀


夜雪

雪醒着
黑暗里,搬运着脚印
打开母亲的远山
交叠着近水,她的
音容、笑貌、勤快,和温暖

若隐若无的声音
告诉我
一个人安静地想念
挺好的
祈祷和流泪
挺好的
借着灯光
我看到那么多的雪累了
收拢了羽翼
地上,白皑皑一片


摇摇晃晃的人间

外孙女蹒跚学步
女儿在旁边细心呵护
场面温馨
我在不远处
背靠树,观看着
像颗年久失修的心,意外
重新捡拾到
不觉间,丢了很久的东西
为此,我极有耐心
陪了她们整个下午
傍晚。有风吹拂,摇晃着树梢
一棵银杏树,摇晃着土地
感谢母亲
摇摇晃晃的人间
我偏向温情多一些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1-29 08:43  荐稿编辑 正月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6594-1-1.html



6:李传英|诗四首

白菜的白

泥土中拱出来的方言,廉价,单薄
习惯自己织布,裁衣
一层层衣服裹起来
沦落到深冬季节

习惯用单一低矮的色调遮掩
抑或规避人间的短长
安安静静出入于寻常人家
被时间染色,又漂白

总摆脱不了被烹煮的命运
砧板之上手起刀落
被剥离的体无完肤
再没有一丝秘密可言


白费

他甚至有些沮丧
原地蹲下缺乏节奏
似乎并不能代表他的年龄

说起麦子的时候他笑了笑
尽管悲伤还在脸上

唯有粮食是最值得托付
比如现在
爬高爬低一年,并没有几个零碎钱
落到空荡荡的口袋


在黄姚,我摘了两朵桃花

我们见面的场面隆重
不得不动用多年来积累的雅语
拱手,作揖
沿袭着多年之后
应该有的行止

每到一处庙宇
都下意识停下,拱手
让过行色匆匆的车马,行行止止的官宦人家
小家碧玉

置身于青石板铺就的历史
抚摸每一块青石
每一片砖瓦
似乎自己也是其中一片,一粒

石拱桥的桃花
像极了袅袅婷婷的仙子
不禁摘下两朵
我要带着她回到我在的北方
看看我的故乡,也有和她一样的兄弟姐妹


足音

我喜欢的声音,她来自远方
没有姓名也没有籍贯
蛰伏在一棵茅草,一株迎春
甚至俏生生站立在玉兰树枝头

我喊她的时候
她停下来,给我一个甜甜的酒窝
眉眼都是清脆的笑意

我追上去的时候
她蹦跳着离开去,甚至不留下一点儿痕迹
我追逐着洒下雨水,种子
甚至漫天遍野的果实

她没有回头,也没有告诉我
她要到哪儿去
让我追寻她的行踪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2-3 23:04  2021-1-31 19:45 2021-2-1 21:15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6842-1-1.html
http://sglpw.cn/thread-896684-1-1.html
http://sglpw.cn/thread-896728-1-1.html



7:云生|诗三首(九0 后)

立夏
蝼蝈鸣,蚯蚓出,王瓜生,苦菜秀
—— 《礼记·月令》

母亲站在坡地上
四下望着
那被绿色淹没的
是一些记忆和黑夜
不能驻足太久
太阳总是落得很快
母亲走过许多树
树上结着无知的果
母亲回到屋子
母亲是碗里沉沙的水
夏天贴着一片虫鸣
虫鸣里我们睡下
像睡在湖面上
母亲和梦静极了
小翅膀飞上银河
星光湿漉漉的


小满

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

谷物灌浆时
年轻的母亲抱着锄头
跪向大地
除去些杂草,虔诚
向太阳祷告
小满是熟睡的孩子
伏在母亲的肩头
阳光照着
如母亲的双手轻抚
一切正慢慢成熟
一切正慢慢成熟
惊讶于古人的智慧
校对星辰和日晷
把黄金交给晚起的皇帝
把粮食留给爱孩子的平民


芒种

五月节,谓有芒之种谷可稼种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
古人的错误
是今时的典故
他们一辈辈儿
错下来
弯月收割麦地
大风带走麦秸
岁月突如盐碱地般荒了
无言中尽是杀伐
所有丰收都是一翻较量
有一场较量
就有一方胜利
胜利后我们孤独散去
母亲按下喜悦或疼痛
升起炉灶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1-21 12:04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6213-1-1.html



8:半枝莲|诗三首

赞美
  
我要赞美瞎子
因为看不见而慈悲
我要赞美聋子
因为听不见而闭嘴
我要赞美哑巴
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要赞美
狗的狂吠,狼的追索
  
漫天大雪与凛冽的北风
告诉我有人尚在路途。
  
我要赞美
亲吻与诀别
迈向枯萎的玫瑰
在手中燃尽的焰火
它们都在极短的时间里存活
却带给人间永恒的温暖!
  
我要赞美
那只大白鹅与多嘴的鸭子
因为冰封河面而无法下水
犹如在苦闷中彷徨的浪子。
  
我要赞美
那些早谢的花
与新隆起的坟
毕竟它们也是出于好心。
  
我要赞美
那只被猎枪击中翅膀的鸽子
最终虽然没能走向餐桌
却落下一地的屎。
  
我要赞美
那些无端的指责与谩骂
亲蜜的爱怜与抚慰
那些无缘无故的爱恨
毕竟还有眼泪。
 
我还要赞美
在漆黑的夜里点烟的人
大雪封山时传出响亮的咳嗽
无论如何,我们都还活着
没有死!
  
十二月北风割喉的时候
我尤其要赞美那只炉子
燃烧的是炭,给人以火!
 
 
粮食
  
那根爬上屋顶的藤子
匆匆的开花结果
到手的钱财与名望挥霍一空
最终难免流落街头
却好过生如一潭死水!
  
那口古道边的千年老井
曾经照出过多少艳丽的容颜
其实它只是个妖怪
心存妄想与是非的魔鬼。
  
靠着那些在温暖的时候
结在地下的块茎
有多少人熬过冬天的寒冷与寂寞
而不用为了活着杀生。
  
因此,我更珍重那些活着的忏悔
与有尊严的死!
  


  
他们在雪地上杀人
他们作为叛国者
并不觉得无耻
杀人的时候
也不会手软。
  
那些紫绛肥厚的花瓣
并不相契
横加到别人身上的痛苦
总有一天
要加倍偿还回去
美丽的虹霓。
  
我要把那根钉子
砸进石头里!
  
在我的生命里
一直缺少一个
点火的人 我相信
熬夜的人
终究要迎来曙光。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2-4 12:51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6867-1-1.html



9:勘探人白云|一场雪

外防输入是一个极其敏感的词汇
天气预报说
明天有一股西伯利亚寒流
途径此地
要求加强保护预防病毒传染
其间有中到大雪
我知道寒流是不需要驿站的
它冷酷的作派不是冷言冷语那么简单
而雪不会  它随遇而安的性格
远方的亲戚一样来了要住上一个冬天
可今年的春节有些麻烦
往来人员必须做核酸检测隔离观察
西伯利亚该是高风险地区了
那对不起要封闭十四天
可又有什么方式来安置
这些扬扬洒洒的来客呢
堆雪人打雪仗的想法
猫爪子似的挠心
手机上发来
全员免费接种疫苗的信息
看上去每个字都像一片雪花
有时候天真的想法
能让生活过的美好许多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2-3 14:46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6826-1-1.html



10:章建平|立春帖

我不会固执到以一朵花的盛开来证明春天
作为节气,立春不过是个概念或定义
介于形而上与形而下之间

要如何定义即将到来的春天
庚子春被施以魔咒,死亡仍在延续
但这个春天仍将好于去年
至少人们对死亡的恐惧不再那么强烈
或者说死亡已不足以引发我们巨大的悲伤

还有什么比生死看淡更崇高的人生哲学吗
在某个山村,一场盛大的立春祭典正在举行
它祈求诸神慈悲,五谷六畜无恙
至于人的生老病死,祭祀中并无涉及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1-2-3 16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6828-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诗歌流派网

GMT+8, 2022-5-23 06:26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