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8|回复: 0

《诗歌周刊》407期原创推荐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15 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钟磊|诗六首

隔离词

突如其来的孤独,比隔离词孤独,
似是遭到了软禁。
也没人和我聊天,朋友也辜负了一场相遇。
好吧,可以不后悔,
好像是我的一声叹息,一下子吞进死亡的气息,
几乎是带着新冠病毒的嘘声。
是啊,隔离词现在也很流行,
就像是朋友完蛋了,看见我胸前的一个回形针,
像心理学的漏气,暴露出可怕的暗示,
让可怕在暗示之处发疯,
在给我的灵魂吃子弹,
像暴徒把我嵌入几片窗玻璃,还在摇晃窗玻璃,
散落成四边形的结局。


心灵的尺度

鹅毛雪有一点软儿,落在半空就不见了,
丢下雪白,在想象的尽头。
于是,思想高于天气,
却没有人高过思想,高贵也不是侥幸的事儿……
我在选择心灵的单边练习,
就像是华莱士·史蒂文斯一样无形,变成一张白纸,
在说:“想象在天堂背后。
来自于褪色的纸浆,在选择动词,
就像是桃花的异想天开,
在用词语造就人,翻过语言的另外一边”。


血色之归

一个传言接着一个传言,
盖住两根铁轨,像阻止火车运动的两只铁鞋。
一列火车停在这里嘀咕着,
既不要战争,也不要胜利,
和修车厂的工人一样在打肿脸充胖子,在改装我的脸,
竟然在圈点火车图形。
我讨厌工人的背叛,加入一场雄辩的鏖战,
那么低幼儿,一下午的三教九流,
一场狗血喷头的臭骂,
几乎是开口不知所云……


皮影戏

皮影戏,还是哼哼唧唧的调,
弄掉了白痴的牙齿,在夜幕下闪着微光。
也好像是在举行葬仪,
有两条黑影活像是裹尸布,在把楼台的档口堵死,
比一面黑旗大,在冒充领袖,
在指手画脚,着实令人抓狂。
是啊,我说服不了这样的白痴,
在把一根骨刺扎进头皮,像一场翻脸不认人丢开一张人皮,
说出一个字眼,只拿走灵魂的通行证,
了却身后的最后哀伤事。
于是,我把我从自己的手心里抓走,
把头颅制作成骨灰翁,
看上去,是在以一身骸骨恢复四肢的行走,
或用一双手扣住两根锁骨,
再次点亮肩火,活像人间的一次血光诉讼,
在把火种传递下去。


句法

我与世俗格格不入,不会说话,
怎么办?甭想让我闭嘴,还在说着难听的话,
在练习句法,像诗。
我突然开窍了,丢开一个夜晚的六个啤酒,
不能醉,更不能上街,
那样会弄丢一个简历或一个信封,或是一条命。
比如我的孩子,我的宝贝,
真的不能在新冠病毒之下暴走,
或者离开我七步到九步,蓦地想起……
不,活命的远方和孩子的远方不是一回事儿,
活命的远方充满了祸端。
我很担心,孩子会像约瑟夫·布罗茨基一样被抓走,
让我的毛发竖立,也不必倒下,
也把双手放在背后带着孩子在后面走,
或和鬼怪兜圈子,
决不允许有什么东西在我和孩子的周围溜溜达达的,
哪怕是有人在信口雌黄。


三段论

市侩犯了恐高症,在说蠢话,
在说:“诗人是唯一能够接近的圣人,
没有人看见,人已经躲开了”。
我鄙视这个角色,
在骂人,不想在世俗的旷野里丧生,
横竖都在模仿时间,
拽住一个绳子,爬上天空,
像一个坐标,在天空的斜坡上竖立一下。
这也是活人的技巧,等于在让玄学派抄便条,读传记,
在我的思想上摁手印,
让犬儒的灰指甲红起来再亮一点儿,高过市侩一头,
更接近圣人的灵验说法,
端坐在一本诗集上,瞅也不瞅市井一眼,
活像一个硬壳虫。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12 17:54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4926-1-1.html


2:古岛|诗五首


诺贝尔也没有想到


在这个世界上,以他的名字
命名的奖项,竟然会有人拒绝
拒绝奖章,拒绝臭钱
甚至公开发表声明,和它一刀两断

想不到受奖人还没有把牢底坐穿
就死掉了,就被火化了,就被挫骨扬灰了
只有大海不改辽阔和蔚蓝
平静的海面上,布满数不清的风暴眼

他更想不到: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瓷砖
——“诺贝尔瓷砖”,此刻正在某个国度里
在一个宾馆或一个单位或一个家庭的
厕所里,接受着尿液的冲刷或酒鬼的呕吐


春花

春天,最先开放的花是什么花?
——春天最先开放的是迎春花
迎春花开满故乡的每一座坟头
鹅黄点点,坟园美得像是虚幻的金店

春天,时间开得最长的花是什么花?
——春天时间开得最长的是杜鹃花
杜鹃花开满阳坡也开满阴坡
红红的杜鹃映红了山村的夜晚也映红了寡妇的脸……


仿胡德夫《不不歌》

不哀不乐
不怒不喜
不嗔不痴
不智不愚
不早不晚
不疾不徐
不前不后
不高不低
不左不右
不偏不倚
所有的圣贤遗训
统统都记在心里

不醒不睡
不言不语
不善不恶
不仁不义
不清不浊
不孝不慈
不阴不阳
不活不死
不人不鬼
不马不驴
所谓的太平盛世
我们就这样活着


远和近

林昭(1932.12.16—1968.4.29)
魏则西(1994—2016.4.12)
陈忠实(1942—2016.4.29)

我觉得
陈忠实的死
离我们很远
魏则西的死
离我们很近
林昭的死
就是我们每一个人在死


诗人何为

写一些能发表的诗
用以昭示世人
你看,某某还是个诗人
以满足自己快要断气的
可怜的虚荣心

写一些不能发表的诗
锁进抽屉,安抚黑夜
孤独绝望时读给自己听
同时提醒自己:
“我,还是个——人!”

写一些谁都看不懂的诗
不显示生活的肌理
却葆有日月的全部秘密
矛盾,悖谬,荒诞不经,语言的暗河
濡湿着呢喃的灵魂,连接着吊诡的历史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9 16:55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4778-1-1.html


3:养心兰|诗五首

欢唱

这是我唯一想写到的
厌倦的一天
珍贵的一天,又将过去
厕所旁的樱桃树上,一只麻雀铃铛一样
空气瞬间通透起来
像对隐藏在别处的一只
或者自己,欢唱
轻快。无它。有光的指向
和抵达之美


惬意的事

从陶唐峪到蝴蝶谷
我们坐在无人居住的新开发的民居外
杨树哗啦啦的,像寂寞了很长时间
才见到两个人。山下的停车场
小汽车鱼贯而入,鱼贯而出
它们拥有更快离开的速度
我们吃着红豆面包
枣红色的摩托停对面路边的树荫下
远远望去,一匹等候主人的马
低头吃草


忽而今夏

青杏,山桃
怎么拽衣服也藏不住涩涩的小秘密
峡谷深处,耽于景色的人
有被淹没的危险

黄刺枚凋落,牡丹正好
山野,从不缺美,只缺正好路过的人
我应该庆幸
只是不知美本身有没有思想

刚刚试问今夏的第一粒樱桃
迫不及待,在破的瞬间
她用暗流和甜
击昏了我


这样的早晨

厨房水龙头开着
水混着气流有入世的欢腾

窗外下着雨
雨水跳上你的小腿,我的小腿
夏天制造很多让它们碰到一起的机会
夏天还让你汗流浃背
皮肤灼伤,破损的保鲜膜一样
让人忍不住想去撕

好的雨,如同好的诗
不用起床,不用做早餐
米兰释放的香气,致幻剂一样

但,我要说,亲爱的
我更欢那叶子,那水,你会信吗


悲怆的事

当我活成一个母亲
一个空巢的母亲
妈妈,我有时也会像你一样逃离家
坐在空旷的地方发呆
悲怆的是,当我想用双手摸一摸
你曾经坐过的那块石头
它已不在了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10 17:51  荐稿编辑  紫槿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4823-1-1.html


4:午夜寒星|诗三首


这人间

这人间有太多的不公
富人富得流油
别墅、豪车、妻妾、饕餮大餐
嚣张跋扈,为所欲为
权者高贵,骄横淫奢
颐指气使,言出如令不可一世
贫者潦倒,志短词穷
好似刀俎鱼肉,逆来顺受任人宰割
更有众生百相,世态炎凉

你看邻村张老汉
被孙子一巴掌打成面瘫
李老太被独子斩断手腕
何老三一怒之下掐死出轨的妻子
王大妈为求生计,捡拾垃圾
走街窜巷饱经沧桑
周小二挖煤下井,在异乡
让孱弱的尸骨隐姓埋名
……
这人间啊,好似照妖古镜
一旦泄漏天机,势必群魔毕至
尽显狰狞


占用

落叶惯常摇曳秋风
流水向来不假思索
冬去春又来,花开花亦谢
这世间万物多半泾渭分明
尚能循规蹈矩各安天命

而那些死去的人,大多不能安份守己
利用活人的记忆,从墓碑里跳出来
镌刻不朽的名字,妄想与活人秋色平分
他们中有达官贵人,也有少数的平头百姓
生前就已耗尽人间五谷
死后依旧不留余力标榜自己
他们用微不足道的一点功德
把人间仅有的空间占据

可怜这人间拥挤啊
阴阳反转、倒行逆施
有的人活着形同死去
有的人死了依然千秋永垂
他们就像一具具走肉行尸
把多余的空间牢牢地攥在手里
让原本多事的尘世
五味杂陈,徒增悲喜


悬念

就像电视剧
一开始就要埋下伏笔
让跌宕起伏的剧情一波紧似一波

就像我在午夜写诗
刚一执笔
就让思绪在文字之间僵持

就像2020年的"新冠病毒"
让一个春天不该发生的故事
久久不能接近尾声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12 23:49  荐稿编辑 紫槿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4945-1-1.html


5:黎落|诗二首

蓬松一夏

豆荚里居然有那么多野孩子
夜路走多了,学会拎一只灯盏
田野葱茏。到处是需要操心的花事
野孩子,拉着蔓藤跑

细密的星火,打碎黑暗
赐给虫子们恋爱的勇气
而在人间
更多的潮汛在深处

醒来。就有幸福的母亲
一遍应答,一遍看着
炉子上的水,咕嘟咕嘟冒出热气


春草

妈妈。请倒出体内的盐
请绕过老年,找回风中的麦田
聆听流水。在深绿的池塘边停下
看水面倒影山色,看一个少女从粼粼波光中重现

我有一匹小马,戴着金冠
从雨水中掏出玫瑰
掏出一个被时光覆盖的旧日庭院
妈妈。墙影子暗淡,你去湖边汲水
三千尺明月照你
你的思念那么长,流成白发的河

还有什么是你能够交出的。妈妈
花朵。钟鸣。绣片。这些闪光的温和之物
被我逐一取走
我是小兽,是你喂养的敌人

当你流成一片新土
妈妈。我是你门前的春草,是每一年的新绿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12 22:22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4936-1-1.html


6:离若|母亲是一个词语

当我写下母亲,就是写下
子宫,摇篮,灶台,菜地,干净的院落
就是写下
辛劳,病痛,白发,衰老和流逝。

母亲。一个伟大的,令人疼痛的隐喻之词
贯穿我们的一生。
有时,是名词
仿若明月皎皎,引领我们回家。
有时,是形容词,使日子敞亮而充满温情。
更多时候,是跳跃的动词
为一粒纽扣,一个破洞,一顿晚餐,忙前忙后
为一次晚归,担惊受怕。

她繁琐而又简单
在三千多个汉字词典里
用一粒稻谷突出于土地的方式,让我们一眼识出。
今天,我愿母亲只是一个温暖之词
远离了病痛和伤害
被天下儿女轻轻吟诵。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14 09:15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5003-1-1.html


7:章建平|诗二首

祈祷辞

善待那些贫寒的人
他们安分守己,谋生不易
捧着危如累卵的命运
随时都有倾覆之虞

救救那些可怜的人
他们命如草芥,生如蝼蚁
却用最大的恶回报善良
又用最大的蠢放纵恶行

不要放过那些行恶的人
他们心如蛇蝎,目露凶光
却借自由与正义之名
将世间的一切美好洗劫蹂躏

请接受我们卑微的祷告吧
在神面前,我们都是有罪的人


母亲

许多年了,每个周末
我们姐弟都要去看望母亲
她总是独自一人在厨房忙碌
然后端出满桌子的菜
什么事都不让我们帮衬

几年后,我们姐弟轮流掌勺
什么事都不让母亲操心
可她总是在厨房进进出出
这里摸摸索索
那里唠叨几声

再后来,我们把饭菜端到母亲床前
叫一声妈,喂一口饭
她巴扎着嘴,笑笑
说着些什么,含混不清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11 20:54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4891-1-1.html


8:杜晓旺|诗二首

麦子熟了

去年收完玉米就开始办摊位证
找熟人费牛劲交了许多银子
一个冬天都闲着无事可做

荠菜开学,蝴蝶去放风筝时
才串上韭菜捆好芒签出摊

五月是北方的汇通夜市
吃面的人先喝着面汤
对面的肯德基在等汉堡

麦子是熟了。你不能随便开口
总要磨一磨煮一煮烤一烤




从山顶的旗帜上下来
留下几张刚录好的唱片
收起满身饱蘸寒露的毛笔
天空大漠峡谷剩下一张生宣
回到家时,天色
已分不清是麻麻黑还是麻麻亮

狮子退朝。羊从丫鬟变成了奶妈

我的孩子,快把毛长硬
牙磨利。人间到处是美色美景
你要有铁一样的软心肠
写瘦金体,爱美人,遍吃江湖

对有些人有些事
翻个白眼,他们才会把你牢记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11 11:32 荐稿编辑 牧驴山人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4856-1-1.html


9:孙连克|母亲用悲悯宽恕了施害者

最先是原谅。原谅动乱时代用铁棍打断她右臂的刘姓女子
也原谅自己的左手在最后一刻松开了她的脖子

她原谅一场天花,和在草垛下等了三天的野狗
原谅十三岁的肠胃,在霍乱爆发期允许她吃黄瓜

她用晶莹如玉的一副白骨
原谅了浸泡一生的药水,也就代表她
原谅了这个世界泼给她的所有污秽

如今,连她最不想原谅的也一并原谅了
允许父亲与她共处一墓,共享祭品

博闻强记的母亲在告别人间的最后一刻
选择了遗忘。在ICU门口,她轻声问了一句“我这是在哪啊”,然后
她看着我,慢慢地合上双眼

母亲在天堂也在人间。偶尔
会在地狱的入口拽回几个人,——那些
企图逃避雷电责罚因绝望而慌不择路的人
这不是深省后的决定,而是母亲的天性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10 11:33  荐稿编辑 沙漠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4799-1-1.html


10:许承云|我是一个书写过悼词的人

那些日子
那些平凡之极的日子
我挥笔书写
不是书写鸿篇巨制
不是书写传之后世的名文
而是书写一篇篇悼词
为一个个普通的人
加入过工会组织的人
刚刚去世的人
男人和女人
有过官职和没有过官职的人
轰轰烈烈或默默无闻的人
将他们的一生尽力写成碑文
抑扬顿挫,朗朗上口
念下来沉郁悲痛
听起来悲痛沉郁
像一首首无韵的诗

他们离去的阴魂
听到后,许会频频回首
怀念人间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9 15:58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84774&pag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新诗网

GMT+8, 2020-8-13 14:13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