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3|回复: 0

《诗歌周刊》436期原创推荐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24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李不嫁|诗十首

鲸落(Whale Fall)

当一个伟大的人物去世
遗体被保存,供人永久瞻仰、悼唁
鲸落!这个陌生的词汇
总会蹦出我的脑海
尤其是去年,在河内
参观过胡志明纪念馆,更是如此
他的面容完好,水晶棺内的白胡须清晰可见
——巨鲸也逃不脱死亡之手
像一个梦,最终落入深深的海底
给深海的生命提供绿洲
滋养它们
有时长达百年

鲸起,沧海落
鲸落,万物生
                    

大雁的问候

在天上,赶路是寂寞的
尤其是长夜漫漫
几粒星光,被秋风吹得躲躲闪闪
我得借助河流的反光
辨识方向;我得不舍昼夜,逃避追捕的严寒
所以我铭记着每条河流
两岸灯火的温暖
以及夜幕下,老朋友一般,仰望的面孔
所以一年一度,飞临浏阳河上空时
我一定会大喊一嗓子
向那位遛狗的男人
致以问候

在他听到的
是“嘎、嘎呀”;而我叫出的是:嫁,不嫁
         
              
悲伤小号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向一位三十年的老朋友
做遗体告别。当《长亭送别》的小号
像无边无际的芳草呜咽
要咬紧牙关才能回忆
那热血沸腾的八零年代、悲壮的青春,以及
随后狼奔豸突的中年光景
但我忍住了悲伤
直到傍晚回家
灯光满屋,我的女人在厨房忙碌
直到我抱住她的肩头
才哗地一声
痛哭出来

我的兄弟,他有过三段婚姻,最后却孑然一身
           
                        
亡友的电话

不忍心删除
他们与这世界唯一的联系方式
我相信他们依然活着
在某处,渴望与我们保持通话、沟通

不妨你试试
拨通其中的一个
一定是嘟嘟的盲音
那是表明他正忙着,有了新的身份
拨另一个,或许是停机,他已超出人间服务区

如果有人接听
“喂,你是谁呀”
你不必惊讶
不必回答
                        

那些日子

离世的人太多了
因此无人在意,一个乡愁诗人
我的兄弟游子雪松,被摘掉了呼吸机

那些日子,春天像漂满死鱼的河流
人们忙着清理河道
却没有办法,给那些垂死者,递上一瓢清水

那些日子,有人凶恶
像管理犹太隔离区的犹太警察
有人麻木,像奥斯维辛,焚烧犹太人尸体的犹太义工
                                       

百丈漈瀑布一咏

若惧粉身碎骨
谁敢从万丈悬崖飞身而下?
可是它做到了!
像我年轻时那样,
大笑着,说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可是一切还只是开始
接下来还有第二道断崖、第三道绝壁呢
若无舍生忘死的胆气,
谁都会止步不前
但它稍作休整,将这三级跳玩命地做完

哪像我的中年时期
那样瞻前顾后?哪像我即将来临的暮晚
像一只畏缩的蝙蝠,躲进石头的缝隙,替自己羞愧?
                                            

活在李不嫁的时代

总有一天人们会明白这都是为了什么
到时不会有谜团,人们会听到
沉默年代发出的声响
证明我们为了什么而活着
为什么不能像牲口那样任由宰割
我们会重逢,在故乡的田野
种遍紫云英与兰花
把春天的地毯铺向天涯
我们会重新耕种土地
日落时相见,
仍会热泪盈眶

多么悲壮啊,活在李不嫁的时代
当万物被命令闭嘴
只有诗人歌唱;当万物歌唱,刀子也撬不开他的牙关
                                    

童年的一首歌

那是我音乐的第一课
雄浑、悲愤,仿佛有一种魔力
让幼小的孩子也面目扭曲
高举稚嫩的拳头,去砸开一切枷锁
当人民公社
打开嘶哑的扬声器
仿佛天下被奴役的人们,正在赴汤蹈火
那也是我外语的启蒙
两个法国人的名字从此烙进脑海
作词的欧仁•鲍狄埃、谱曲的皮埃尔•狄盖特

尽管他们已被人忘记
他们的歌,被重新唱起时,有人莫名地戒备、警惕
                                 

飓风

像万千箭簇射过来
要洞穿你的躯体
像发怒的巨鲸扬起尾鳍
朝你的脸面,毫不留情地扇劈
像要一头掀翻你,死死摁倒在肮脏的泥地
这样的飓风,嘿!在海边
我也曾亲身经历,直吓得四肢着地
但我那位渔民朋友
却视同儿戏。我记得他这样教授
你躲得起啊:搂定一棵大树,谁都可以退避三舍

要担心的是,来自背后
那柔若无骨的
一击
                                      

最后一位地主也死了

他是看着我长大的
从咿呀学语,到蹦蹦跳跳
背起书包去上学
他在我饿得发慌时,朝我的小手里
偷偷塞过一只烤红薯
哦,从前的乡下,多的是这样
毫不起眼、胆小如鼠的小老头啊
若不是那只喷香的烤红薯
我早已和同代人一样
将他从记忆里
抹去

哪管他,有过良田万亩
纵使皇帝也不曾夺去
哪管他一夜被瓜分,从此屈辱如牛马,赤贫如猪狗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12-20 17:21   荐稿编辑 正月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4760-1-1.html



2:许剑桐|诗八首

路边的野果

十二月。红,如此突兀,诚恳
大串大串举过来,索要惊叹
凝视,像反复拭擦
红得更炫亮。并渐渐具备侵犯力量——

固体小球开始融化,流淌……
向我血管里注入粘稠
难以剥离。我最终折断自己
红,重新凝结回小球。充满无辜


断头路

前方横着大河
两侧的农田,呈合围之势

苍白的水泥路面
——环城马路衍生出的
一截十二指肠

粘了泥巴的铁铲子在上面
使劲敲击
好似想砍断它

“当——,当——”
像一种怨气
要传到很远,很高的地方


老照片

老屋墙上。大玻璃镜框
通向失落的世界
黑白色。我想起从前——
夜晚:一整块纯黑巧克力
月光是雪

异乡的远镜头里,老屋和院子
像一把锁。无人进出
隔着玻璃注视,上帝一样的父亲
烟斗沉寂,上世纪报纸铺展在腿上
我从镜框后面翻出几款鞋样儿
41 36 35,是母亲字迹


独坐草间

为什么独自坐在这里?
费思量的问题。而我没有思想
我像生了根的灌木
只有绿,不停从体内涌出,抽丝
朝着四野蔓延

风来回飘荡。挖蒲公英的农妇
被吹得越来越近
我渐渐看清:她的面颊红红
篮子里的小花,黄黄


落木无声

树叶飘落着,枝头挂满果实:
香橼金黄,木瓜青绿
假以时日,它们会卧于草丛
心安理得地,腐烂
我会心安理得地,看着它们
腐烂:
果肉喂给微生物
果香渗入亲爱的泥土
我是暗中共同推进的力量
我也用这种力量,一步步踏进
初冬的九宫格
我也像树叶那般,叠复
花样旋转
那般飘落,而不自知


时间速写

又经过这座桥。印象中
桥头总堆着烧的纸钱,或散落着
红色鞭炮屑
最后一次过桥,很安静
父亲躺在小匣子
儿子躺在我怀中
死和生,过去和将来
在这里迎面相撞,彼此消解
岿然不动的是桥:一架黄金马鞍
身下的河流,有时奔腾去远方
有时被它摁住,徒然地
喷着热乎乎的鼻息


野草

它们节节后退着,撤离城市
极少数残余,躲在荒废的邮筒后面
或者苟活于深巷老宅
出了郊区,它们的名字叫旷野
风往北吹。风往南吹
吹出更多,更浩瀚的旷野
一个人类徘徊在边缘,任头发乱成飞蓬
它们有的脱离群体,成为遗世独立
我曾看到几间悬崖上的小屋
没有路通向它。一阵大风
穿过山谷,绕过了屋前晾晒的谷物


雪至

天空打开谷仓。米粒晶莹
喂养瘦饿的大地
同一种眷顾,将万物衔接得天衣无缝
赐予荒凉血管
赐予阴影银白的骨头
虫蛀的袍子打上补丁。白色方舱内
漫游着风湿患者
他们倾倒体内的灰烬,堆进旧柴
盲视中校准方向
他们越走越安静,越走
越轻盈
他们头顶,再次聚拢久违的群星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12-19 21:29   荐稿编辑  正月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4734-1-1.html



3:党水北|诗七首

老照片

它们都有一大把年纪
肤色暗淡,有很深的鱼尾纹
占据抽屉里一小片空间
和大面积孤独

它们都有极轻的身子
光阴压缩了再压缩,成了
极扁的样子
捧在手里,像捧着
一片失去水分的枯叶

它们都有遥远的故事
笑声像屋檐下悬挂的风铃
风一吹,一声声远去
怎么也喊不回来




这些漫天飞舞的雪花
在人间,都有过一个温暖的替身

扑向田野的,他们曾有过草木之躯
命运里,遭遇了屠刀与野火
挤满天空的,他们曾那么热爱飞翔
热爱天空的荒凉、虚无
包括雷电和暗器
落在肩上和掌心的
是我常在梦里相认,久居天堂的亲人

他们回来一次
就痛哭一场
痛哭一场
人间的黑白就颠倒一回


小雪之诗

我说的小,不仅仅是小小的身体
它们也是率先抵达的一小群
这一小群候鸟
提前完成了迁徙
天地苍茫
这个叫小雪的地方,雪影攒动

请原谅我叫不出每一朵雪花的名字
包括那些跳上肩头,或者
跌落在我掌心的
终将被一场更大的雪替代
它们和天空飞舞的群体,只适合
被集体命名

像我,和我身边这小小的人群
在人世间
不过稍作停留
就会折返到我们来的地方
我们之后
还会有更庞大的族群,迁徙至此
停留,然后离去


一条河

被逼到悬崖的一刻
命途有更陡峭的算计,更大的虚空

有时也推搡,撕咬,捣毁,杀出一条血路
谁会喊出她身体里那些沙子
磨砺和疼痛

风起处
有荡漾不止的皱褶
练习腾挪和迂回,有暗藏的石头和刀锋
养鱼虾、白鹭、泥土和远方
养怀抱和丰盈


我们

那些摇晃不止的路,在风中
是此生能抓住的唯一稻草
我们结网,让我们的肉身
成为更弱小者的坟墓


我们热衷于建造一座座黑房子
与世界隔一道稀薄的阳光
享受短暂的平静和孤独
任世界风雨飘摇


我们守灵
为病痛中先于我们离去的亲人
学会掘墓
为终将被命运击倒的自己



长安,长安

来吧,到长安来
这里有雄兵百万,等你叫醒
他们曾执戈披甲,纵横中原
马蹄所到之处,山河无恙
他们也曾兵陈城外
用一场兵谏,按住一条暴动的河流
如今
他们沉睡于地下
丹田之内,有一万只狮子低吼
喊一声,八百里秦川,落木萧萧
再喊一声,绿叶齐刷刷重回枝头

来吧,到深秋的夜里来
长安如此宁静。高楼环坐
如这长安城内芸芸草木
大雁塔手捧经卷
把一颗舍利从体内取出,举过头顶
黎明乍现
是谁手拿一枚铜镜,晃一晃
城内的菊花便开了,照耀着一座古城

没有一座城像长安一样
一手提着雄兵百万
一手轻敲木鱼,为草木超度



修鞋人

巷子更深处
轿车、电摩、自行车、行人
涟漪一圈圈扩散开来
修鞋人像一枚闲章,被摁进
小块留白处
剪刀,锥子,老旧的补鞋机,屁股下的矮凳
构成了他生活的全部

一生与鞋打交道
他懂得关于鞋的所有故事
哪一双曾在泥泞里前行
超重的负荷都落在了鞋底
哪一双曾摇曳生姿
辉煌时却失去了平衡
哪一双正患有脚疾——
在鞋子面前,他一点点矮下去
对所有的鞋,都躬身相迎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12-23 15:22  荐稿编辑   周焱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4890-1-1.html



4:许承云|诗六首


邪恶

这个词是怎么造出来的
真是不知道

本来邪就够了
还要加上恶

但是,忽然想到
邪着的恶?那不就正了吗

怎么词义还是不好
是不是像注重出身的年代

不管表现,正说反说
你都是黑五类



镜子

有些词语能够照出
比如色厉内荏,比如黑暗
有些词语无法照出
比如心如死水,比如虚伪
其实,在镜子中的黑暗
人们看得很仔细
在阳光下的虚伪
人们总是无法防备

主教费尔南多的肖像画
究竟是想表达他的心如死水
还是想突出他的色厉内荏
没人能说得清
据说将其放在黑暗中的镜子里
一切都会一目了然



静待

一上午我都在窗前工作
全然不顾户外的啸声
其实,我心底很清楚
消防车响了三次
从左向右,至今没回
救护车叫了十圈,从城里向城外
然后又急急折回
一只乌鸦很急躁地哇里哇拉
如上世纪某个海岛民族入侵时的虚声
在一棵槭树上挂着

灾祸,病痛,还有战争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乏这些
只缺乏的是一份耐心与坚忍
不要害怕死亡
还是认真做好自己份内的事
静静等待那一刻
就像阿几米德演算那道几何题



失重


从土地上架起的梯子
我们能想象到的高度
不过一百来米
再高,是可以架上去的
但何人能够爬上顶端

农家子弟出生
某省被枪毙的副省长
某地坠楼的董事长
居于官场久了,多少人保驾
仍未免失重


贵贱论

世上最贱的是什么
人说是命
我说是花
路边,田野,坟头
无处不有

世上最贵的是什么
人说是命
我说是花
花房,暖阁,案头
君子兰曾数万一盆
为一盆有人丢命

某画家的一朵不谢花
曾拍下了数千万的高价



新捕蛇者说


很久以前,火车经过永州
邻座上来一个捉蛇人
一编织袋的活物
在寻找出路
这位蒋氏的后代已不再汪然出涕
一双抓蛇的手如鹰爪有力
眼光锐利,一眼认出我的朋友姓柳
他拉起他的手
刺史还好吧?车厢里诡异起来
唐朝的马车轰然向前

“我祖富于是,我父富于是
如今我己从业十二年,家里早盖上高楼了”
他在如是说
好像在告慰那位忧国忧民的迁谪者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12-22 10:14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4827-1-1.html


5:三泉|诗五首

少女


大雾附体。山谷戴着诸神的帽子。
我们之间隔着沟壑,像隔着
两个模糊不清的年代。
如果我走近,它就会升腾,交给我一片
真实的虚空。
那个用橡皮擦去我浓密黑发的少女
同样有任性的美——
她画了几根
灰色的稀疏的枝条
以表达山谷上,即将消散的苍茫。


向日葵

我爱万物饱满,
爱金黄。
爱坚挺,厚实,爱她因亢奋
所呈现的弧度。

我也爱她的根茎,
爱背光面,集结养分的队列。
爱万有引力,
爱她发育后低垂的乳房。

我爱光明,但不是太阳。
我也爱黑暗中的矿工,为挖出更多的煤
不得不佝偻着身子。



芦花

今夜我不写芦花。
不写雪,也不写天空中
盘旋的大雁。

我写坐在蜜蜂湖
不辞而别的人。写他掏空的肉身
一夜白头,像经幡。

一支芦花替我活着
背山面水,饱读人间的浩瀚。


蝴蝶兰

一株草收留了迷途的蝴蝶
它的羽翼,刚好覆盖一朵花的边沿。

蝴蝶兰,当我写下你的名字
万籁俱寂。春天流下了
第一滴泪水。

自然的主啊,
请在我手臂上种植青苔
在我耳朵下生长贝壳
请给我装上麋鹿的眼睛、绵羊的心。

“或许,万物曾开启嫁接功能”
我的幸福是:世界之美,远超我的想象
而你,却对此一无所知。


我参加了自己的葬礼

我参加了自己的葬礼。
我被装入两具不同的棺材,
我从其中的一具尸体上,
扒下一身稍微干净点的西服,
洗洗,还能再用。
我终于看到,死了两次的我——
一次被害,我作为证人
一次自杀,我作为杀人犯。
当我从梦中挣脱,葬礼仍在继续
我无法带回躺在棺材里的我。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12-23 08:48  荐稿编辑  正月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4865-1-1.html


6:高春娟|诗五首



能让我下跪的
只有母亲
和佛
他们同属石头系
母亲有柔软的心
佛有博爱的怀
有时觉得她们就是一个人
今天
被一块石头绊倒时
我脱口而出"我的妈呀!"


生命

这个女人
每到一处都会记录太阳
比如在乡村她记下
时间:2020年7月15日,晨五点
地点:在东山顶
状态:被雾气包围,有驱散之势
颜色:未熟透的蛋黄
所感:在太阳未上升前,天已亮,温度不低,对于它来与不来似乎问题不大。

有一天她记下
太阳太多了,我已无法把它们打碎倒进一个夜里
夜又太多了,我无法把它们呈现在一个白天
最为不解的是:
太阳升起时,月亮就在身旁
他们同吃同住,并无日夜之分。


女人

开了地皮就有了伤口
撒上种子
我们就叫它母亲
所有田地都任劳任怨
一生被切割
植入,掘出,掩埋。
似乎没有一个孩子能够被留住
也没有一个孩子真正离开过
那天去看婆婆
她的坟与地面相平了,这种合解让我们无法辨认
哪块伤疤是她的
唯一与地面形成"丄"字
像是大地举出的一块砖头。


斑马线

这些从身体里爬出的影子
站在斑马线的端点
十字架无限延长
正接受审判的三十秒
有人越狱,有人逃避,有人死在通往回家的路上
但它们
面对的
只是灯
——一个随时可能变脸的人间
我走向自己
并轻轻甩动高高束起的马尾辫。


麦粒

日光射入松林
麻雀是上帝泼洒的麦粒
碰撞声,鸣叫声,欢快地
持续着
麦粒在发芽,成熟
走回田野,走向餐桌
它们变回青草,变出淀粉,变成面包
相互慰藉着
为了取悦人间,取悦自己
它们用尽了最大力气。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12-23 10:35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4879-1-1.html


7:胡镭|诗三首

非常时期

居家,关闭门窗。户外有幽灵游荡
条形的吗?专家说是球形,还有利爪

轱辘停止滚动,空旷占满大街
停下脚步翻动,停下邮轮舟游
有些人不戴口罩上街,有些人不带路条闯关
有些人晴天穿防雨衣,所有人街头都有挨枪
一条道通向虚拟,那里养着受伤的小鹿
一些思维收紧,一些思维膨胀
守住灵魂,围住放荡不羁的黑白汉字
本是春暖花开,寒冬被幽灵拉长
受伤的春,本草纲目找不到药方

一个“囚”字让大家不会忘记


从明天起

街道重新激流涌动
被惊吓的春天回归身傍
绿草,春水在等人们
落梅入土,樱花补上

哀曲燃着余烬
口罩依然捂在脸上
人们回避着什么
多少人看透
十七年的轮回
怪阎王没有把住门

从明天起,我要勤洗手
骑着捷安特去旷野
撒野,旋转,跳拉丁舞
不敢远行去意大利
不敢自由去旅行
一个病毒肆虐
一个拒接病毒


洪  水

天上落着水,没停
河滩漫着水,猛涨
水漫金山,泡着彩色的驴

一些人忙着
一些人闲着
一些人苦着

一些人张张嘴

一些人指指网络

一些人坐在书房
未曾见过水的境遇
那些都成为虚拟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12-22 19:39   荐稿编辑  余光之瞳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4851-1-1.html



8:云飞扬|诗三首

漂泊者

一个人看灯
看书
看肥皂剧
看黑夜盛大的泡沬
怎样淹没
单调而空虚的生活
看书中人
怎样命薄如纸
怎样猪突犬奔
怎样挣脱白纸与黑字
设计好的命运

就像现在,你看到
一个人的空悲切
两个人的空怀念
一大堆人的空欢喜
看到大河之上,那道
恍惚的白月光
和醉酒的中年
一起惶恐不安


众生
       ——人民路东菜场路口速记

从东走到西,365步
从南走到北,365步

一只鸡在笼中
一条狗在脚底
鸡不飞
狗也不跳
各认其命

杀鸡的
屠狗的
卖鱼的
打牌
抽烟、喝酒
烟越抽越凶
酒越喝越少
额头上的乱纹
一个比一个深

定点开过的36路公交
营运了30年
司机老王
开了30年

巡警老胡
在这条短街上
走了
30年


拖鞋行

拖鞋、短衣
手机、音乐

从城北往城中
约5.1公里,7559步

一路无山可助兴
无水可抒情

只有斜阳垂落如叹息
街灯闪耀似有倦意

城市里没有繁复的意象
你我只是简单而匆忙的活着

一些流浪的风经过
不招手,不致意

我们互不亏欠
也从不虚情假意

“灯光无需修辞即可照亮黑暗”
你此刻最大的收获是——

将步子放到最轻最低
和飞速的余生慢慢达成和解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12-21 14:56  荐稿编辑  姚波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4799-1-1.html



9:苍凉|诗二首

冬天围拢一堆火

他们围拢一堆火
黑夜围拢他们
身后站着皑皑大山

黝黑的脸
哔哔作响
青铜之光
用一堆火
押解灰烬中的北方

树木喑哑
没有语言,只有两只手
神祉握紧的秘密
刈割的暮晚夕阳
无声缝补的雪花针脚

木柴般熊腾的身体
发出断裂与融化之光
星月行天,人世低垂
火焰燃烧恒久不熄
成倍向他们索取可燃之物

土地上闪闪的种子
从低屋里走出
手心向下的人列队
在河岸之上围圆
像亘古的某种仪式或宿命

黑暗掩埋他们
火光重新找回他们


神似

有人开始说我长得更像母亲
随着年龄增长
近年从面容到表情越加神似
一个死去的母亲
重新在我身上复活

潜意识的身体
在某些事件中真的开始发力
话语也曾试图婉转
每遇难题真能寻找到优雅和解的路径

我越来越关注自内心而起的变化
这一直推动我的力量
默默地改变着什么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12-23 14:04    2020-12-22 10:23   荐稿编辑  余光之瞳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4886-1-1.html
http://sglpw.cn/thread-894830-1-1.html


10:诗者絮语|四十八刀


翻遍所有的词典也找不到一个词语
没有任何文字能撼动这把刀
在人类发展史上占据的地位
要人命一刀足矣
一个年轻的生命承受不了四十八刀
我好像看见四十八个年轻的生命倒在那把刀下

一把刀要经过多少次锤炼才能出炉
我不知道
它的问世绝不是为了吞噬年轻的生命们
它有属于它的道德底线
比如切菜,割草
就连杀鸡宰牛也会发颤,底线如此

智者管仲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树长歪了可以砍倒重栽
我替那些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树木们感到冤枉
长歪了的人心有重重伪装
美丽的外表,大把大把钱财
硕士,博士……等等炙手可热的头衔

刀与持刀的人有很多种
屠夫和屠夫的刀,刽子手与刽子手的刀
厨师与厨师的刀等等
屠夫杀猪用不了四十八刀
刽子手处决罪犯用不了四十八刀
厨师切一根萝卜用不了四十八刀

有阳光才看得见阴暗,心里藏着四十八刀的人
没有多余的地方存放人性与善良
仁义礼智信早早被发配边关
高学历犹如一个镶嵌着宝石的刀鞘
我无法将这样潜在的危险
告知每一个人(包括年轻的女孩)

冬天已经来临,凛冽的寒风像一把刀
它高悬着
并不知道另一把刀已经狠毒地砍下去
年轻的生命与很多东西一起死亡
还有四十八刀
高悬在道德文明的头顶,不知什么时候砍下去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12-20 18:59  荐稿编辑  王美林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94763-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新诗网

GMT+8, 2021-3-3 04:24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