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欢迎实名或常用笔名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6|回复: 1

《诗歌周刊》408期原创推荐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22 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辽东天赖|诗十首

我喜欢具体而简单的事物

比如在厨房里,用手
把茄子一条条撕开
土豆去皮,用刀,也切成条状
入锅,添水,加油盐调料
盖上盖子,起火开炖
锅里滋啦滋啦,咕嘟咕嘟
一会儿就溢出了香味
很多菜我都是这么做出来的
我喜欢这种简单的做法
不像心里的远方和忧伤
那么抽象却繁复
虚无得令人疑惑,羞于出口
可它们却一直存在着
比如山那边的那边
大海依旧翻腾不息
而我在这里等着菜熟,窗前
那盆三角梅,等着自己的火焰
一瓣瓣烧旺


旁若无人

街边那株榆叶梅的近旁
一对小情侣,在伞下拥成一个人
就在此地,也曾见过夫妻俩
口吐利刃,狠狠刺向对方
见过一个老者,哭喊着
猝然离世的另一个老者——
他们都旁若无人地
袒露甜蜜,愤怒或者悲伤
和这个春天一样,根本
不在意别人的眼神
春天兀自行云布雨
一些云飘远,一些下落成雨
一些雨流走,另一些渗入大地
雨打榆叶梅,花朵们各自领受
或是还用力地开放
或是松开手,告别自己
和枝头上的春天


布谷鸟的啼声

从未见过它的身影
只听过它湿漉漉的鸣叫
不古,不古......
谁知道是呼唤自己
还是孤独的叹息
不懂的仅能体会它的忧伤
懂它的,为它的诗人身份保密
——它从山谷中掏出
一个个空灵的句子
并揉进童年悠长的回音
一出口,桃树下便落了厚厚一层
在这雨雾锁住的尘世
我还是落花中那个
手足无措的人,我总是在等
等一声清亮的啼鸣
从云的深处,递过来
一把湿漉漉的
闪光的钥匙


模仿

春天屡屡迟延
我陷入麻木太久

一树花涌进眼底
我听见心里清脆的炸裂声

南山依旧身着黄衫
京桃偷偷换了粉红裙

我们都没长出绿叶
就这么在蓝天下空荡地活着

它在模仿去年的桃花
我在模仿昨天的我

它把一朵朵阳光握住时
一缕风从我耳边溜过


四月即景

老妇人提着两盆花
刚从集市上归来
一盆红杜鹃,一盆粉杜鹃
她走得慢,花开得艳

小男孩蹲在路边——他肯定是
发现了那株刚露头的野草
和旁边那个小蚂蚁窝。他奶奶
并不着急,正好放下花盆歇息
阳光卸下两人身上的黑
在地面上摊开薄薄的一层

南风流淌过来
处处是闪光的波浪
太阳在天空游得欢快
像是刚刚,挣脱了渔网




我的老婆孩子都在身边
灯光里汪着一面时间的湖水

春风还是旧春风
世界已成了新世界

新的。比如一个人推开门,灯都关着
空无他人,回到的这个家,就仿若新宅

纽约、马德里、伦巴第、巴伐利亚、武汉......
噩梦中醒来的人们,是否也像新生

是否也会圆睁双眼,盯视着
那片我们共用的漆黑顶棚

是否也会看到,有人为你留下了灯
——泪光泡软的,毛茸茸的灯?


在黄岭看映山红

大妈们纱巾飞舞如蝶,以欢歌
重燃闪闪的红星
太勉兄沉溺于粉红往事,追忆
那个错过花期的人
光阴的喟叹,像风摇动着一簇簇
骨头上盛放的春天
我遍寻花海,没看到一只嗡嗡唱的蜜蜂
听说庚子之春,这些勤劳的族类
有很多因围困封堵,饿死于求生的途中
而眼前花粉飞散,点点沾衣
大好食材白白浪费,格外令人叹惋
好多东西无法挡住啊
包括一朵朵爬过来的云
天上的事物不能左右,只有祈祷他们
心存慈悯,忍住一场雨
像游客一样离去——
让粉嫩花瓣好好开完,自行凋落
让山下的老人们
卖光手中的地产货物,心满意足回家


人间草木

老迈的春天有很多雇工
常用的风和雨甚至跟了他的姓
一群又一群本地的雀鸟
四处播报复工的消息
外来的燕子,则专注于
树立早起的辛勤典范——
如此催逼,这关外的草木们
反应依旧迟钝,或许是耐过严寒之后
它们有了贪睡的理由
可终究还是醒来了,只是缓慢:
慢慢褪掉冬装,慢慢把嫩颜色举上头顶
由田边到山岭,它们的步子慢得
像六爷走在村路上
六爷边走边嘟囔:活够了,活够了
从冬说到春,也没被埋入老坟
他停下来遥望南洼田时
那些死去活来的草木们一声不响
风一来就摇头,不停地摇头


雨打

雨打芭蕉的曼妙
在这里是体会不到的
这里的春天,雨水是某个
暴躁天神,胡乱射下的冰凉子弹
窗栏尖利喊疼的时候
一只燕子逆雨掠起抖动的弧线
对面小菜摊的遮阳棚,肯定也被打得
啪啪响,有人抱臂缩头,枯坐于棚底
那个拾荒老太在檐下
避了很久,终于等不及雨停
推着她的小车蹒跚离去
听不见雨打在她身上的声音
估计是和她的废纸箱一样
把那些击打声都吸进了身体里
路上的雨水和她背道而驰
雨滴触地,瞬间软了,挟带着
打落的细碎叶子和花瓣——
无助的挨着无助的,可怜的
靠着可怜的,一起向着更低处流去


红唇

父死,家贫
小小年纪便出来打工
这烂俗情节,悲凄又有谁在意
初见时她十八岁
不施脂粉,自带妩媚
含羞笑出一枚花苞
一年后偶遇,她别过去
妆容夸张的脸——
白纸上两瓣桃花,过于艳丽突兀
漂浮如逝水上的落红
一个男人戳着她的背影
表情龌龊,手指是一根肮脏的刺
那时年轻,迷惑于含苞与糜溃之间
到底是隔着一段光阴
还是隔着一朵红唇
多年后每次看花都想起此事
我总会绕过一地
通红花瓣,像是怕踩到谁的血渍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18 14:44   荐稿编辑 悠然心会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5198-1-1.html


2:琉璃姬|诗四首

纸上山河


用盐巴磨掉经、辞、赋、书
诗、词、曲中哽咽抑或雨水
用大铜击穿宫、商、角、徵
羽者鼓膜——

用皮毛写出工、彩、描、摹
壁、内、蕴、象——
用汉字绘画?画出崖山
嘘!纸上沾满了骨血



事业线


她笑出来,象团纸,洛阳那张
成年人蹂躏出皱褶,有一秒延迟
劳动力的手终生握住了什么?
抓着铁,那种立体的工作
卑鄙,插*入,不脱鞋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鹰的思想像草料一样焚烧
鹰的美貌,无以复加
我们的身体保留着践踏
保留了吞入黑颜色鱼苗
我用发抖的灯泡照明
我自己有两节电池


星 星  

一颗糖分发给听话的孩子
没有脚印的人踩着绝版鞋码起飞
那个年代我们都看科比打球
场均40分,灾难不过是场电影
观赏鱼不会关心水质发生变化
他们只懂吐泡泡,一个接一个
你听懂了,就会坐下来陪我喝酒

来自广袤的深处,睁着眼睛
倾吐陆地上的仪规,沉默的牛羊
也睁着眼睛,在虚拟的子宫中受刑
瞎子点上灯,布置静默如血液的天空
孩子们阿!你们的快乐不过是想象力枯竭
从磷火中把玩上一代人制作的枯骨

小小的手拒绝在丑陋中学习爱,学会
疼痛与同情,太阳的唱诗班,写作者
拥有统*治者的思想,我有双忧郁的眼睛
看过两百年前的静物,今晚的星星看不见了


时代幕布


我的国家降下了半旗
停止了力所能及的娱乐
停下一个闹钟与坚硬的壳
你我看见停下了人间黑白分明
如阴阳永隔着终生诚实必要隔着
一种河流,低下头才能流动
不可能的窟窿淌出不明液体

电与笛,幸存与谜语
玻璃将擦得明亮,那是星期六
早晨,太阳披着鸟的被窝上升
钢铁将失去他的民工
医院将失去她的仆人
比较于政*治喻象——
儿女失去了天空
妻子失去了头发
丈夫失去了瞳孔
父母失去了天赋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16 13:43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85115&page=


3:熊林清|诗三首

同室的蟋蟀

我不知道它守在哪个墙角
不停振动透明的羽翼
能否抵挡这秋夜沁入骨髓的凉

荒废的夜晚,只有它还在低吟
闪闪烁烁的诗句,像云层里跳跃的孤星
从诗经里出来,敲打着灯下昏沉的我

夜色多么辽阔,想着就要虚度的一生
我已不敢轻易赞美,守着灯光
可它还在砥砺自己的身躯,恍若金石有声

裹紧衣衫,我也不过是一块玄铁
没有人敲打就拒绝闪烁内心的火焰
十月,幸好与子同室,让我还能在这静夜
聆听到另一小块铁不停传递的热量


磨刀石

为了将铁削成闪电
它毫不怜惜自己

怀着仇恨,与深山决裂
蛰伏在市场边上
谁都看不出它的内心藏了一把好铁
厚重而锐利,闪着寒光

以清水养伤,装聋作哑,这些年
把所有的话都交给了铁
可多少铁怀揣它精心打磨的闪电
一转身就拐进了厨房

它仍有十万吨清水来饲养耐心
等待生命中的那把好铁
替它喊出复仇的誓言

直到委身为泥,它内心那把好铁
依然如闪电般崭新
容不得半星锈迹


我把我的诗写完了

每一段文字写完,都带出
一声叹息:
再也不会有这样的语句了

那些被挤出的痛已不再是痛
落在笔画间的残骸
还带有新鲜的血气和心跳
那些被喊出的爱再也不像是爱
像是沙漠的稿纸无声吸纳了呼吸和呐喊

一个人怀抱空城,琴弦断尽
仍不见想象中的敌人兵临城下
天空中弥漫着寂寞的颤音
那绝唱,从来都没有敌手的倾听

所以爱与痛从来都只是一个人的战争
在血里埋伏了刀刃,在言辞里
闪烁着火苗。我知道,一定有
一匹断腿的马在星空下沙场上嘶鸣

每一段文字写完,就意味着那些笔画
又一次经历了马革裹尸
被深深安葬在一页页苍白的纸上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20 19:36  荐稿编辑  悠然心会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5326-1-1.html


4:黄前|诗四首


锄禾的人

万物好像有了萌动的想法,
雨水过后,阳台上的金盏菊,
一天天,抬起了头。
此时,清晨安静,阳光未至,
我正挥铲,掘坑,
深埋寒冬里死去的叶子。
沿途,没有送葬的队伍,
没有唢呐,也没有一声哭泣。
这株劫后重生的金盏,
恰逢适宜,在刚垒起的新塚旁,
开出了好看的花朵。
这个春天,尽管晚来了一些,
满地叶子,正好可收集肥力,
锄禾栽种的人,正好可停下农事,
躬耕新冠时期,那些捉摸不透的事情。


缝隙

他是个谨小慎微的人,这对于冠毒期间,
无疑是个好事——
饭前洗手,咳嗽捂口鼻,碗筷消毒⋯⋯
这些良好习惯,为他好好活着打下基础。

禁足太久的日子,未能呼吸到新鲜空气
和阳光照射,不免又有些伤感失落。
有时,他会站在窗前,思索一个问题:
天与地,这扇大门,从冬至春,
是否一直敝开着,或者留有一条缝隙
以至于让冠毒,有机可乘,
这个想法,让他异常兴奋。

这个寒冷的春天,他开始学着,门缝看人,
开始试着,让自己发福的身体,从门缝挤出去。
在小区、街道、超市,
他发现一个更为严谨的问题:
遇见的每个人,都严丝合缝,无懈可击。


消毒液

这些看不见的,细小的分子
每天替我,冲锋陷阵
灭杀,潜伏四野的冠毒
这个料峭的初春,人们都在遍寻
一个真相。不知何时,我不再相信
曾经忠诚的空气,衣衫,鞋袜
甚至,那双勤劳的手,它们好像
都隐含杀机,随时可能背叛
攻击,原本弱小的免疫力
这个春天,除了口罩,我信仼
这些酒分子,就像信任那些
逆行的天使,散发出的强大光源——
照亮夜空,洗尽尘埃
若干年后,我们也许会忆起
这些赴死的微粒
忆起,谈笑间,樯橹的灰飞烟灭


玉兰花

旷野的风,轻晃了一下树冠,
枝头安居的白鹤,也跟着,
颤抖了一下。
这轻微的变故,让整个平静的村庄,
有了不安,和少许振荡
这个早春,林子里四处都是,
跌落的鸟鸣,树下路过的人,
心怀慈悲,手执扫帚,簸箕,
将这些散居的幽魂,聚拢,
筑成新冠时期,他想要的:
楼阁,教堂,庙宇,以及天堂的白。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20 14:28   荐稿编辑  悠然心会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5314-1-1.html


5:三泉|诗三首

七姊妹

它在风中摇摆,并不是醉了。
也不是被谁征服。
七姊妹,像我们小时候,依偎在母亲身旁,
小心守护一株茎干。越来越单薄的花,
它行将枯萎,它已经枯萎,风吹,
动一动。再吹,
它就要跌下来,来不及看一眼
这个摇摇欲坠的家。


刺梨花

我把它搬至四月,命令它早些开放。
去年它尚年幼,不懂得灿烂。
像一个人不懂悲伤,写下草率的句子。
它开出红色的花,也开出一蓬荆棘。
一个人向往幸福,也向往苦难。
这就不难理解,我总是比别人多一轮落日,
我目送它渐行渐远,
像我最小的情人。


无名花

一些植物,像似曾相识的人,
叫不出名字。
我就是这样,爱尘世。
爱那些不确定的确定,不荒唐的荒唐。
我和它站在一起,已经放弃了,
更多的枝叶。
我也放弃了悲伤,那些叫不出名字的花
都与我无关。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20 13:21  荐稿编辑 王美林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5308-1-1.html


6:冀卫军|诗二首

大 象

把自己囚禁在一张纸上,练习
生长和死亡,每一个字词
就是一个波浪。笑一次

开一次花,哭一次
也开一次花,欢乐与悲伤
汇聚起一片海,藏着风和日丽
也藏着骤雨风暴。读懂的人

可以驻足,凝神,对饮
夜谈和留宿,允许
匆匆的过客,不留下
任何蛛丝马迹,甚至
失望或愤怒。一张纸

是一个人的坟墓,也是
写给自己的墓志铭。宁愿
被遗忘和抛弃,也从不
伤及无辜的路人和每个字词


钉  子

历经千锤或百炼,完成
一次烈火中的重生。没有人

知道,锤头反复敲击的力量,以及
炉火的熊熊斗志,淬火时
天崩地裂的绝望。不管是宿命

还是意外,铁匠
一瞬间的念头,一块铁的今生
就已成定局。屈辱与泪水

交织,播下一粒
仇恨的种子,以被雇佣的身份
在墙壁或木头上,纵容着
一次次复仇。在夺命的走险中

博得信任和尊重,把掌声和荣光
留给手握锤头的人。阳光下

几枚钉子,在一片坍塌的废墟中
忽闪忽闪发着光,像朗读着
一篇墓志铭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19 09:16  荐稿编辑  悠然心会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5240-1-1.html


7:刘六佑|诗二首

嫁女与磨刀

王广福像一块石头在墙角蹲了半宿
一红一暗的旱烟锅映着他铁青的脸
明天。闺女就要嫁人了
老伴走后,王广福如一头不知劳累的牛
拉扯着闺女从小学中学大学直到参加工作
天刚亮。十几辆挂着红绸的小车
像一串怪物进了村
华丽酒店的婚礼仪式上
生瓜蛋似的女婿改口叫爸
王广福怎么听都觉得别扭
司仪让老实巴交的王广福讲几句话
他就讲了两句,一句是:要对俺闺女好
第二句是:在农村,牲口最怕的就是看见磨刀


儿孙都很忙

医院都不留了
只好把老人送回家等待终老
不时有儿孙赶回来,在床头坐一会儿
留下五百、八百元就走了
九十岁的老人有七个儿女
除了一个留在老家的儿媳照料
其余的儿孙,都很忙
老人躺在床上,一呼一吸的半口气
如萧瑟的秋风在扇动一片枯黄的叶子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17 10:26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5149-1-1.html


8:于恨水|诗五首

很远的事

北风,吹僵单薄的村子
一个从凤凰山垭口
逃荒过来的女人
还要去走那个垭口,还要出去讨荒
那个时候凤凰庙拆了,阿弥陀佛
也在难中
我的大伯,抱着冰冷的大婶
跪在风雪里
变成一块受难的石头

那个时候的冬天,比现在要冷
那个时候的人,和菩萨把摇晃的大地
扛在肩上


幻觉

黛青的瓦,土红的墙
臭牡丹,八角枫,马桑籽......
像坐在院坝的亲人
史家坝村七组18号
一个川北偏远山沟的农户

在城市打工。在这片旧城住得久了
看这张图片时,常常出现幻觉
也好像墙上有个“拆”字


练习

傍晚。新生公园椭圆形的卵石道上
那么多人光着脚丫
像个学步的孩子
那么多人光着膀子
像个精光的穷人
新来的几棵大树,绑上手绑上脚,加片牢笼
像个重囚犯


晚饭过后

一个做平台的朋友
叫我给她写几首诗
要有思想,有内涵
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一经采用,每首10元
村长群发条短信:
天燃气到户,每户6500元


适合管制

老婆回老家以后
没有人不准熬夜
没有人逼换衣服
没有人要我晚饭后,一定到外面散散步
有了,清洁师傅
说我的垃圾分类不合格
有了,烟酒衣禄
血压上升20个汞柱
有了,迟到两次
倒扣三天工资

天啦!我这人是多么适合管制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17 12:25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85153&page=


9:雷岛|诗三首

孔庙

今天,我陪北京两位客人
一起看孔庙
一棵又一棵参天大树
一个又一个小学生
和其他庙宇不同
在这里,你是唯一的圣人
在大成殿
我躬身,参拜了你

孔庙里那么多大树
令我惊奇
侧柏。圆柏。楸树——
好像孔子一生
一直在种树
每一棵树都是他的学生
不是在念《春秋》就是在念《论语》
朗朗的读书声
从厚厚的石碑里洇出

这是你的庙
也是我的庙
今天,我和一群穿蓝色校服的小学生
一起参拜了你
啊,我的孔子,我的老师


逝者

围着曲阜的大街转了三圈
我们才找到孔府的大门
掏出几张纸币
换得向老夫子致敬的资格

穿梭的游人
都没见过老夫子
都在二千多年后给他送钱
向他朝拜

夫子立于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夫子啊
你的感叹,绵延了二千多年
依然在世间回响


不过如此

不过如此。孔庙在我心里
耸立好久了。
看完了,不过如此。
长城也是。
黄河也是。
泰山也是。
故宫,圆明园,巴黎圣母院也是。

某某人的名声也是。
蚂蚁般匍匐的赞美也是。

我曾以为自己多么牛逼,
其实,习惯了这具肉体,
也不过如此。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16 12:30 荐稿编辑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5113-1-1.html


10:姚夜|诗三首

悲伤

我感觉我是走在街上的。
路两旁有熟悉的国槐树,小区楼;有大太阳;
我可能是向北走,所有的
都向北走——它们飞奔,它们是一群奔命的大老鼠。
身后并没有野兽驱赶,但它们一定会
表现出有野兽追赶。
呵呵,一群白晃晃,闪晕眼的大老鼠,
穿着人类的衣服。


哭泣

她的房子漏水。这些水并非来自一个黑夜,
这些水——
撬开了一切的缝隙。急需一个器皿。
她倒空鱼缸,搬动浴盆,
搬动房间——一栋楼成了一个巨大的玻璃瓶,
瓶口宽阔的玻璃瓶。
抱在她怀里。
月光吹着她。
瓶子里盛满了水,水面颤动。


精神

他转动轮椅,移到窗前。
轻拍肩头上一只,黑色大鸟。
他抖动着手臂,指向某一个方向,大鸟“嗖”一声
飞出去。一个黑点。消失。
接下来一整天,他都等在窗前——
有时跑回来一只虎;有时游回来一尾鱼;
有时什么也没回来。
今天爬回来一只蚂蚁,他仍用力
撸着它的脊背——
“好样的!孩子!”

(发表于 中国诗歌流派-论坛-原创诗歌  2020-5-20 15:56   荐稿编辑 悠然心会  忘了也好)

http://sglpw.cn/thread-885321-1-1.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23 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中国新诗网

GMT+8, 2020-8-15 03:44

Powered by zgsglp.com

© 2011 中国诗歌流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